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04章 本王妃要杀你,自然是你有罪!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04章 本王妃要杀你,自然是你有罪!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我……我……”余仲春没见过凶恶的李月寒,一直以来,他都觉得李月寒这个外孙女性子柔弱,没什么主见,天生心软。

  但此时被李月寒揪着衣领的时候,余仲春真切的从李月寒的身上感觉到了杀气!

  是的,杀气!

  不……不能说!

  余仲春慌忙摇头:“我只是……被祁王殿下的威名吓到了……”

  听了这话,方芷兰正打算去拦一拦李月寒。没成想李月寒一把松开了死狗一般的余仲春,反手拿住了正在努力降低存在感的余新彦,不知从什么地方亮了一把刀出来。

  她揪着余新彦的头发把人拖了过来,一脚踢到的余新彦的膝盖弯,然后把人摁在地上,单腿跪死在余新彦的背上,刀子垂直对着余新彦的后脑勺,冷冷的看向余仲春:“你不是很想当国公吗?你这辈子所有的希望都压在余新彦的身上了,你如果不说你知道什么,我马上杀了余新彦!”

  饶是余新彦也没想到李月寒的力气这么大,而且她居然随身带着凶器!

  这会儿被压在地上,余新彦倒是发狠了,想把李月寒掀翻。

  可惜他的双手被李月寒反剪在身后,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捆得死死的,加上李月寒指着一条腿,把全身的力气都压在了余新彦的背上,他根本动惮不得。

  “李月寒!你冒犯长辈!该当何罪!”余新彦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自己动不了,只能逞口舌只能。

  “呵,”李月寒冷笑:“本王妃要杀你,自然是你有罪!”

  这是余仲春一家第一次听到李月寒自称“本王妃”。

  举国上下,只有两位王妃。

  一位是年轻丧夫的慕王妃,

  一位,就是杀神祁王殿下的妻子,祁王妃!

  再加上刚刚名刀的话,余仲春和余新彦双双胆寒!

  “王妃饶命!”余仲春反应倒是比余新彦更快:“我也不是知道些什么,我只是……我只是昨儿晚上在酒肆里买酒的时候,听到有人打听文琢,我以为是你们的旧相识,所以就跟他们说了一下文琢今天会去哪里,我对天发誓!如果我知道他们打算做什么的话,我是绝对不会把文琢的行踪告诉他们的!”

  闻言,李月寒眯了眯眼睛,手里的刀尖距离余新彦的脑袋又进了一步:“那你昨天今天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我……我……”余仲春没话说了。

  他总不能说,他其实看得出那些人身份不一般,他不说,其实也是希望那些人是来找孟祁焕的麻烦。毕竟这几个月,国公府的所有铺子在余泽方和孟祁焕的努力下都已经改头换面,盈利更是增长了好几成。

  如今余仲春走出去,经常都能听到有人在议论,说庶出就是庶出,做个生意都做不明白,几年赚的还没有嫡出几个月赚得多。

  他想让自己的孙子余新彦成为新任国公,就必须要剪除所有国公府嫡系的外力。

  而一直被认为是村夫出身的孟祁焕,就成了余仲春的第一个目标。

  “月寒,”老国公自然是看得出来自己弟弟的打算的,他虽然心痛,但是却也不想李月寒真的杀了余新彦。她的手,是用来救人的:“放开彦儿,这件事外公有打算。”

  听了老国公的话,李月寒想了想,沉着脸松开了余新彦,同时解除了反剪着余新彦双手的神识之力。

  余新彦一获得自由,马上就想反击李月寒。

  岂料李月寒早有准备,不仅灵活的闪开,而且一脚命中余新彦的下三路。

  用了十足的力道。

  余新彦顿时痛得连喊都喊不出来,双手捂着那里倒在地上瑟瑟发抖,额头上瞬间冒出了一层又一层的冷汗。

  “你这个泼妇!你做了什么!”余仲春见余新彦受伤,一时间也顾不上怕,马上就扑向了余新彦:“你怎么能下手这么狠!”

  “我没杀他,你就应该感谢我。”李月寒说完,手里寒光一闪,原本用来挟持余新彦的匕首飞射而出,准确的落在地上,将余新彦的发冠击了个粉碎不说,还深深的扎进了地上铺着的青石板里头。

  随后,李月寒头也不回的出了厅门,去隔壁给名刀查看伤势去了。

  孟祁焕一定不会有事的,如今,她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李月寒不知道埋伏之人的身份和人数,且她信孟祁焕有脱身之法。如果因为她的莽撞和冲动,导致她成为被用来要挟孟祁焕的把柄的话,那就不好了。

  而今之际,真的只能听余泽方的话,先按捺一晚,明日天亮之后,再出门会更安全。

  名刀的伤势很重,那些不在致命之处的大大小小的伤口不算的话,他的胸口一处致命伤堪堪偏了两指,肩膀被利器贯穿,膝盖骨被重击粉碎,肚子上一处刀伤被他自己草草的按住了,否则他必然撑不住回到国公府,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亡。

  好在他常年习武,内力深厚,自己还能运功调息一下。再加上李月寒给他喂的那一滴万物生,名刀的伤口倒是没有再流血了。

  只是他的腿和肩膀,估计是没有办法恢复了。

  肩胛骨被不知道什么东西直接贯穿折断,就算是接好以后,也会落下后遗症。膝盖骨碎得彻底,这个年代又没有人造膝盖,除了把膝盖骨的碎片拿出来之外,没有别的办法。

  如果不及时取出的话,反而还会顺着血液流向浑身各处,到那个时候才是真的麻烦大了!

  “名刀,多谢你。”李月寒检查完名刀的伤势之后,马上让星子去请谷老头,她要给名刀动手术!

  “属下的使命,就是护王爷和王妃周全,请王妃相信王爷,他一定会没事的!”尽管名刀十分虚弱,但是他还是撑着露出了一个笑脸:“王爷让属下拼死也要赶回来,就是要让王妃安心。”

  听了这话,李月寒眼眶一热,鼻子一酸,眼泪险些就落了下来。

  “我来了我来了我来了!”谷老头咋咋呼呼的声音突兀的传来,李月寒不由得有几分惊讶。

  星子才出去没一会儿,怎么谷老头就来了?

  “你外公聪明,一看到名刀出事了,马上就让人去把老头子我喊来了!”谷老头一边说着,一边把他背在背上的药箱取了下来:“现在动手术?”

  “嗯!”李月寒点了点头。

  随后意念一动,他们三人都来到了一个冷冰冰的地方。

  “嚯,这就是你说的手术室啊!”谷老头饶有兴致的四下看。

  这个地方,是李月寒仿照后世的手术室,花了三年多的时间建造而成。里面有全套的手术器械,除了没有机器之外,李月寒还提纯了麻沸散作为麻药,头上的无影灯更是用万物生凝聚而成,随着李月寒一个意念,马上亮了起来。算得上是十分周全了。

  原本她只是临床医学的医学生,本就没有大型手术的经验。可是如今,她必须要主刀!

  名刀的伤势太重了,只有这样,名刀才能活下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