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91章 丢人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91章 丢人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夫君,你看何山也太憨了。”李月寒终于是忍不住开口了。

  孟祁焕闻言也点了点头:“给我丢人。”

  “话不能这么说,这会儿咱们这里又没有外人。”李月寒随即应道。

  “在自己人面前丢人也算丢人。”孟祁焕紧接着道。

  何山和玉妆被他们夫妻俩一唱一和说得双双满脸通红,然后李月寒才笑眯眯道:“我们就是想来看看玉妆,不是故意偷看的哦。”

  “王妃……”何山尴尬极了!

  “这段时间玉妆就不要早起守夜了,平日里做一些轻巧的活儿,舅母已经回去安排妥帖的丫鬟过来贴身照顾我哦了,你这段时间好好养胎最重要,知道吗?”李月寒不管何山的尴尬,径自越过他,拉着玉妆在屋子里坐下,然后看了一眼桌上星子送过来的饭菜,满意的点了点头:“我会让小厨房给你单独开火,孕妇的营养很重要!”

  听了这话,玉妆又是满眼的热泪:“奴婢何德何能,让王妃如此重视!”

  “你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对我尽心尽力,对两个孩子照顾有加,在我的心里,你比我的妹妹还要亲。”李月寒掏出手绢给玉妆擦掉了眼泪:“哪有什么何德何能,当然都是因为这一切都是你应该得到的呀。”

  在李月寒的心里从来不存在什么何德何能的说法,在她眼里,人的所有付出都应该有所回报。

  她愿意好好对待玉妆,也是因为玉妆尽心尽力的照顾她和孩子。

  她愿意为了红秀红玉姐妹俩杀人,给她们的父母亲养老,因为她们俩曾经为了她舍生忘死,最后还丢了性命,连个全尸都没有留下。

  她愿意为了皇后冒险和凌云帝赌上一把,也是因为这么多年来皇后对她和祁王府的维护。

  对她来说,所有对她好的人都值得她去回报,没有值不值的说法。

  玉妆,当然也是一样。

  这些年来,如果不是玉妆的话,她和两个孩子说不定还得经历更多的磕磕绊绊。如今玉妆和何山终于有了孩子,李月寒自然要多护着一些。

  看过了玉妆之后,李月寒终于觉得累了,在凉房里睡下后,孟祁焕看着她熟睡的模样,忍不住偷偷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

  不管成婚多久,不管在一起生活了多久,他的月寒总是在给他各种各样的惊喜,无时无刻不让他发现她身上的闪光点。于他来说,李月寒就是一座取之不竭的宝藏,每一天都在给他惊喜。

  院子里一片安静祥和,两个孩子在午睡起来之后也听说了玉妆怀孕了的事情,纷纷跑到玉妆的身边,小心翼翼轻手轻脚的围着玉妆问东问西。

  玉妆这会儿已经从巨大的情绪波动之中平静了下来,十分耐心的跟兄妹俩说话,孟祁焕出门去了,这一次倒是把何山给留在了家里。

  彼时,太守府。

  “你亲耳听到的?”张舟神色严肃的看着面前的粗布丫鬟,语气严肃不少。

  “是……是……奴婢正好送柴火路过,亲耳听到的!”那丫鬟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一个。

  张舟眉头紧蹙,不知道在想什么。

  门外的余思瑕也是心中惊骇,悄悄的离开了。

  夜里,一辆马车悄无声息的停在了国公府的后门。车子停稳之后,余思瑕披着大大的斗篷从马车上下来,警惕的左右看了看之后,确定没有人,这才一闪身进了国公府,踩着夜色,她飞快的穿过一座座空旷的院子,去的方向,赫然就是二老爷余仲春的院子。

  “哟,让我看看是谁这么晚了不睡觉,从太守府跑到国公府来遛弯呀。”名刀坐在树枝上,流里流气的吹了个口哨。

  余思瑕没想到会有人,当下吓了一跳,脚底一绊,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名刀见状翻了个白眼,又道:“就这胆子,还敢夜闯国公府?”

  “是谁!出来说话!本夫人让你出来说话!”余思瑕回过神来,虽然声音里还带着几分哆嗦,但是语气却是十分虚张声势。

  “我就不出来,你能耐我何?”名刀躲在暗处,把余思瑕紧张的模样尽收眼底:“说,你夜闯国公府意欲何为?”

  “我没有!”余思瑕紧张得浑身发抖,但是还是强自镇定的扶着柱子站了起来。

  今天出来的事情她是偷偷做的,所以这会儿也没有带丫鬟,只有她一个人。

  联想到那天李月寒说她身边跟着余冰书的鬼魂的事情,这大热天的晚上,余思瑕硬是出了一身的冷汗,双腿止不住的发抖。

  “你还说没有,你如果没有的话,这会儿又怎么会在国公府里?”名刀故意掐着嗓子把声音拉得细细的,再以内力扩散出去,在余思瑕听来,就好像声音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一样。

  而且名刀刚开口的时候,余思瑕听着分明是个男人的声音,这会儿又有几分不男不女,难道真的是鬼吗?

  想到这里,余思瑕怕得更厉害了!

  “我我……我……”尽管余思瑕一直扶着柱子,这会儿还是吓得跌坐在地上。

  国公府占地面积很大,从后门进国公府去二老爷的院子,得路过不少空无一人年久失修的院子。余思瑕本来就紧张至极,这会儿被名刀一吓唬,干脆昏了过去。

  名刀看人被吓过去了,赶紧把人从地上扛了起来,送到了孟祁焕和李月寒的院子里,然后去禀告了孟祁焕和李月寒夫妻俩。

  听名刀说他居然把余思瑕给吓昏了,李月寒顿时有些无语。

  但是余思瑕怎么会半夜偷偷跑来国公府,还是从后门溜进来的,李月寒也觉得很是奇怪。

  既然名刀都装鬼把她吓唬了一顿了,那也不差这一会儿了。

  这么想着,李月寒说干就干,从无上君界里找了不少她没事儿的时候弄出来的各种颜色的彩灯,点上特质的蜡烛之后,透过各种颜色的灯纸,灯光的颜色也是千变万化。

  只几盏灯而已,就简单的把关着余思瑕的房间弄得鬼气森森。

  孟祁焕更是被迫戴上了李月寒闲来无事做的大胡子,又翻出了孟婴宁做手工的时候做的帽子,黑咕隆咚乍一看,还真挺吓人的。

  余思瑕一醒过来,马上就吓得尖叫了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