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01章 点余思瑕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01章 点余思瑕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回到了国公府之后,李月寒和玉妆一起吃了午饭,又检查了一下孩子们的功课。

  老国公不放心孩子们出去上学,所以专门请了先生到府里授课。这也算是解放了李月寒和方芷兰还有老国公自己。

  不然他们三个得轮流给孩子读书,检查孩子的功课,老国公还得跟孟时逸下棋。偏偏孟时逸是个小棋痴,尽管从来都赢不了老国公,但是却很耐心的一步一步向老国公请教。

  老国公一边讲解,他还拿个小本本记下来。

  老国公问他在写什么,他就说是娘亲让他做随堂笔记。

  老国公这辈子门生无数,但是绝对没想到自己年龄最小的弟子居然会是自己的曾外孙……

  而且这个曾外孙的脑子也太好用了!许多平常人得好好理解一番才能通透的棋招,落在孟时逸这里,他几乎是囫囵吞枣一般的就硬生生背了下来。

  老国公告诉他贪多嚼不烂,谁知这小子转头就翻出了一大堆分析笔记递过去给老国公看,还言之凿凿道:“娘亲说,虽然贪多嚼不烂,但是只要背下来,等空闲了就可以慢慢研究,慢慢消化!”

  看着那些拆解笔记,饶是老国公也忍不住感叹,李月寒教育孩子的方法真的是让他大开眼界!

  只不过孩子年纪还小,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老国公不想孟时逸的聪明才智只单单用在棋艺上,所以还是坚持请来了教书先生。

  有了先生的系统化教学之后,老国公更是惊讶的发现,兄妹俩对于知识的掌握速度快得令人惊叹!

  饶是教书先生也十分惊讶。

  然后才知道,李月寒对两个孩子的要求近乎严苛。

  不仅课前要预习功课,先把预习过程中遇到的困难记录下来,在课堂上先生正式讲解的时候,再拿出来请先生答疑解惑。

  课后还得复习,把今日课堂上的所得所感所想都记下来,然后复盘一遍再看看有什么是不懂的。遇到难题先学会自己思考和查阅资料,实在解决不了的才会去请教先生或者大人。

  故而教书先生才来了没两个月,就已经被两个孩子接二连三的问题给问怕了!

  尽管他是教书先生,可是也不是什么都懂的!

  他已经是整个宁泗城非常有名的秀才了啊!要不是为了补贴家用再去考取功名的话,他也不会出来教书!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两个孩子给了这位教书先生莫大的灵感,就连他自己用了李月寒教育孩子的方法去学习,也是一日千里!

  谢彩的事情过后,李月寒整整冷落了孟祁焕好几天。直到孟祁焕忍不住来认错之后,李月寒才饶过他。

  一晃又是几天过去,这天下午,李月寒正在陪孩子们听课的时候,星子悄悄过来,说余思瑕来了,想见见她。

  听到余思瑕来了,李月寒还有些惊讶。随后起身跟先生告了个歉后,带着星子去了自己的院子里。

  彼时,余思瑕已经等在那里了。

  半个月不见,余思瑕整个人瘦了一大圈,脸色也不是很好,微微有些弱柳扶风的小白花的味道了。

  “半月不见表姨母,怎么清减得这么厉害?”李月寒一进门,就端着笑脸问道。

  听到她的声音,余思瑕正在喝茶的手抖了抖,赶紧放下茶盏起身,冲自己的丫鬟使了个眼色。

  那丫鬟是个机灵的,不仅自己退下了,还把星子一起带走了。

  “见过王妃。”余思瑕低着头,小声见礼。

  “表姨母说什么?这里哪里有王妃?”李月寒微笑着看向余思瑕。

  就是这个笑!

  余思瑕简直怕死了……

  虽然撞鬼那天晚上她连阎王爷的脸都没见到,但是总觉得当时李月寒一定也在笑!

  这大半个月来,余思瑕每天都在做噩梦,梦中都能见到李月寒,就是这样一脸云淡风轻的笑着,四周鬼气森森!

  “之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王妃,还请王妃不要往心里去。”余思瑕怕极了!李月寒之前就说过她的鬼娘亲死了也在她的身边护着她,余思瑕可不敢保证那天自己撞鬼是偶然,而不是李月寒的鬼娘亲在动手脚!

  “表姨母这是病糊涂了吗,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李月寒抬手矜持的虚扶了一把,连碰都没碰到余思瑕。

  而见到她这个动作,余思瑕更是确定李月寒的身份了!

  作为太守夫人,她也不是没见过达官贵胄。

  他们往往都端着自己的身份架子,就算是施恩,也是高高在上的模样。

  你看着她是在笑,实际上她的心里说不定在骂人。一个个都是笑面佛,可吃起人来比谁都狠!

  越想,余思瑕越是害怕。

  但是李月寒都抬手扶她了,她要是不站好的话,说不准又是罪加一等。

  这么一想,余思瑕赶紧站直了身子:“月寒……不是,王妃,臣妇此前多有无礼,还请王妃饶恕臣妇!”

  “嗯?”李月寒歪着头看向余思瑕:“我方才不是说了吗,这里没有王妃。”

  “是……是……”余思瑕连忙点头,立刻明白了李月寒这话的意思:“这里没有王妃,只有国公府小姐和我。”

  “我们是一家人,表姨母不用怕,”李月寒说着,突然热情的拉住了余思瑕的手,拉着她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然后笑意盈盈的说道:“一家人哪有两家话可说,表姨母说对吗?”

  “对……”余思瑕哪里敢说个不字!

  她这时候才意识到,之前她想把孟祁焕和李月寒的身份告诉自己父亲的举动有多愚蠢!

  如果她父亲是个聪明的,那么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这么久,他还猜不到他们夫妻俩的身份的话,那这个爹也太蠢了!

  没看余新彦最近天天借口做文章,不是躲在家里,就是跑出去参加诗会。除了必要的请安之外,能不出现就不出现了吗!

  之前余思瑕还觉得余新彦可能另有算计,现在看来,余新彦不是另有算计,而是心里有数了!

  “二老爷那边,你要是觉得该说的话,你不妨告诉他也没问题。”李月寒突然画风一拐,笑容也冷了下来:“但是表姨母应该知道,那位可是恨不得我们夫妻俩离得越远越好,最好是没有人知道。如果这件事情传出去了,表姨母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李月寒这么一提醒,余思瑕顿时一身冷汗!

  是啊!这些年,上面那位可是没少筹谋!如今他们夫妻俩远离国都,隐姓埋名,岂不是如了那位的意吗!

  若是这件事被捅了出去,若是被宁泗城的百姓知道祁王殿下夫妇居然在宁泗城……

  光是随便一想,余思瑕就觉得心里发怵,不敢细细思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