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94章 我送送你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94章 我送送你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见张舟点头哈腰万分恭敬的模样,李月寒心中讽刺,但是面上却是分毫不动:“表姨夫言重了,表姨夫是长辈,我自然不会往心里去。”

  听李月寒这么说,张舟顿时松了口气。

  回想一下自己昨天和刚刚居然对祁王妃动了那样的念头,万一让祁王殿下知道……

  这么一想,张舟脑子里残存的那么一点儿黄色废料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接下来的时间里,张舟尽可能的都在讨好李月寒。

  不仅给文国公一家人送来了贵重的礼物,还给李月寒单独送了一套昂贵的首饰,最后也没敢留下来吃饭,连忙说自己还有事,然后就跑了。

  全程二老爷虽然笑眯眯的坐在一旁,但是心里却不痛快到了极点!

  凭什么老国公一家人就能被张舟这样尊敬,而他身为张舟真正的岳丈大人,却要时时看张舟的脸色?

  就因为老国公一脉是嫡出吗?

  越是这么想,二老爷心里那股子疯狂就越是滋长了起来。

  原本他还绷得住,毕竟这么多年都忍过来了,这一时半会儿的还是没问题的。

  但是当他看到张舟无比恭敬的拿出了那套首饰,恭敬的送到李月寒面前的时候,二老爷不行了!

  他在宁泗城生活了几十年,自然一眼就认出了张舟拿出来的那套首饰,是掩月阁的好东西!众所周知,掩月阁的首饰是属于有钱都买不到的那种,必须得交了定金之后等着排工期,如今的工期早就排到了明年了!

  可见张舟为了讨好李月寒,下了不少功夫!这让二老爷面上和蔼慈祥的笑容几乎要端不住。

  为什么?凭什么?

  在余仲春的眼里,李月寒不过是余冰书跟一个村夫的女儿,出身卑贱,上不了台面,凭什么就连这样一个表小姐,都能得到张舟的尊敬?

  而他这个实打实的岳父大人,却只能看张舟的脸色?

  余仲春的心里嫉妒的发狂,但是却只能强自摁下心里头的不舒服,应和着场面话,直到张舟起身告辞。

  “我送送你吧。”余仲春站起身,十分和善的冲张舟笑了笑,点了点头。

  张舟本能的想要怼他的,但是话还没出口就被他忍了下来。

  在场的可是除了两代国公爷之外,还有祁王妃呢!

  “那小婿就多谢岳丈大人了!”张舟故作姿态的抱拳作揖。

  “走吧!”余仲春冲张舟招了招手。

  二人倒是十分和谐的走在了一起,张舟还装模作样的上前搀扶余仲春,这让余仲春的心里更是恨极了!

  离开了主客厅的视野,张舟立马收起了虚伪的假面。甚至都不拿正眼看余仲春,撒开手就自顾自的掸了掸衣袍上不存在的灰尘,懒懒道:“回去吧,不用你送了,我自个儿能走。”

  “张舟,你今天到底是来干什么的?”余仲春早就习惯了张舟这个姿态,倒也不太生气,眯着眼睛抄着手看着他。

  “用你管?”张舟斜了余仲春一眼。

  “你怎么能这么跟我说话?”余仲春不满的瞪着他。

  “我怎么就不能这么跟你说话?你第一天认识我吗?”张舟几乎是拿鼻孔看着余仲春:“我堂堂一城太守,娶了你这个庶出之子的女儿已经是很给你脸了,怎么,你还真想站到我头上不成?”

  “你……”饶是余仲春已经被张舟这个态度欺负很多年了,但是这一刻还是非常愤怒:“既然你看不上我只是个庶出,当初又何必要娶瑕儿!”

  听了这话,张舟更是满脸不屑:“你问我?我还要问你呢!你别以为我忘了当年你们为了把余思瑕嫁给我都做了什么!”

  “张舟!再不济我也是老国公的亲弟弟!在这宁泗城也是有身份地位的人!”

  “你有什么身份有什么地位?国公府的看门狗吗?”张舟毫不客气的嘲讽回去:“看在我和余思瑕做了这么多年夫妻的份儿上,我好心提醒你,这次跟着余老国公一同回来的每一个人你都惹不起!别感动,我只是怕你牵连到我太守府。”

  说完,张舟甩袖离开了。

  余仲春被气得原地跺脚,但是却拿张舟毫无办法。

  诚如张舟所说,当年张舟就已经是这宁泗城最年轻的郡丞了,且前任太守对张舟也十分欣赏,彼时城主府更是对张舟抛来了橄榄枝。

  但是当年的张舟深爱自己的发妻,后院除了一个从小照顾他的通房之外,再没有别的女人。

  后来不知为什么,张舟的发妻孕中病故,张舟悲痛不已,日日饮酒。后来酒醉打伤了通房,没想到通房从那之后就没有再醒过来。

  没多久,通房也病故了。

  连失两妻,对张舟来说打击太大了。如果不是当初的太守一直在鼓励他积极生活的话,张舟只怕当时就已经随她们俩离开了。

  而遭此事之后,城主府对他的态度也冷淡了下来。原本还在频频接触,城主想把自己的次女嫁给张舟做平妻,张舟的发妻也同意了,就等二人合八字,谁知却突然出了这样的事情。

  整个宁泗城都疯传张舟克妻,没人再敢给张舟说姻缘。

  为了照顾发妻和通房留下的两个幼子,张舟只能从红楼乐馆里买了两个想从良不怕克妻之名的女子入了后宅。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又娶了余思瑕做续弦。

  其后,他的后院就逐渐热闹了起来,渐渐地就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前太守升任之前提拔了他一把,张舟娶了余思瑕之后不久,就走马上任成了新任太守。生活作风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又却是是个为民办事的好官。

  假山后面,李月寒静静的站着,将张舟对余仲春的态度尽收眼底。

  刚刚她之所以姗姗来迟,是因为在翻阅张舟的生平。

  从名刀整理回来的资料来看,张舟并不是那种脑满肠肥的庸碌之辈。他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和他发妻还有通房的死脱不开干系。

  但是如果要这么说的话,李月寒又很奇怪为什么他后来还会有那么多后院。

  如今听了他和余仲春的对话之后,李月寒仿佛发现了猎物的猎人一样,虽然只是静静的站着,可眼睛里却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