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95章 国公府旧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95章 国公府旧事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诚然,余仲春是不会理解张舟临走前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的。在他看来,所有对他态度不好的人,都是在趋炎附势,都是在嫌弃他不过是个庶子。

  连带着他儿子女儿都让人瞧不起。

  余崇年生前还一直劝他不要争,命里注定的事情是改变不了的,如今能做的只有接受这一切,然后放宽心好好生活。

  但是余仲春肯吗?

  他当然不肯!

  身为余崇年的父亲,余仲春对余崇年的要求近乎苛刻。每天要吃多少水果,读多少书,走多少路。行为举止要多有气度,学识谈吐要多令人惊艳,这些几乎都是余仲春拿着尺子一样的要求从小练出来的。

  老国公只知道余仲春对儿子很严格,但是绝对不知道私底下他简直严格到了变态的程度。

  当年老国公一脉离开宁泗城之前,就已经把府上的铺子拿了不少给余崇年练手。在他们看来,余崇年身为庶子之子,再加上老国公继任国公之位后,就已经和先国公达成一致,余氏子弟永不入仕,所以余崇年也应该学一学如何打点家中的生意。

  但是余仲春怎么会愿意呢?

  他一手调教好的儿子,举手投足都是按照国公爷的要求教出来的,结果就让他去做生意?当士农工商里最下层的商人吗?

  这绝对不可能!

  所以当老国公一脉离开宁泗城之后,余仲春就不再让余崇年管生意了,相反,他开始自己打点生意,赚来的银子除了平日里维持家用之外,全都用来供余崇年读书。

  本来余崇年从小就因为思虑过重身体较弱,老国公他们都在宁泗城的时候,余仲春至少还收敛几分。如今老国公一脉全都离开了,余仲春就疯了一样的压榨余崇年。

  最后,余崇年终于不堪忍受,自缢而亡。

  根本不是余仲春信上所说的久病不治,缠绵病榻而亡。

  余崇年死后,余仲春就把视线放到了余崇年唯一的儿子身上。

  对他来说,只要他还有一个子孙后代,那国公之位总会是他的。到了那个时候,他的子孙后代承袭了国公之位,他就算是死了,也是前国公!

  不得不说,在余仲春的心里,国公之位已经成为了他的心魔,而他作为受难者,又将这份痛苦加诸到了自己儿子和孙子的身上,从受难者变成了施暴者,不值得被同情。

  这些事情,老国公自然是不知道的。

  他年幼的时候,和余仲春的关系很好。至少在他看来,他们兄弟俩是真正的手足之情。

  殊不知在善于伪装的人这里,是永远不会体会道所谓的真情的。

  距离张舟来国公府拜访,已经过去了六七日,这段时间李月寒一直让名刀暗中走访那些在宁泗城住了一辈子的老人家,想方设法把这些鸡零狗碎的事情都套了出来。

  其中不乏当年国公府的老佣人。

  当年老国公一脉离开国公府的时候,放了不少家奴。他们拿着遣散金,就在宁泗城落了脚。但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离国公府很远。

  李月寒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把这些过去的事情一点一点还原之后发现,余仲春的动作其实一直都很明显,但是老国公却恍若丝毫没有察觉,这不知道是他老人家刻意为之,还是真的被蒙在鼓里。

  至于张舟当年娶余思瑕的原因,倒是没有半点进展。

  “不如我们直接去问问张舟好了。”孟祁焕这天回家,看到李月寒又在翻那一堆记录资料,不由得上前摸了摸她的头。

  “如今还不知道张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的生活作风风评很差,但是在百姓之间的口碑又很好,我不懂他是怎么做到的。而且他当初到底是为什么娶的余思瑕,以他的性格,肯定不会因为一点小事就轻易的想二老爷妥协,所以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李月寒眉头紧皱,一连串的问题从她的嘴里冒了出来。

  孟祁焕都气笑了:“你这么关心张舟,难道是嫌他之前没有恶心够你吗?”

  “当然不是,我总觉得张舟是有什么把柄握在了二老爷的手里,但是看张舟对二老爷的态度,又觉得像是二老爷有什么把柄握在了张舟的手里。他们两个人应该是互相都有对方的黑证,所以二老爷成功的把女儿嫁到了太守府,张舟也敢明目张胆的跟二老爷对着来。”

  “而且我这几天推测了一下,发现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张舟那个通房是怎么死的,只知道是张舟喝多了误伤了她的头,之后她就没有再醒过来,这点一开始我看着觉得没什么问题,但是越看越觉得疑惑。”

  “张舟的发妻,是因为孕中得了急病,不治身亡,一尸两命,病因和死因还有发病的机制都很清楚。但是通房就不一样,所有人都知道是张舟误伤了她的头,但是人的颅骨密度很大,普通的误伤很大概率不致命,所以撞墙死亡率是很低的,除非是很重的撞击伤,击中了人的太阳穴,造成严重颅骨骨折形成严重的脑出血,或者后脑勺头骨最薄弱的地方,也就是中医里说的风池穴。但是我不觉得,一个喝多了的人有能力做出这样的事情。”

  “况且这些记录里都有一段可以证明,张舟的通房不是被打之后当场死亡,而是昏迷了将近一个月之后才不治身亡的。所以我大胆推测,张舟的通房不是被张舟打死的,而是因外力原因伤到了脑干,形成严重脑震荡造成渗透性颅内出血。以现在的医学手段的确治不了,只能等死。”

  自顾自的说完,李月寒这才抬头去看孟祁焕,却发现他正专心致志的看着她。虽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李月寒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这货根本没在听她说话!

  “我告诉你,我要生气了!”李月寒故意板着脸。

  孟祁焕笑眯眯的捏了捏她的脸:“别生气呀,这么好看,生气多浪费。我刚刚有在听你说话,不得不说,我媳妇还是很聪明的,我这里有一份情报,是刚刚拿过来的,你想看吗?”

  李月寒瞪眼。

  “想看的话你得亲我一口才行。”孟祁焕一脸无赖的凑了过去。

  李月寒想都不想,一巴掌就糊了过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