梦小说网 第886章 玉妆有孕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86章 玉妆有孕了!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回去的马车上,李月寒兴冲冲的趴在窗户上往外看,宁泗城的风土人情和国都一点都不一样,李月寒看得十分新鲜。

  而玉妆则有些无奈了。

  憋了好久,玉妆这才叹气道:“夫人,您觉得表夫人刚刚表现出来的模样是真的吗?”

  “当然不是。”李月寒头都没有回:“她要是这么好收买的话,也不会在太守府稳坐太守夫人的位置了。”

  “那夫人的钱不是白花了!”玉妆撇了撇嘴。

  “这个倒是真没有!”李月寒收回视线关上窗户,笑眯眯的看向一旁默不作声的谷老头:“咱们有谷老头在,这一万两银子就不会白花!”

  玉妆没明白。

  李月寒便仔细的解释给她听:“你看啊,我们这一次去,是实实在在的给余思瑕带去好处了对吧。虽然我的目的性很强,她也不可能感觉不到。但是你想啊,我才多大,她才多大,要是我这次去看她的目的没有被她察觉到的话,她会有多警惕?”

  “而且今天谷老头已经给了她一个巨大的希望,她虽然现在对我还有戒心,未必就会真的放下防备,但是你且看着,只要她吃了谷老头的药能吃得好睡得香,她心里的天平注定会倾斜。”李月寒说着,用脚尖怼了怼谷老头:“你说对不对呀谷神医~”

  谷老头不耐烦的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李月寒:“是是是,什么都让你算在其中了,你这么能算怎么不去算账。”

  “你看你,说没几句话就生气,还想不想学外科技术了!”李月寒翻了个白眼。

  “想!”谷老头立马认真了起来,马上看向玉妆,仔细解释道:“我给余思瑕号脉的时候也不是瞎说的,她的身体确实还有再度怀孕的希望,主要就看怎么调养。如果调养得好的话,用不了半年她就能老蚌含珠。”

  “……”玉妆没想到谷老头会说得这么认真。

  谷老头见玉妆不说话,也意识到自己说得过于直白了,当即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又闭目养神去了。

  “后宅女人毕生的愿望就是为丈夫开枝散叶生儿育女,余思瑕年纪尚且不算老,而且三年前又失去了一个女儿,原本她的心里觉得自己这一辈子应该是不会再有怀孕的希望了,但是如今谷老头和我给了她这个希望。所以哪怕她很清楚我的目的,最后她也会向我靠拢的。”

  李月寒说着,捏了捏玉妆的脸蛋儿:“平时看着你聪明伶俐,怎么今天这么笨,该不会是怀孕了吧?”

  说起来,玉妆和何山成亲也有好几年了,两人平日里从不在人前秀恩爱,该当值该出任务的时候也从不含糊。但是李月寒看得出来他们的眼中都是彼此,成亲这么多年玉妆的肚子都没有动静,李月寒心里也暗暗着急。

  “夫人不要拿奴婢打趣了!”玉妆被李月寒这么一说,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李月寒可不管那么多,拿着玉妆的手就递给谷老头:“你快看看,看看玉妆是不是有喜了!”

  谷老头倒是没和,马上上前号脉。

  紧接着神色一顿。

  左后看完看右手,就跟刚刚在太守府里给余思瑕诊脉一样!

  李月寒以为是玉妆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在一旁一句话也不敢说。玉妆看着谷老头一脸凝重的样子,心里也是七上八下。

  该不会是她不能生吧……

  过了好一会儿,谷老头松开了玉妆的手腕,表情十分严肃的问道:“你上一次来葵水是什么时候?”

  一听这话,玉妆顿时脸色爆红,半天说不出话来。

  李月寒见状赶紧帮她答道:“玉妆的月事一直都不是很准时,半年三个月来一次都是常事,上一次来都是两个月前了!”

  身为李月寒的贴身女官,这种事李月寒还是知道的。

  听了李月寒的话,谷老头点了点头,后道:“玉妆姑姑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了。虽然平日里劳累,前些日子也一直在路上颠簸,但是好在玉妆姑姑的身子骨结实,孩子并未有影响。但是头三个月十分凶险,稍有不慎就会有危险。一会儿回府之后,我开一副安胎药,玉妆姑姑近日就不要劳累了。”

  李月寒和玉妆都愣在那里。

  “你在说什么?”李月寒有些懵。

  “我没有听明白。”玉妆也一脸的懵。

  “我说,玉妆姑姑有喜了,何山那小子要当爹了!”谷老头看着两个人的表情,一脸的无奈。

  李月寒一愣,看向玉妆,正好对上了玉妆看过来的视线。

  随后李月寒突然扑向玉妆开心的喊了起来:“怀孕了!你怀孕了啊!以后何山也要当爹了!这么多年他照顾孩子们的经验可算是要派上用场了啊!!!”

  “我有喜了!我有喜了啊!!”玉妆反反复复的就是这几个字。

  一旁的谷老头见两人这么激动当即吓了一跳,赶紧拉开她们俩,神色严肃道:“头三个月胎不稳,你们俩可不能再这么闹了,否则是要出事的!”

  “嗯嗯!”李月寒用力的点了点头。

  两个孩子已经六岁了,李月寒也知道自己这辈子再没有怀孕生子的可能。虽然两个小东西不说,但是李月寒还是能感觉得到他们俩很羡慕别人家兄弟姊妹众多。

  如今玉妆有喜了!等孩子生下来,小宝贝就会是两个小东西的心头好!王府又能热闹起来了!

  一想到这里,李月寒忍不住又有几分落寞了起来。

  王府还回不回得去,都得两说呢。如今玉妆有喜了,李月寒也得多打算一点。

  眼下他们一家子只是暂时的安全,凌云帝很清楚他们如今就在宁泗城,找上门来也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想到这里,李月寒不由得有些头秃。

  不如将玉妆放出府好了!让她和何山出去自己过日子!

  可是这也不行,玉妆和何山是王府里的熟练,假如凌云帝以后起了杀心又找不到他们的话,难免不会找到何山和玉妆……

  “夫人,别担心,”玉妆跟了李月寒这么久,对她的情绪变化很是敏锐。看到李月寒沉默下来,她柔柔的抬手握住了李月寒的手:“何山会保护好我,我也不会离开夫人的。”

  “唉……”李月寒叹了口气。

  正巧马车停了下来,孟祁焕推门来接李月寒,将她一脸落寞的叹气的样子尽收眼底,马上就皱起了眉头,转头问玉妆:“可是那张舟欺负夫人了?”他可不觉得余思瑕能欺负得到李月寒,唯一可能的就是张舟那个臭不要脸的色痞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