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02章 余思瑕开窍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02章 余思瑕开窍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我明白的,我不会自找麻烦。”余思瑕乖顺的点了头。

  想起那天晚上自己居然偷偷跑来国公府想把这件事告诉二老爷的举动,余思瑕觉得自己简直是个脑残!

  以二老爷的心思,要是知道堂堂祁王殿下和祁王妃居然住在他身边,他必然会想方设法的讨好。说不定还会脑袋一热威胁他们夫妇帮助余新彦获得国公之位。

  可祁王妃李月寒是余冰书的女儿,且老国公一家都对她非常看重。原本余思瑕仅仅只是以为李月寒是因为那张和余冰书八分相像的脸才得到老国公一家的另眼相加。

  现在一想简直后悔!

  早知道李月寒身份不凡,她那天就算是浑身挂满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去惹她啊!

  更何况李月寒后来还带着谷神医去了太守府,给了她重新做母亲的希望。

  余思瑕一开始还觉得是李月寒想讨好她,现在一想,李月寒分明是想把她的注意力从国公府转移到太守府上,让她去跟张舟闹一闹。

  毕竟想怀孕可不是一个女人就能做成的事情。

  如此一想,余思瑕更是觉得李月寒心思深沉。

  可平日里看她对待方芷兰他们的时候又十分清爽率直,余思瑕心里一下就回过味儿来了,这李月寒,只对她认为是家人的人好。

  而她余思瑕,恰好就不在李月寒的安全区内。

  想来也是,余思瑕当年和余冰书水火不容的事情人尽皆知,以李月寒的手段,根本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

  “表姨母既然来了,不如就留下来吃个饭再走吧。”李月寒见余思瑕坐在那里一声不吭,心里猜她可能还有别的事想说,不过这会儿应该是还在犹豫之中,便主动递了个梯子过去。

  “这……方便吗?”余思瑕完全没想到李月寒会留她吃饭,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

  “这里到底是表姨母的娘家,怎么会不方便。”李月寒说着,看了看外头的天色,后道:“左右天色也不早了,等孩子们下了课,差不多也要开饭了。对了,一直没问表姨母,您那两个孩子如今在哪里?”

  听到李月寒问起张驰和张曦,余思瑕的眼神黯了黯:“他们兄弟如今都在别的镇子上,他们父亲给他们分了事务,最近都不会回来。”

  “这样啊,他们兄弟俩打算入仕吗?”李月寒猝不及防的问了起来。

  余思瑕心里一紧:“还……还不知道呢,如今也没有考取功名,只是帮他们的父亲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哦,”李月寒点了点头,状若无意道:“待会儿吃饭的时候,我帮表姨母问一问,嫁出去的女儿所出之子是否能入仕,毕竟这是国公府传下来的规矩,我们也不能轻易的去冒犯。”

  闻言,余思瑕也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但凡和国公府有血缘关系的,都不能入仕,这是先国公临死前定下的规矩。

  李月寒之所以这么一问,就是想提醒余思瑕,她并不是没有破绽和软肋,那两兄弟都是她的孩子,如果没有取得家中长辈的同意,贸然入仕的话,只怕是会引起国公府的震怒。

  区区一个张太守,可挡不住建国之初就传下来的国公府的怒火。

  此前宁泗城的消息并不全部都传到国都,所以余思瑕理所当然的觉得她是庶出之女,她的儿子又跟随的是父姓,是绝对和国公府没有干系的。

  可堂堂国公府怎么可能轻易的让她蒙混。

  此前如果说还念了一些骨肉亲情,老国公愿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话,那么来宁泗城这么久,老国公也把二老爷一家子的所作所为尽收眼底。

  老人家不是可以轻易蒙混的人,他心里清楚着。哪怕二老爷把他的心思藏得再深,老国公也能看得出来。

  只是他不愿意去捅破窗户纸罢了,毕竟二老爷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血脉兄弟。人老了,对亲情总是更看重些,不说,也是想给他留点体面。

  “应该的,”余思瑕听到李月寒这么说之后,心里就算再不满,也只能应了下来。

  李月寒见今天的余思瑕十分乖顺,心里也觉得是给原主早亡的娘亲出了一口恶气。自此,原主给李月寒的恩德,李月寒也算是报答完了。

  晚饭。

  见到余思瑕和李月寒一起出现,老国公倒是一脸笑容没有说什么,反而是二老爷,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脸不解的看着余思瑕:“你怎么又回来了?还嫌丢人丢的不够?”

  “二外公的话好奇怪,这里是表姨母的家,她为什么不能回来?”李月寒疑惑。

  余思瑕只在和李月寒有冲突的那一次回过国公府,之后就再没机会来了。所以二老爷会说出这样的话,李月寒想都不想就反问了一声。

  “月寒,长辈说话,哪里有你这个做小辈的插嘴的道理!”二老爷见李月寒开口,尽管心有不满,还是绷着脸放缓了语调。

  “二外公说得对,只是表姨母前段时间大病了一场,病愈之后想回家看看,正巧今日下午就我有空,看着天色也不早了,所以就留了表姨母下来吃晚饭。”李月寒笑盈盈的几句话解释了前因后果。

  不仅美化了余思瑕今天回来的目的,更是提醒余仲春,他的亲生女儿之前可是大病了一场,如今即便是好了不少,可是整个人却是瘦了好几圈,别挡着大家的面儿提他那做爹的派头。

  李月寒此举也不是为了余思瑕,而是为了老国公。

  老国公最喜欢的就是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在一起,她得多为老国公考虑一些。

  听了李月寒的话,余仲春面露尴尬。

  “仲春,你就别怪孩子了。瑕儿就算出嫁了,这里也是她的家,回家嘛,何必这么紧张。”老国公虽然一脸慈眉善目的说了一番温润如风的话,但是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他话里话外的另一层意思。

  他在提醒二老爷余仲春,有的事情不要做得太过分,也别弄得太难看,毕竟搬上台面之后,丢脸的还是他自己。

  “大哥教育的是,是弟弟过分了。”一听老国公都开口了,余仲春也不敢再说什么,赶紧认错道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