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97章 去见一个人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97章 去见一个人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这也不能怪她啊。”李月寒撇了撇嘴:“她当时只是一个小姑娘,况且落胎很危险的。这个时代女人的清白就是一切,就算她真的下狠心把胎落了,她以后又该怎么嫁人呢?”

  听了这话,孟祁焕沉默了一下:“这件事不管怎么说,好像都没有对错。余思瑕当年确实因为张舟而受到了伤害,可是这件事张舟也无辜,他也是受害者。至于那个通房,她做的一切也都是因为自己的执念。”

  “话不能这么说,为了自己的执念而去伤害别人,本身就是错的!”李月寒看向孟祁焕:“还是其实你觉得,季心月当年对我做的一切都没有错,也只是出于自己的执念?”

  一听这话,孟祁焕顿时一个头两个大:“陈年旧事,陈年旧事,我们不提这个!”说着,孟祁焕就要走。

  “怎么了,同样是执念,通房的执念没有错,季心月的也没错咯?”李月寒哪里能让孟祁焕随便走掉,马上拉住了他的衣袖:“不许走,说清楚!”

  孟祁焕一脸无奈:“我只是说,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通房的执念,我也没说是对是错呀,你怎么就能扯到季心月呢。”

  “因为她是你唯一一个侧妃啊!”李月寒理直气壮:“我到现在都不好意思告诉别人祁王殿下不纳妾呢,我怕人家拿季心月的灵牌来打我。”

  孟祁焕汗颜:“谁敢这么大胆!”

  “明面儿上不敢,但是背地里敢呀!”李月寒一边说着,一边顺着孟祁焕的衣袖把他扯了回来,然后把所有的情报都放在孟祁焕的面前,道:“现在我们把一切都调查清楚了,打算下一步怎么做?”

  听了这话,孟祁焕挑眉看向李月寒:“要调查这一切的是你,你当初是为什么要这么做,你还记得吗?”

  “记得,我想让余仲春那个老东西歇了对国公之位的念头!”李月寒一脸挑衅的看着李月寒。

  看着她这副骄傲的小模样,孟祁焕的心软得一塌糊涂,不由自主的又掏出了一个信封递给李月寒:“这是余新彦的情报。”

  说完,他差点把自己舌头咬了!

  怎么不知不觉就把这个也给拿出来了!

  可惜想收回来也来不及了,李月寒眼疾手更快,一把就从他的手里把信封给拿了过来。

  匆匆看了一眼之后,李月寒不由得惊叹:“余新彦自己知道这些事儿吗?”

  “当然知道,不然你以为他这么多年为什么这么努力的达到余仲春的要求。但是余仲春好像一直被瞒在鼓里,至少从请报上看,他一直都是这么表现的。”孟祁焕一边叹气一边说道。

  听了这话,李月寒满意的点了点头:“走,我们去找小彦儿聊一聊!”

  “你别这么着急。”孟祁焕无奈的把李月寒拉了回来,后道:“还有个人你得先见一见。”

  “谁啊?”李月寒不解。

  她虽然来宁泗城很久了,但是她在这里比在国都还要不擅交际。

  在国都的时候,好歹她是个王妃,哪家举办个宴会诗会什么的,都会意思意思给她送来帖子,去不去全看她个人意愿。

  但是在宁泗城,老国公帮着他们夫妻俩把身份瞒了下来。所有人都只知道她是文国公府当年那个惊才绝艳的大小姐的女儿,并不知道她就是那个誉满天下的祁王妃。

  作为外孙女,大家理所当然的觉得李月寒在文国公府不受重视。再加上余仲春生怕李月寒的两个孩子会成为余新彦的威胁,没少在外头刻意营造假消息。所以李月寒在所有人的眼里,只不过是文国公府的一个边缘人罢了。

  这样一个人,别说是被邀请去宴会诗会了,就算是自己上门递帖子去拜访,那些眼高于顶的世家贵族们也未必会多看她一眼。

  所以李月寒在听到孟祁焕说,她得去见一个人的时候,她特别惊讶。

  难道张舟那天回去之后悄悄的跟某个贵族说了她和孟祁焕的身份?

  可是不应该啊,张舟应该不是那种不分轻重的人才是……

  “你跟着我来就是了,保证不会让你失望的。”孟祁焕说着,拉着李月寒就起身了。

  李月寒虽然不解,但是还是跟着孟祁焕出了门。

  二人躲开了正在偏房那边看书的两个孩子,悄悄的出了院子之后,孟祁焕带着李月寒从后门溜出了去。

  李月寒是真的很久没有跟孟祁焕这么跑出去玩儿了。

  当初在国都的时候,二人倒是经常躲着两个孩子跑出门,悄悄逛一会儿街市或者在湖边散散步。然后孟祁焕总会带着李月寒去吃一碗热乎乎的阳春面,最后才会带着李月寒悄悄溜回去。

  虽然经常被两个孩子抓包,但是他们俩依旧乐此不疲。

  可是来了宁泗城之后,因为宁泗城不比国都,孟祁焕在没有确定安全之前,是绝对不会轻易的带着李月寒出门冒险的。

  被孟祁焕拉着手走的李月寒不知为什么,居然又开始怀念在国都的日子了。

  或许人总是这样,在失去之后,才会想起来应该珍惜。

  不知道孟祁焕打算带她去哪里,跟着他七拐八弯过了好几条巷子之后,他们停在一个外表看起来毫不起眼的院子外头。

  “这里?”李月寒疑惑的看向孟祁焕:“这里是干什么的?”

  “你进去就知道了。”孟祁焕笑嘻嘻的说道。

  李月寒却不干了:“你该不会是要告诉我季心月没死被你藏在这里了吧!”

  一听李月寒又提起季心月,孟祁焕顿时头大:“怎么可能!你这脑袋瓜里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呢?”

  “反正不是想你。”李月寒原本也是随口一说的,压根儿没想跟孟祁焕追根究底。

  但是这里面到底是谁呢?

  这么想着,李月寒正准备抬手敲门,门却从里头打开了。

  看着开门的人,李月寒整个傻了。

  “怎么这个表情,是没想到我居然真的活过来了,还是没想到我会来宁泗城?”门内的女人温柔的笑着看着李月寒,打趣儿的说道。

  “不是……凌……他……他怎么肯放你离开啊?”李月寒激动得甚至都结巴了起来,是阿彩啊!是谢彩啊!是皇后谢彩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