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15章 《荒陆经》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15章 《荒陆经》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庞雷也是为了救我,所以才会一时情急听了卫东则的话,还请祁王妃不要责怪于他!”大当家尽管还十分虚弱,但是还是强忍着身体的不适主动请罪:“我愿意代他受到任何惩罚!”

  “那倒不必,”李月寒笑了笑:“我说了,我此番前来,是想问问你知不知道卫东则混进东翰的法子,并非是兴师问罪的。庞雷他们没有跟我一起回到你们虎豹寨,证明他们已经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了。这会儿正跟文国公一起,去追拿卫东则一伙人。”

  听了这话,大当家总算是平静了一些些,随后道:“卫东则跟我说过,他是化妆成乞丐来到的宁泗城。去年南方水灾兵祸,边境十分混乱。他就是那个时候从玄竟国的东边出发,到了和东翰接壤的边界,有意饿晕在那边,被军营里的人带了回去之后,只说自己是躲水灾和兵祸的,要投靠他的亲戚,就这么混进来了。”

  “这么说,他当初是光明正大的越过的国界线。”李月寒说着,眸色沉了沉:“他为什么会跟你说这些?”

  “因为我是第一个发现他撒谎的人。”大当家说着,笑了笑:“卫东则虽然已经极力的跟我们东翰人很像了,但是玄竟国上上下下都不吃鸡肉,他们认为鸡和凤凰是一家,所以他们从来不吃鸡肉。”

  听了这话,李月寒心里闪过了一个什么,但是却没有抓住,想了想后,李月寒问道:“玄竟国的图腾是凤凰?”

  “对,他们和朱凤国一样,以凤凰为图腾。”大当家点了点头:“以前读传说的时候倒是看到过,玄竟国祖上的恰派族,其实就是朱凤国的巫教,因为朱凤国当年忌讳女帝一事,全国都开始抵制巫术,他们恰派族才远渡海域,在海的另一边落地生根,发展成了现在的玄竟国。”

  “是吗?”李月寒笑了笑:“我也看过不少书,怎么没看过这样的记录?你看的是哪本书?”

  听了她的话,大当家知道李月寒意有所指,脸上也带着几分无奈的笑:“就在我书桌上,是一本很老的书了。老十,你帮我拿一下那本《荒陆经》”

  老十应言,小心翼翼的把大当家放靠在床头,然后去书桌上找了一会儿,很快就拿着一本看起来很是古老的书递给了李月寒。

  李月寒看着封面上《荒陆经》三个字,一时间心里的滋味有些莫名。

  “整个大陆,只有恰派族的人不吃鸡肉吗?”李月寒随口问了一句,翻开了书页。

  “恰派族、玄竟国还有朱凤国,他们都是不吃鸡肉的。辽毕烈东的人不吃猪肉,烈岚国人不吃牛肉,天星五河镇那边好像没听过什么忌口的,我们东翰国不吃蛇肉,我们的图腾是龙。”

  这些都是李月寒在这里生活这么多年从未听过的。

  但是这大当家说起来却如数家珍。

  “你叫什么名字?”李月寒一边翻着书一边问道。

  “在下季青林。”

  听了这话,李月寒顿了顿,看向季青林:“季心月的哥哥?那个……”丢了兴建府的人?

  季青林似乎没想到李月寒会这么直白,尽管她后半句并没有说出来,可季青林还是脸色一囧:“是……是在下。”随后,他看了老十一眼,示意他去外面等着。

  很显然,这些事他不希望别人知道。

  “你怎么当土匪了?”李月寒眯着眼睛看向季青林:“还是你另有计划?”

  “我能有什么计划,季家本来就已经是强弩之末,世人只知道我在兴建府一站中临阵脱逃,却不知,那一战本就是个陷阱。我若是不逃,我就是死,之后陛下依旧会说我临阵退缩,白白送出了一座兴建府。”季青林说着,无奈的笑了笑:“我虽然这些年隐匿身份,但是却也知道国都发生了不少事情。季家没了,我妹妹也死了,但是我不恨你,因为我了解心月,她心高气傲,对祁王痴心妄想,她的路,都是她自己造的孽。”

  “我怎么觉得你对季家怨气还挺大的。”李月寒是没想到在这里能遇到季家的人,碍于身份和他们之间的事情,李月寒不好表现得太过,一边不快不慢的收拾着东西,一边随口问道。

  “季家为了保全自身,牺牲了我,牺牲了我妹妹,我难道还要对这样的家族感恩戴德吗?”季青林笑了笑:“他们做梦。”

  自李月寒听说季青林是虎豹寨的大当家之后,就一直十分防备。

  不是她警惕性太强,而是李月寒实在是怕了。

  “我知道你敢一个人来虎豹寨,一定是有所依仗,你尽管放心好了,我不会伤害你,我也希望虎豹寨的所有人能平平安安。”季青林察觉到李月寒的防备,倒是大方一笑:“感谢你今天救了我,我猜你是不会在寨子里留宿了吧,一会儿我让老十送你下山。”

  听了这话,李月寒眉毛一挑:“你以为我就只是来给你解个毒,然后问几句话就走吗?”

  “那不然?”

  “我夫君被你们虎豹寨的人害得现在生死不明,我岂会轻易放过你们。”李月寒说完,双手抱在胸口,杏眼直直的看着季青林。

  只见季青林想了一会儿后,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那一会儿你需要做什么,都告诉我,或者老十也行。”

  “把你知道的,关于卫东则的所有事情都告诉我。老十说他花了半年的时间才取得你的信任,我不信你这半年来一点儿都没怀疑过他。”

  听了李月寒的话,季青林抿了抿苍白的嘴唇,后坦荡道:“自从卫东则发现我看破了他的身份之后,就向我坦白了。他是玄竟国的王派来刺杀一位大人物的。但是他没有告诉我大人物是谁,如果知道是文琢的话,我不会养虎为患。事实上,自从你们夫妇失踪的消息传来之后,我有意识的让人在宁泗城附近多加留意。我知道文琢对于东翰意味着什么,我也知道你是一个心怀天下的奇女子。”

  出于本能,李月寒对季青林的话只信了一半,故而在季青林这番激情言说之后,她并没有开口。

  见李月寒不说话,季青林叹了口气:“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不如你说说你想知道什么,我保证只要你想知道而我知道的,我都告诉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