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88章 老国公一定是明白的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88章 老国公一定是明白的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想到这些,二老爷不由得又有些发愁。

  这一次老国公回来没有带自己的孙儿,二老爷是知道,余远安成亲之后就带着妻子云游天下去了,这一时半会儿的也联系不上。

  再加上余远安寄情于山水,所以二老爷一直觉得余远安是不会继承这国公之位的。

  他一直让余新彦在老国公面前表现,就是希望老国公能看到余新彦有多优秀,有多适合这个国公之位。

  至于李月寒,一个外嫁女,还是余冰书当年和一个村夫生的女儿,二老爷一直觉得不足为虑。

  但是这几天他却逐渐发现,老国公和余泽方都很喜欢李月寒的一双儿女,老国公还经常亲自教那个叫阿逸的小子下棋,余泽方更是得空就给孩子上课,这让二老爷逐渐有了危机感。

  他这几天没少下功夫旁敲侧击,就是想知道李月寒是不是认祖归宗之后就让她的丈夫成了上门女婿。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李月寒的一双儿女可就是名正言顺的国公府嫡出一脉,加上老国公对那男孩儿的喜欢,假如余远安真的不想当国公爷的话,老国公难免不会授意余泽方把国公之位传给这个小子。

  所以才有了今天饭桌上的试探。

  他真正想知道的,是李月寒这门婚事,到底是入赘还是嫁娶。

  以前没有发现老国公很喜欢孟时逸的时候,二老爷已经先入为主的觉得孟祁焕是入赘的了。但是最近发现这一点之后,二老爷却异常想要确定到底是怎么样的。

  虽然按照眼前的情况来看,孟祁焕入赘的可能性太大了,但是他也不想放过一丝一毫的可能性!

  这一顿午餐,就在二老爷的各种心思涌动下结束了。

  李月寒吃过午饭之后,就带着孩子们回了院子里,老国公要午睡,方芷兰也不好一直陪着,所以干脆跟李月寒一起回了院子里。

  “没来宁泗城的时候,天天听父亲说宁泗城有多好。如今来了宁泗城,倒是觉得过于清静了些。”路上,方芷兰忍不住感慨。

  “是啊,宁泗城没有那么多社交和宴会,风土人情和国都也不一样,舅母在国都出生长大,难免会觉得不适应。”李月寒笑着应和。

  方芷兰深深的看了李月寒一眼,拉住了她的手,悄声道:“我最近也不知道是不是想太多了,总觉得二老爷好像别有心思,我试着问过父亲,父亲让我不要多想,但是看她的表情我总觉得,父亲心里其实比我还清楚。”

  听了这话,李月寒抿了抿嘴唇,随后问:“远安什么时候来宁泗城?”

  一听到李月寒这么问,方芷兰的心顿时沉了沉:“你也是这么想的?”

  “对,”李月寒点了点头:“他们的目的性太强了,我想装作不知道都不行。”

  闻言,方芷兰左右看了看,拉着李月寒的手匆匆往前走。

  原本一路走一路玩儿的兄妹俩见状,也赶紧迈动小短腿跟了上来。

  回到了李月寒的院子里,方芷兰这才紧张的拉着李月寒的手,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舅母先别着急,我虽然是能猜到一点,但是却不具体。二老爷应该是冲着国公之位来的。”李月寒说着,拉着方芷兰在凉亭里坐了下来,让从国都里一并带来的婢女去端茶水,然后才继续道:“从我们来到宁泗城的时候开始,二老爷就展现出了招呼寻常的热情。”

  “起初我也以为是兄弟情深,可是后来仔细想了想也不对,如果只是兄弟情深的话,为什么二老爷总是有意无意的跟我们说余新彦有多优秀,而且我还听到过好多次二老爷话语间埋怨远安这一次没跟我们一起回来。”

  “虽然外公看起来都没有往心里去,但是我知道外公一定是明白的。”

  听了李月寒的话,方芷兰忍不住眼眶发红:“我也是这么跟你舅舅说的,但是你舅舅就说我想多了!还说我们一来,叔父就马上把国公府多有铺子交到了他的手里,可见叔父并没有像我们猜的那样!他懂个什么!叔父把铺子上的生意都交给他去打点了,他这个现任国公不就没有办法在家里盯着看着了吗!”

  “是这样的,而且孟祁焕也跟我说了,铺子里的人好像都很服余新彦,话语之间多有对余新彦的吹捧,舅舅不也觉得余新彦这个年轻人很不错吗。”里蕴含握住了方芷兰的手:“当务之急不是去挑破二老爷他们的打算,而是让舅舅看清楚这个叔父的真正目的。”

  听了这话,方芷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你舅舅什么都好,就是有点死脑筋。我们这一脉一直倒是单传,所以他也很渴望兄弟手足之情。其实这些事情我都能看得懂,更何况是你舅舅呢。如今只希望远安能早点收到我们的信,赶紧来宁泗城。”

  “远安真的不想当国公吗?”李月寒疑惑问道。

  当初余远安一成婚就离开了国都,带着妻子游山玩水的时候,李月寒送行之时曾经问过他这个问题。余远安当时爽朗一笑,只说人各有志,他只希望一生自由,并没有提及继承国公府。

  “他不想,但是这种事情,由不得他想不想。”方芷兰叹了口气:“当初他成婚的时候就答应我和你舅舅了,三年之内一定让我们抱上孙子,以此为条件,我们不逼他继承国公府。但是这种事情,想都知道是不可能的。我和你舅舅只有他一个儿子,国公府不给他,难道真给余新彦吗?”

  听了这话,李月寒不由得抿了抿嘴唇:“远安会想明白的。”

  她不想劝方芷兰什么,毕竟国公府如今的确只有余远安一个合适的继承人。况且数百年流传下来,国公府总不可能真的就在这一脉断了传承。

  有的时候,血脉传承更是一种精神。对国公府这种百年世家而言,更是立身根本,不是李月寒能说得动的。

  “对了,你之前为何不等文琢回来吃过饭再让他出去寻人啊?这烈日当头的,他也好不容易休息一下,让下人去不行吗?”方芷兰突然话锋一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