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898章 一路平安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98章 一路平安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进来说话吧。”谢彩没有回答李月寒的问题,而是将他们夫妻二人迎进了小院子。

  这座院子十分精致小巧,可以看得出布置的人十分用心。

  谢彩住在这里应该时候不短了,院子里有被人精心收拾过的痕迹。

  听到动静,夕月姑姑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看到是李月寒夫妻俩,夕月姑姑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夫人说你们俩今天肯定会过来,特意让我多做了几道菜,你们且先坐着休息一会儿,饭菜马上就好了!”

  说完,夕月姑姑又砖头进了厨房。

  谢彩示意李月寒和孟祁焕坐下说话,然后又给他们俩倒了茶,这才笑眯眯道:“我其实来宁泗城有段时间了,你知道的,我老家在凤岭,是宁泗城下辖的一个大县。自我坐镇中宫后不久,宗政凌云他生怕我娘家借势而起,到时候他难以收拾,所以率先发了难。那时候我就劝说我父亲,把一家子都从国都带回了老家,偏安一隅。”

  “我离开国都之后,先是回了一趟家,”说到这里的时候,谢彩顿了顿,脸上依旧是笑,但是却带着几分苦涩:“可是我的身份到底还是比较特殊,族中有人不愿意接纳我,我为了不让父亲为难,主动离开了凤岭。这座小院子,原本是我娘亲的陪嫁,还好之前雇了一位婆婆看家,所以我干脆就住了过来。本想着过段时间再找你的,但是今天夕月上街的时候被文琢撞见了,我就猜你们俩今天肯定得过来。”

  听了这话,李月寒看向谢彩的眼睛里充满着复杂的神色。

  是她给了凤岭谢家荣耀,不管她是死是活,于凤岭谢家来说,他们都是皇后的娘家人。虽然早年间凌云帝想卸磨杀驴,但是在凤岭谢家离开国都之后,他还是没有真正的动手。

  而且就李月寒知道的,凤岭谢家在当地过得很好,凤岭是宁泗城附近最大最富有的一个县城。虽然只是一个县,但是繁华程度比宁泗城更甚。

  起初皇后病逝的消息传到宁泗城的时候,李月寒还担心了一段时间,生怕谢彩是真的出事了。后来孟祁焕告诉她肯定不会有事之后,她也就没有再过于纠结了。

  毕竟万物生真的太神奇了。

  可是李月寒是怎么也想不到,凌云帝居然会同意谢彩离开他,离开皇宫,甚至是离开国都……

  “是不是很好奇,他那样的人怎么会放我离开?”谢彩看穿了李月寒脸上的疑惑,随后轻轻端起了茶杯呷了一口,后道:“因为还玉香。”

  李月寒一愣,没说话。

  “你把真相告诉我的时候,就应该明白,这件事永远不可能会烂在我的心里。”说着,谢彩拉住了李月寒的手:“谢谢你把真相告诉我,谢谢你让我明白我这么多年的执着和忍耐都是一场闹剧。”

  “我告诉你真相……”李月寒有些叹气:“我告诉你真相,是因为你有权利知道。虽然我也猜你可能会因为这件事而离开凌云帝,但是我没想到凌云帝会真的同意。”

  “他如果不想我恨他的话,是肯定会同意的,这一点我可以肯定,因为我了解他。”谢彩说话的时候,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容。

  和中宫皇后相比,她的妆容没有那么精致了,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也随意了很多。但是可以看得出来,谢彩整个人十分放松。

  没了那么多规矩,没了皇后这个身份,她现在不需要精致的妆容,整个人的气色和神采看起来都十分健康明媚!

  “真好!”李月寒看着她一脸笑意的模样,心里也放松了许多,笑道:“我前两天还在抱怨,我在这宁泗城连个聚会都混不上了,现在好了,阿彩来了,我可以有事没事都来找阿彩玩儿。”

  “那可不行,”谢彩马上摆手拒绝:“我好不容易得来的自由,还打算过几日和夕月一起收拾一下行囊,去鹤台山走一趟呢。我还记得我昏睡的时候,你告诉我,余远安来信说了鹤台山有多好玩,还有那个什么什么伞的,我醒来之后特别想去试试!”

  听了这话,李月寒的脸色顿时僵住了……

  余远安带着妻子去了鹤台山这件事是真的,那边的风景也是真的,但是……

  滑翔伞是假的……

  当时李月寒着急想要唤醒谢彩,所以想都不想就信口拈来。

  滑翔伞,在后世都是极限运动……更不用说在这个失控了。

  科技发展跟不上,就算李月寒知道滑翔伞的机动原理,也没办法真的做一个滑翔伞出来……

  “怎么了?”谢彩正兴奋的说着,却瞥见李月寒一脸愣住的表情,不由得关切道:“你如果想去的话,我可以带你一起!”

  “不是……”李月寒有些为难:“是这样的,鹤台山是真的很美,风景是真的很好,但是你说的那个什么什么伞,是我编的……”

  听了这话,谢彩“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这丫头,要不是我提起这件事儿,你是不是永远都不打算告诉我你骗了我了?”

  “你知道?”李月寒惊讶。

  “你当时的描述是人可以像鸟儿一样,背着翅膀从山顶上往下跳。你觉得谁会这么做啊?”谢彩一边说着,一边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李月寒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她反逗了,也跟着乐了起来。

  这天晚上,李月寒和孟祁焕一起在谢彩这里吃了晚饭,席间李月寒仿佛一下子就和谢彩没有了距离一样,两个人之间的话题特别多。

  虽然大部分都是李月寒在说谢彩在听,但是不同于以往的是,这一次谢彩该笑的时候就大笑,从来不像过去,笑一笑的时候,还得拿袖子挡着自己的脸,连牙都不敢露出来。

  看着这样的谢彩,孟祁焕由衷的为她感到高兴。

  即便是被饲养在精致的笼中,但是她依旧是那个能搏击长空的鹤。时间或许曾经改变了她,让她迷失了自己的路。但是好在,她没有彻底失去自己。

  “诶我跟你说哦,我其实还挺同情余思瑕的。”李月寒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拉着谢彩说起了文国公府里的事情了:“她这辈子跟谁都过得去,就跟自己过不去,太累了,真的太累了!”

  一边说着,李月寒一边就嘟哝着趴在了桌子上,孟祁焕吓了一跳。

  谢彩赶紧解释:“她刚刚喝的是我自己酿的果酒,后劲很大,但是却不会宿醉头疼,也没有酒味儿。她这会儿是醉了,你带她回去好好休息就行。明天我和夕月就走了,归期不定,记得照顾好她。”

  听了这话,孟祁焕不免生出几分感伤:“一路平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