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20章 你爷爷要多少钱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20章 你爷爷要多少钱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李月寒原本是打算把两个人送进无上君界带走的,但是杜秀此时却不肯离开,李月寒不可能当着杜秀的面把两个人带走。

  而且小姑娘看起来吃了不少苦头,所以才没有说要钱什么的,只想着要离开落崖村,并不是什么特别难办的心愿。

  “我答应你,但是我得先把人带走,才能来带你离开落崖村。”李月寒决定先安抚一下杜秀,把孟祁焕和贺正天带回去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不行!”杜秀一听李月寒要先把人带走,马上就不乐意了,二话不说,把李月寒推到一旁,拦在两个男人身前:“你不把我一起带走,就不能把他们任何一个人带走!”

  被推得一个趔趄的李月寒看着面色坚定的杜秀,抿了抿嘴唇,道:“你的要求并不过分,所以我不会拒绝你。但是带你离开落崖村并不是一件小事,首先你总得让你的家里人同意才行,否则我就算带你离开了,你的家人也可以告我是人贩子。到时候不仅你还是得回到落崖村,我也会受到牵连。”

  听了这话,杜秀抿了抿嘴唇,有些不情愿道:“你告诉我爷爷,就说,你要买我!”

  李月寒:?

  杜秀:“我已经十七岁了,还没有说亲,我爷爷就是想把我卖一个好价钱,只要你给的价钱合适,我爷爷不会不同意的。到时候去村长那边签契子,签完之后你就可以带我走了!之后我愿意给你做奴婢,只要不让我留在落崖村,我做什么都可以!”

  杜秀的话让李月寒有点本能的排斥。

  但是这姑娘大概真的是受了不少委屈,所以才会宁愿出去做奴婢,也不愿意留在落崖村。

  想到这里,李月寒道:“你爷爷要多少钱?”

  “我不知道,”杜秀摇了摇头:“早些年的时候有人来提亲,最多的愿意出三两彩礼钱,但是我爷爷说太少了,把人骂跑了。后来我年纪大了,就逐渐没有人来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疑惑的看向杜秀:“你爹娘呢?”

  “他们去野林打猎,被狼吃了,连尸体都没有找到,只找到几片破布。”杜秀神色凄凉:“我奶受此打击一病不起,没多久也走了。我姑姑嫁的远,出嫁之后就再也没回过落崖村,还有两个叔叔,他们……”说到这里,杜秀突然顿住,看向李月寒:“我爷爷虽然要钱,但是这些年他也一直在保护我。如果不是他的话,我两个叔叔……”

  杜秀的话说得没有很清楚,但是李月寒却一下就明白了过来。

  想来这些年,一个孤女在这个家庭里没少受到委屈。她不是没有过逃离落崖村的机会,只是念着爷爷这些年保护她的恩情,所以才留了下来吧。

  但是往另一个方面想的话,如果不是杜老头硬要把杜秀嫁出高彩礼的话,她说不定早就脱离落崖村了。

  “这样,我不走,你去问问你爷爷,要多少钱才能把你买走。”李月寒没有再仔细问杜秀关于他们家的事情,而是话锋一转,说起了前面的话题。

  “我……我不敢。”杜秀一脸怯怯的低下了头:“可不可以你去问?”

  听了这话,李月寒了然:“我可以去问,但是你先让开,我要给他们俩检查一下伤势。”

  杜秀得了李月寒的承诺,便乖乖的让到一旁去了。

  孟祁焕的伤势不轻,贺正天相对好一点。但是两人此时都在昏迷,孟祁焕的体温更是有些烫手。

  借着微弱的灯光,李月寒把两个人都简单的检查了一番。

  从体表来看,孟祁焕的后脑有伤,杜秀应该是给他包扎了一下,头上缠了一圈干净的破布,伤口也结痂了。腿上后背上有不同程度的挫伤,背上的严重一点,已经开始红肿发炎。

  孟祁焕的右边胳膊骨折了,拖了两天,已经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期,得打断重连,眼下并不是时候。

  贺正天的伤都在比较明显的地方,头上完好。四肢也没有骨折,但是肩膀上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不知为何开始泛白,胸口和腰腹各有一处剑伤,并不致命。其余的地方和孟祁焕一样,多数是软组织擦伤。

  “你是怎么把他们两个大男人背回来的?”李月寒检查完了他们身上的伤势之后,借着昏暗的灯光,往他们的伤上面擦了一些万物生,随后站起来问杜秀。

  “我是晚上回来的路上遇到的他们。”杜秀小声道:“我先把一个人背了回来,然后才去背另一个。夜里我爷爷只要那两个叔叔不过来,基本不会管我。”

  听了这话,李月寒点了点头,又给二人号了一下脉搏,后又问:“他们俩这两天都没有吃东西吗?”

  “吃了的,”杜秀道:“我每天有两个窝窝头,我省了一个给他们俩。我要干活,所以我吃了一整个。”

  李月寒抿唇。

  他们俩会昏迷,大概也是因为营养不良吧。

  想到这里,李月寒假装从背包里掏东西,实际上却是从无上君界的小厨房里拿了两个白面馒头,递给杜秀:“你先吃点。”

  杜秀从看到白面馒头开始,就开始不受控制的分泌口水。听到李月寒说是给她的,顿时有些犹豫:“可……可以吗?”

  “当然。”李月寒起身,把两个馒头塞进了杜秀的手里:“你是个好姑娘。”

  此时,李月寒还不知道,自己的日子会被这个所谓的好姑娘给搅和得翻天覆地……

  杜秀应当是受到过良好的教育的,所以虽然她很想狼吞虎咽的把这两个馒头吃掉,但是还是秉持着一定的礼貌,小口小口的消灭着馒头。

  两个大大的白面馒头,就这么被杜秀干吃了。

  李月寒怕她噎着,还给她喝了点水。

  是普通的水。

  吃完馒头后,杜秀觉得和李月寒之间的关系近了一些,这才有几分犹豫道:“我想问一下,这两个男人,是你什么人啊?”

  李月寒正在收起水壶,听杜秀这么问,有些意味深长的看向她:“你觉得会是我什么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