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00章 她已经走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00章 她已经走了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和星子一起回了国公府之后,李月寒的情绪就一直不太高。

  孟祁焕倒是不在府里,去了铺子上。谷老头来给玉妆送了一些养身滋补的药材,看到李月寒一个人坐在树下秋千上发呆,便上前道:“苦着脸做什么?喊阿宁给你拿点儿糖来涂脸上?”

  李月寒看了谷老头一眼,微微叹了口气:“遇到一件奇怪的事儿。”

  “太守府的事儿?”谷老头挑了挑眉:“话说你那个表姨母大病了一场你知道吗?说是被吓坏了。”

  “啊……”李月寒一愣,随后反应过来谷老头在说什么,神色恹恹道:“知道,我吓的。”

  谷老头:……

  你这样聊天我很容易不知道说什么的!

  “好端端的你吓唬人家做什么?之前不还说想帮她调养身子让她好怀上孩子?”谷老头也有些郁闷,索性在一旁的石凳上坐下了。

  “她知道我和王爷的身份了。”李月寒靠着秋千架,无奈的说道。

  听了这话,谷老头顿时瞪圆了眼睛:“这么刺激?你打算怎么办?”

  “张舟也知道了,但是张舟比较聪明,只是过来拜访了一趟,没有做别的什么小动作。余思瑕她是打算回来告诉她爹的,所以被我们装鬼吓了一顿,估计短时间内应该不会作妖。”李月寒说着,又叹了口气:“谷老头,我昨天在宁泗城见着阿彩了。”

  谷老头:……

  今天信息量为什么这么多?

  “但是我今天找过去的时候,那个院子里住着一个白头发的老婆婆,她说我找错门了。可是我明明记得就是那家,也是那条路线,我很确定我没有找错!”

  说着说着,李月寒认真了起来:“谷老头,要不我们再去一趟?”

  “我看你是做梦了吧。”谷老头看着李月寒:“你好好想想谢彩的身份,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听谷老头这么一说,李月寒顿时想起了昨天,她也问过谢彩这个问题。

  谢彩说,是知道了还玉香的事情,所以才下定决心要离开凌云帝的!

  “还玉香!”李月寒脱口而出。

  “那你再想想,以那位的性子,可能因为还玉香就放谢彩离开那个地方吗?”谷老头又问。

  李月寒不说话了。

  以她对凌云帝的了解,就算谢彩真的知道了还玉香的事情,她也不知道,凌云帝到底会不会放谢彩离开。

  再加上之前的告示说的是皇后病逝,国都传来的消息说当时满城素缟,不像是假的,凤岭谢家人还特意让几个主要的人去了一趟,送灵的时候,全城哀悼。

  凌云帝把这江山看得比什么都重,他肯定不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的。

  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昨天,真的是做梦吗?

  “别想了,谢彩就算真的离开了皇宫,也会回到凤岭谢家,不会在宁泗城的。就算是她想留在宁泗城,凤岭谢家人也不会同意。即便是她离开了皇宫,她的身份也依旧尊贵。”

  听了谷老头的话,李月寒顿时眼前一亮:“我想起来了!昨天阿彩跟我说,她离开国都之后的确回了凤岭谢家,但是因为身份尴尬,不想父亲为难,所以才离开了凤岭,到宁泗城住下的!那座院子!她说了,那座院子是她母亲的陪嫁,这些年一直有个婆婆住在哪里看着!对,一定是我今天见到的那位婆婆!”

  说话间,李月寒一下从秋千架上跳了下来,风一样的往外跑:“谷老头,谢啦!”

  话音传到,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谷老头见状,不由得叹了口气,摇着头也走了。

  小院。

  上午李月寒过来的时候,谢彩的确还在。但是她既然已经决定要暂时离开宁泗城,所以也不打算在临走前见李月寒一眼,徒增伤感。

  李月寒走后,她也带着夕月走了。

  等到午时,李月寒带着星子风一样的又过来的时候,她的马车已经离开宁泗城有一阵子了。

  白发婆婆见敲门的又是李月寒,这一次更没好脸色了:“你怎么又来了,不是告诉你你找错门了吗!挺好看一姑娘怎么这么没家教!”

  “婆婆,我知道这里住着谁,”李月寒毫不在意白发婆婆的骂声:“我只想见她一面,求求你了,让我见她一面吧!”

  白发婆婆正满脸不耐烦的想说什么。

  李月寒着急的开口又道:“我知道这座院子是她母亲当年的嫁妆,这么多年都是你在这里住着守着。婆婆,我只想见她一面!”

  白发婆婆听了这话,张了张嘴,随后叹气道:“进来说话吧!”

  说完,婆婆让开了门。

  李月寒赶紧进门,左右看了看,果然和昨天的记忆一模一样。

  “阿彩!阿彩你出来,我知道你在这里!”李月寒小声的喊道。

  “她走了。”白发婆婆关好门后,叹息着说道:“你走之后,她就带着夕月离开了,这会儿,马车应该都到了望远镇了。”

  望远镇是西去的一座必经之镇,如果谢彩是朝着望远镇的方向去的话,那她是要去哪里?

  “婆婆,阿彩她是要去鹤台山吗?”李月寒马上想到了这里。

  “你怎么知道?”白发婆婆还有些意外。

  随后,她又露出了笑脸:“阿彩也说,只要你一听她去的方向,肯定能猜到她要去什么地方。”

  “我明白了,”李月寒点了点头:“多谢婆婆,是我冒昧了!”

  说完,李月寒带着一头雾水的星子往外走去。

  看着李月寒的背影,白发婆婆突然喊住了她:“孩子,你别担心,她能照顾好自己。这么多年,她终于有机会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你应该为她感到高兴!”

  听了这话,不知为何,李月寒的眼泪一下就下来了。

  是开心喜悦的眼泪,是真心实意为谢彩感到开心的眼泪。

  “多谢婆婆!”她回过身,冲白发婆婆福了福身子,随后转身离开了这座小院。

  看着李月寒的背影,白发婆婆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这些个傻姑娘,一个个都傻。

  人这一辈子,不为自己而活的话,那该有多遗憾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