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92章 吓出余思瑕的目的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92章 吓出余思瑕的目的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闭嘴,”名刀呵斥道。

  余思瑕哪里管得了那么多,自顾自的尖叫着往后退去。

  李月寒早就换上了一身白裙子,披头散发的在她身后等着。

  余思瑕往后退的时候摸到了李月寒的脚,一抬头就看到披头散发的白衣女鬼,马上又吓晕了过去。

  见状,李月寒赶紧蹲下来看了看。

  名刀在一旁有些忧虑:“不会吓死了吧?”他可不想背上人命官司啊!

  “没有,又晕过去了。”李月寒检查之后站起身说道。

  “王妃为什么要吓唬她啊?”名刀不解。

  “我想知道她来国公府干什么,”李月寒说着,摸了摸自己披散的头发:“你说她从后门偷偷溜进来的时候,去的方向是主院。主院那边就是外公和二老爷了,她大概是去找二老爷的,可是有什么事不能明天光明正大的来找二老爷,非得大半夜偷偷摸摸的来呢?”

  听了这话,名刀摸了摸鼻子:“可是这么吓唬她也不一定说呀?”

  “人在极端惊恐的状态下是守不住秘密的。”孟祁焕百无聊赖的支着脑袋说道。

  名刀这才恍然大悟。

  然后从怀里拿出了谷老头拿来给他提神醒脑的……不知道是什么臭味的瓶子,在余思瑕的鼻子下面晃了晃之后,余思瑕幽幽醒了过来。

  一睁眼,发现自己还在刚刚那个鬼气森森的阎罗殿,顿时被惊恐扼住喉咙一般说不出话来。

  “张氏余思瑕,擅闯我阎罗殿,该当何罪!”孟祁焕有模有样的假扮起了阎王爷来。

  余思瑕吓得魂飞魄散,连声音都哆嗦了起来:“我……我没有……我是回娘家……”

  “哼,大半夜回娘家,却一脚踏入了我阎罗殿!你一介活人,阳寿未尽,为何如此想不开!”孟祁焕粗声粗气道。

  听了这话,余思瑕一下子傻了:“阎王爷饶命!阎王爷饶命!我真的是回娘家,我不知道怎么会来了这里!阎王爷饶命!我不是有意擅闯!我也没有想不开啊!”

  “若不是自己找死的话,又如何能以生魂之姿进我阎王殿!”

  “阎王爷明查!我是得知了一个很重要的消息,必须得马上告诉我父亲,所以才半夜回娘家的啊!”

  “既然是回娘家,为何你要走后门?正巧黑白双煞在国公府后门打开了鬼门,你这才来到了我阎王殿!”

  余思瑕简直吓哭了。

  她也不知道怎么会来这里啊!她怕死了啊!

  “阎王爷饶命,我真的不是有意的……”余思瑕一边哭一边重复着这句话。

  “既然你不是有意的,那就把你深夜偷摸去国公府后院的缘由告知本王,或许本王还能帮你重回阳间!”孟祁焕见吓唬得差不多了,便这般说道。

  白衣散发的李月寒静静的站在余思瑕身后,一袭黑衣的名刀站在不远处,四周都是鬼气森森的灯,余思瑕被吓得已经差不多了,根本没意识到自己落入了陷阱之中。

  马上就把她在张舟门口听到的事情说了出来,末了还补充道:“我本想回家劝说父亲不要再痴心妄想,我那侄女儿夫妻俩身份非同寻常,我是出于善心的,并不是有意为之,还请阎王爷明鉴啊!”

  听了她的话后,孟祁焕、李月寒,以及名刀都很是意外。

  没想到今天在院子里,因为得知玉妆怀孕的事情之后,何山太高兴,一时间忘了,脱口而出喊了李月寒“王妃”这件事,居然被一个送柴火路过的丫鬟给听到了,而这丫鬟还这么巧曾经被张舟睡过,心甘情愿成了张舟放在国公府的眼线!

  而余思瑕则是听说那丫鬟去太守府了,以为她是来勾引张舟的,再加上张舟白天刚吞了李月寒送过去的一大批东西,心中不痛快想找张舟好好算算账,没成想在门口却听道了这个惊天大秘密。

  得知孟祁焕和李月寒的身份之后,余思瑕马上就想到了半年前就发满全国的告示。

  东翰战神祁王和祁王妃一家离奇失踪!

  只是因为他们俩失踪的消息传遍东翰国的时候,余思瑕已经提早在二老爷那里得知了国公府一家已经踏上了来宁泗城的路。

  时间对不上,所以压根儿也就没往那个方面想。

  如今得知李月寒和她的丈夫居然是祁王和祁王妃之后,余思瑕心里害怕极了,直担心她爹硬是要肖想这国公爷的位置,把一家老小的性命都赔上去!

  毕竟祁王杀神威名与战神并驾齐驱,甚至能止小儿夜啼!

  为了不让二老爷作死,余思瑕这才选择了大半夜跑来国公府,想要偷偷把这件事告诉二老爷余仲春。

  说完这一切之后,余思瑕正要求饶,李月寒一手刀下去,余思瑕马上被她砍晕了。

  名刀速度非常快,立马就将余思瑕扛了起来,连夜离开了国公府,悄悄送回太守府里去了。

  “怎么办?”李月寒看向孟祁焕。

  “不用怕,张舟既然知道了你我的身份,以他的性格,肯定是要来讨点好处的。”孟祁焕十分自然的帮李月寒把披散着的头发给挽了起来。

  “可他万一把我们的身份悄悄告诉凌云帝的话……”李月寒说着,撇了撇嘴有些郁闷。

  “告诉就告诉呗,反正他要忙的事情那么多,不一定就有空管我们。”孟祁焕一边说着一边把那些纸灯又收了起来,李月寒打开了无上君界的入口,他把纸灯都放了进去。

  “如今玉妆怀孕了,我们不能有万一了。”李月寒叹了口气。

  孟祁焕把纸灯都放进去之后,捧着她的脸认真道:“你放心,不会有万一的。”

  一夜过去,甚至都没有人来问这边怎么有尖叫声,十分平静。

  第二天一早,张太守就带着丰厚的礼物上门来了。二老爷倒是十分意外,毕竟自从余思瑕嫁过去之后,这个张舟除了逢年过节会做做样子之外,是绝对不会来国公府的。

  就连前阵子老国公一家回来了,也只是装模作样的上门拜访了几次,带的也是普通的礼物。

  “岳丈大人,小婿前阵子忙,今日终于得了空闲,所以赶紧上门来看看岳丈大人,当然,还有老国公。”张舟笑得一脸奉承,态度更是谦卑至极。

  二老爷余仲春更是不解,这个女婿莫不是吃错药了?平日里不总说他们不过是国公府的庶出旁支吗?

  怎么今天这么巴结???

  “你公务繁忙,没事儿就不用过来了。”二老爷完全不明白张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所以态度也比较冷淡。

  “不忙不忙!就算是再忙也得来岳丈家里多多走动的!”说着,张舟的眼珠子滴溜溜转了起来,左顾右盼。

  老国公一直没说话在观察张舟,此时见他这副样子,不由得问道:“张太守这是在找谁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