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89章 啊?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89章 啊?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李月寒嘿嘿一笑,一脸神秘道:“一会儿你就知道啦!”

  “你这丫头惯是神神秘秘的。”方芷兰笑了笑,眉间的愁绪也散了几分:“今天去太守府应该不是很顺利吧,不然怎么连午饭都没留下吃就回来了。”

  “张舟太好色了,我也不想在那种地方吃午饭。”李月寒随口说道:“这一趟去之后发现余思瑕心思挺简单的,还是她提醒我不要留下吃饭,张舟肯定有别的准备。”

  听了这话,方芷兰愣了愣,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说什么好。

  “委屈你了。”好一会儿,方芷兰才缓缓吐出这句话。

  “不委屈,走这一趟之后,余思瑕至少很长一段时间不会来闹腾我们啦!”李月寒说着,开开心心的把一盘冰糕端起来:“这是我昨天用羊奶做的冰糕,又香又甜,这些还是我好不容易从两个小东西的手里藏下来的,舅母尝一点呗~”

  看她这幅笑嘻嘻的模样,方芷兰心里头最后一点愁绪都散尽了,用李月寒做的小叉子挑了一块冰糕放进嘴里,当即被凉得头脑清明。

  随后,完全去了膻味的羊奶在口中激发出浓郁的奶香,不知道李月寒用了什么调味,甜度正好。一口下去,头脑清明,通体舒爽!

  “这东西真好吃,是怎么做的呀!”方芷兰忍不住又吃了一块。

  “新鲜的羊奶和茉莉花放在一起煮上一阵子,煮好以后把茉莉花过滤出来再煮沸放凉,放入适量的桂花蜜调味,甜度不够的话再加一些蜂蜜,搅拌均匀以后放入模具里,放到冰窖里冻上一个晚上就好啦!”李月寒说着,又挑起一块冰糕,直接喂到了方芷兰的口中。

  方芷兰尤爱甜食,这会儿被李月寒这么一逗,也忘记了之前的担忧,和李月寒说起笑来了。

  正在二人讨论甜品怎么做好吃的时候,孟祁焕带着何山回来了。

  一看到李月寒和方芷兰在凉亭里坐着吃冰糕,孟祁焕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我回来了!”一边和李月寒打着招呼,孟祁焕一边伸手去拿桌上的小叉子想吃冰糕解暑降温。

  李月寒一把将他的手给撇开了:“没看到舅母还在吗,就这么吃东西!”

  “都是一家人,我们没那么多避讳!”孟祁焕毫不在意的嘻嘻笑着,然后换了一个手去取了叉子,迅速的把一块冰糕给消灭了。

  何山站在一旁,悄悄擦了汗后,道:“王妃急匆匆找我回来可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

  “有,”李月寒点了点头:“你准备一下,过几个月,你要当爹了。”

  何山:???

  “什么当爹了?”何山没反应过来。

  正在大口吃冰糕的孟祁焕叼着叉子愣住了。

  方芷兰也怔住了。

  李月寒笑眯眯道:“你要当爹了,玉妆怀孕了,已经两个月了!”

  “啊?”何山还是没反应过来。

  孟祁焕倒是反应过来了,迅速把一碗冰糕放下,伸手去捏了捏何山的脸:“你媳妇儿有喜了!”

  何山:!!!???

  “真的吗!真的吗?!这是真的吗?!”何山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整个人都急了:“王妃!王妃!我媳妇儿呢!玉妆,玉妆这会儿在哪儿?她有没有不舒服?宝宝健不健康?”

  孟祁焕一看何山这没出息的反应,当下就气笑了,轻轻糊了他后脑勺一下子:“敢情你不知道你媳妇儿住哪里啊,在这儿问我媳妇儿!”

  “我……我……”何山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干脆当场跪下,给李月寒和孟祁焕磕了三个响头,又给方芷兰磕了三个响头。

  然后不等他们说话,麻溜的从地上窜了起来,一溜烟儿不见了……

  “这臭小子,平日里不是挺稳重的吗,怎么这会儿跟个猴子一样上蹿下跳的。”孟祁焕重新把冰糕端了起来,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大口以后喃喃道。

  “说得好像你当初有多稳重似的。”李月寒顺口嘲笑孟祁焕。

  一旁的方芷兰这会儿可真是开心极了:“真好啊,玉妆跟了你这么多年,终于等到好消息了。看何山的反应就知道,玉妆没有嫁错人!”

  “所以这就是你的好消息吗?”孟祁焕倚在凉亭柱子上看着李月寒。

  盛夏的中午,蝉鸣声阵阵,李月寒听到孟祁焕的话抬头去看他,只觉得酷暑在这一刻消散,那目光里藏满了温柔和包容,让李月寒忍不住就此沉沦。

  “这当然是好消息啦。”李月寒说道:“一个新生命的到来,对我们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好消息。”

  “月寒说得对!”方芷兰说着,拍了拍李月寒的手:“玉妆的身孕刚两个月,是肯定不能做什么重活儿的。之前我们都不知道就算了,如今知道了,可不能让她再累着了。你这边人手本来就不多,一会儿我把我那边的丫头给你送过来,至少照顾好你和孩子们,玉妆就让何山来好好照顾。文琢,这段时间你也别让何山出门了,等三个月以后胎稳了再说。”

  孟祁焕没意见,马上点头:“我也可以不出门,我可以照顾月寒。”

  “你是想累死舅舅。”李月寒马上反驳。

  孟祁焕:……

  看着他俩闹腾,方芷兰打心眼儿里感到高兴。

  孟祁焕和李月寒成亲这么多年了,从来没见两人有过什么争吵。就连当初闹得整个国都沸沸扬扬的所谓的和离事件,还有在荣江城的王妃离家出走事件也都是两人商量好的。

  在面对孟祁焕的时候,李月寒从来不需要端庄持重,就像是个长不大的小姑娘一样,想说什么说什么。

  方芷兰承认,他们俩的感情,是她见过最真挚的了。

  “那你们歇息吧,我赶紧回去安排一下。”方芷兰起身就要走。

  李月寒赶紧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冰食盒,里面放了一些碎冰,内壁和底下四周用棉花钉得严严实实,盖子也是严丝合缝的。

  让人从冰窖里取了不少冰糕放进食盒里,李月寒找两个丫鬟拿上,送方芷兰回去了。

  方芷兰一走,孟祁焕就捧着李月寒的脸蛋认真道:“今天张舟有没有欺负你?”

  李月寒眼珠子一转,委委屈屈道:“你正在欺负我呢!”

  孟祁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