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93章 能屈能伸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93章 能屈能伸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老国公好,我这不是想着好不容易过来一趟,想跟大家伙儿都熟悉一下嘛。”张舟不愧是这么多年能在宁泗城混得如鱼似水的人物,这么尴尬的一个问题也能马上反应过来,并且嬉笑着答了上来。

  老国公听了这意有所指的话,点了点头道:“听你这话说的,这是连我们府上的女眷也得见见了?”

  见老国公步步紧逼,饶是长袖善舞的张舟也有点紧张了起来。毕竟他此时面对的不是二老爷这个庶出的,连国公都不是的岳丈,而是实打实的前文国公。

  别的不说,就单单说他浑身上下浑然天成的,常年身处高位的气势这么压下来,张舟就有些打怵。

  “老国公这话说的,我虽然娶了瑕儿,但是我毕竟是外男,是女婿,府上的女眷我自然是不能轻易叨扰了,我的意思是,大家以后都在宁泗城中,一家人总得常来常往,这不,提前认个脸熟,以后也免得尴尬不是。”张舟说着,不由自主的紧张了起来,甚至说话的时候都带着几分磕磕巴巴。

  听了这话,老国公挑眉:“谁说大家以后都在宁泗城了,我儿子,我外孙女,他们只是陪我来宁泗城小住的。等送走了老头子我,他们还得回国都,所以也没有必要认什么脸熟了,老头子我知道自己的身子是什么情况。”

  “外公可不能这么说。”李月寒听说张舟来了,所以也没耽搁,马上朝着正厅赶了过来。

  只是她留了个心思,脸上戴了面纱。

  说话间,李月寒就走了进来。不同于昨天在太守府的是,今天李月寒显然是仔细打扮了一下,身穿一身象牙白色的银纹绣百蝶度花裙,连脚上穿着的都是烟萝缎面的云丝绣鞋。一头长发挽在脑后,斜斜的插着一支落花碧玉簪。浑身上下的色彩搭配虽然十分清雅秀丽,但是因为用料都十分昂贵的缘故,行动之间流光溢彩,夺人眼球。

  “我们陪外公在宁泗城小住,是希望外公身体康健,长命百岁的,才不是您说的那样,您身子好着呢。”说话间,李月寒已经娉娉婷婷的走到了大厅正中间,施施然冲主位上的文国公俯身行了个礼:“孙女见过外公,见过二外公。”

  平日里李月寒几乎不打扮,穿得也肃静。老国公总觉得李月寒年纪轻轻应该多些颜色,恨不得把好东西都挂到李月寒的身上,每次都被李月寒嬉笑着糊弄了过去。这会儿见李月寒稍稍打扮了一下,老国公顿时笑开了花。

  他的外孙女,就应该是这样明艳动人!就像当年她的娘亲一样,无论到什么地方,都是最夺人眼球的存在。

  “你这丫头的嘴是越来越甜了。”老国公笑着抬了抬手:“怎么突然过来了?”

  “回外公的话,月寒听说表姨夫来府上了,想着昨天离开太守府的时候也没顾得上跟表姨夫告个别,这不是怕表姨夫觉得我没规矩,所以赶紧来跟表姨夫说声抱歉。”说着,李月寒笑吟吟的看向已经愣在一旁的张舟,盈盈福身道:“昨天实在是天气炎热,月寒素来清静惯了,探望过表姨母之后就觉得身体不适,这才没顾得上向表姨夫辞行,还请表姨夫海涵。”

  张舟几乎要被李月寒晃瞎了眼了!

  尽管此时她蒙着面纱,但是他又不是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

  色胚子的脑袋惯是想象力丰富,自动的把昨天看到的李月寒那张素面朝天的小脸和眼前端庄清丽的李月寒融合在一起,脑补出了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要不是在场还有别人的话,张舟只怕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宁泗城美女不少,但是像李月寒这种长得清秀白嫩的美女确是少之又少!

  这会儿看到李月寒露在外面的一双笑眸,张舟顿时神思不属,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居然愣在了那里!

  “贤婿,可是觉得月寒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二老爷知道张舟是什么德性,也晓得他这会儿这个反应是在脑子里想什么,见不得他在老国公一家子面前丢人,赶紧清了清嗓子冲他说话,勉强拉回了他神游太空的思绪。

  “抱……抱歉……”张舟回过神来赶紧道歉:“我心中挂念着家中病妻,所以一时间没回过神来。月寒多礼了,咱们都是一家人,我那太守府你想去便去,想留便留,不需要在意,我自是也不会放在心上的!”

  听了这话,李月寒面纱下的嘴角瞥了瞥,眼睛却依旧含着笑意:“多谢表姨夫宽宏大量。”说着,李月寒又福了福身子。

  张舟条件反射的摸了摸下巴,伸手就要去扶李月寒。

  “啪”的一下,方芷兰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把将张舟的手给拍开了:“你这人好生没有礼数!”

  张舟挨了一下子,马上回过神来,赶紧道歉:“抱歉抱歉,一时间晃了神。我这个人一贯体恤下属,不爱别人向我行礼,所以方才才下意识的想去扶月寒。”

  方芷兰可是看得明明白白张舟是个什么东西,神色之间也难免有几分鄙夷。

  “都是一家人,都是一家人,芷兰啊,咱们这宁泗城本来就没有太多风雅之地,所以难免有些规矩比不得国都,你多体谅体谅,张舟,赶紧向月寒道歉。”二老爷实在是受不了张舟这个二球了,连忙站出来打圆场。

  “是是是,岳丈大人说得对,是我不懂事了。”张舟就是个见风使舵的货色,他敢瞧不起二老爷余仲春,但面对实打实的文国公府嫡出一脉的时候,他怂得比谁都快。

  这会儿二老爷给他递了个梯子,他也就忙不迭的往下顺溜了。

  “你跟我说有什么用,得跟月寒道歉,你刚刚冒犯的是文国公府的嫡系小姐!”方芷兰特意咬重了“嫡系”这两个字。

  二老爷原本还稳得住的脸色一下就有些难看了起来。

  方芷兰这话仿佛在讽刺他不过是个庶子,连带张舟也不尊重他。

  可不是在往他脸上抽耳光么!

  “是是是,国公夫人说得对,是我不懂事,还请月寒别往心里去!”张舟倒是没什么感觉,毕竟他能屈能伸。这些年比这更难堪的场面都见过,何况只是道个歉。

  他可是很清楚,李月寒的身份,不仅仅是国公府小姐这么简单。

  她,还是名动天下的祁王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