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03章 异变陡生,孟祁焕危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03章 异变陡生,孟祁焕危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余仲春话音刚落,余新彦突然出现了。

  这几个月来,余新彦经常以做文章为由,几乎不在他们面前出现,这会儿突然出现,李月寒本能的觉得有点意外。

  “彦儿回来了啊。”老国公见到余新彦,脸上的笑意更加深了:“这几个月你一直忙着读书,都没有跟大家好好吃上几顿饭,快坐到大爷爷跟前来。”

  听了这话,余新彦十分乖顺的走到老国公跟前,搬了一把小凳子坐下。

  国公府没有太多规矩,老国公又喜欢热闹,所以并没有人觉得这不合适什么的。

  “告诉大爷爷,最近都看了什么书,可有不错的文章?”老国公笑眯眯道:“年轻人用功是好事,但是也得注意身体啊!”

  “大爷爷说的是,彦儿最近读了一些史书,写的也都是和历史有关的文章,只是见解浅薄,拿不出手。”余新彦倒是态度谦虚。

  但是年轻人就开始研究史书,这无疑是在谦虚的时候又默默装了一个大笔。

  他们这个年纪的读书人,大多都是向先辈学习文章策略,要研究史书的话,必须得有一定的积累才行。否则做出来的文章容易引人发笑,所以这么年轻的学子们就算是真的去研读史书了,也未必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

  余新彦既然敢说,必然是有所准备。

  “你还年轻,不要这么妄自菲薄。”老国公安慰了一下余新彦,然后就转过头,招呼着大家入座吃饭了。

  余新彦原本准备了一肚子的话准备今天大放异彩,却没想到老国公居然不接招,顿时有些尴尬的坐在了那里。

  这会儿大家的注意力都没在这边了,余新彦也不好自己跳出来显摆,只能默默的低头准备吃饭。

  余仲春把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心里对老国公的埋怨又多了一层。

  他的孙子多好!那是做国公的料!

  可即便余仲春的心里有一百万个不满,却也不敢表现出来一丝一毫。只能陪着笑脸,跟着大家一起吃饭。

  这顿饭吃得余思瑕忐忑难安,无他,只因为李月寒太热情了。

  她和方芷兰两人像是说好了一样,轮流让下人给她夹菜,一会儿介绍这个好吃,一会儿介绍那个好吃。

  而且这些菜式,余思瑕之前几乎都没有见过,听了她们的介绍才知道,这些菜式居然都是李月寒研究改进的!

  一时间,余思瑕的心里不知是何滋味。

  当年的余冰书那么优秀,如今她的女儿也不遑多让。

  余思瑕品尝着美味的饭菜,心里那团积蓄多年的不甘之火,也逐渐熄灭了。

  是,人的命运都是注定的,这一辈子还很长,没有必要和过去死磕,她应该把自己的日子过好。

  不管是死去的好友,还是如今的张舟,才是她这辈子有过最深交集的人。

  这么想着,余思瑕一瞬间轻松了下来,脸上的笑容也不再是浮于表面,相对的真诚了许多。

  “这个是瘦肉羹,月寒说啊,女人家多吃瘦肉对身体好,熬成羹的话还能滋补气血,健脾益气。”方芷兰见她终于不拘着了,干脆主动从婢女的手中接下了碗,给余思瑕舀了一碗瘦肉羹,放到了她的面前。

  “嘭——”一声巨响传来,李月寒莫名的心里一跳,也不知怎么的,马上就站了起来。

  “外头出什么事了?”老国公也沉下了表情问道。

  有几个婢女匆匆去看了一下,随后她们扶着一个浑身浴血的人,脚步蹒跚的走进门来:“是名刀!”

  名刀是王府暗卫中的高手,是谁把他伤成这样的?

  李月寒几乎是想都不想就冲到了名刀跟前,从婢女的手里将他接了过来,以宽松的衣袖做遮掩,悄悄往他的嘴唇上滴了一滴万物生。

  “名刀,发生什么事了,你听得到我说话吗?”李月寒此时丝毫没有所谓的男女大防,心里乱成一团,只想知道出了什么事。

  还有,孟祁焕呢?

  “王爷……”名刀听到了李月寒的声音,艰难的咳了几声后,吃力的睁开眼睛,看到李月寒之后明显松了一口气:“王妃,出事了,我们遇到了埋伏!”

  “知道是什么人吗?王爷呢?”此时李月寒也顾不得掩藏身份,只想马上知道孟祁焕去哪儿了。

  “属下不知……”名刀一脸的惭愧:“当时很混乱,对方人很多,王爷掩护着何山,我和贺正天想助王爷突围,但是却不知为何突然被那些人冲散。属下只听见王爷吩咐,回来禀告王妃。”

  听了这话,李月寒的心口钝痛,但却强自冷静下来,让人把名刀带下去疗伤,然后才回过头,看向已经站起来好久的老国公,二话不说,双膝跪地道:“外公,月寒不孝,请外公照顾好阿逸和阿宁!”

  老国公听了这话,眼睛一下就红了:“你不能去,连名刀都伤得这么厉害,你不会武功,怎么会是他们的对手!看况且我们还不知道埋伏的是什么人,你这么贸然前去,岂不是白费了文琢护着你的一片苦心!”

  “不,我了解他,”李月寒眼中噙着眼泪,一脸的决绝:“他既然让名刀冒死回来把埋伏之事告诉我,就不是想让我躲开,我要去找他!”

  “你拿什么找?”老国公气了:“你就是个姑娘!你还有两个孩子!你难道还想让外公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李月寒没说话,但是表情却依旧倔强。

  看着她这样,老国公气得抬手指着她,半晌却说不出一个字。

  一旁的余泽方出来打圆场:“爹,月寒也是担心王爷的安危,月寒,你外公也是不放心你,你们俩都别倔了,能在宁泗城布下埋伏的人不多,只要仔细查探一番必然有蛛丝马迹。月寒,你且等上一晚,舅舅马上召集人手去寻祁王殿下!”

  “噗通——”

  一个猝不及防的声响传来,众人看过去,只见二老爷余仲春跌坐地上,两股战战,面色惶惶:“祁……祁王殿下?”

  没等大家反应过来,李月寒就一个健步冲了上来,伸手恶狠狠的揪住了余仲春的衣襟,怒道:“你为什么害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