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21章 带走杜秀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21章 带走杜秀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杜秀沉默了一下,后道:“他们应当是你的夫君和弟弟吧,否则你怎么会一个人来这里找他们。而且我很奇怪,你是怎么知道他们在我家里的?”

  “嗯,这个是我的夫君,这个是我夫君的弟弟。”李月寒说着,指了指孟祁焕和贺正天。她并不打算回答杜秀的话,也没有必要回答。

  收好了水壶之后,李月寒站起身看向杜秀:“我们出去找你爷爷吧,顺便看看有没有人赶牛车去附近的镇子里,我好把他们俩拉走。”

  “牛伯每天都会去一趟镇子,这个时候应该还没有出发,我们去跟牛伯说包车的话,他会等我们的!”似乎是看到了新生活在向自己招手,杜秀这会儿说话也没有一开始的怯懦了。

  二人一边说这话,一边在向上走。

  出了地窖之后,李月寒就看到杜老头正蹲在大门口抽旱烟。

  这时候,杜秀就又开始紧张了。

  听到身后有脚步声,杜老头回头看了一眼,随后磕了磕烟斗,道:“找着你要找的人了吗?”

  “找到了。”李月寒点了点头:“杜爷爷,杜秀姑娘是我夫君和弟弟的救命恩人,我想带她离开落崖村,她也愿意跟我走,但是要问过你的意思。”

  杜老头似乎一点都不意外一般,看了李月寒一眼,道:“你是什么身份?”

  “这不重要,我可以向你保证,不会让杜秀受委屈,不让她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李月寒不傻,这鸟不拉屎的地方透露自己的身份的话,指不定他们反而会把她扣下来。

  杜老头看了一眼跟在李月寒身后的杜秀,又问:“你打算让秀儿做什么?”

  “这得看杜秀姑娘自己的意思了。”李月寒一派落落大方:“我只负责达成她的心愿,以此报答她救了我夫君和弟弟的恩情,但是杜秀姑娘希望得到你的同意。”

  杜老头沉默了。

  他“吧嗒吧嗒”抽了几口烟后,这才缓缓开口:“要带秀儿离开,我同意,但是你得把你的身份留下来。我总不能不知道我孙女跟谁走了。”

  “抱歉,我不能说。”李月寒可不傻,这家人看着就知道不是什么好的,让他们知道自己是文国公府的,然后隔三差五上门打秋风吗?

  “你大可放心,我不是不懂事的人。”杜老头看出了李月寒的担心:“就冲你能自由的到处走动,我就知道你的身份非富即贵。这样的人,我们平头小户惹不起。最多只是想知道,我孙女是跟谁走的而已。”

  “抱歉,如果您一定要这样才愿意让杜秀姑娘跟我离开的话,我只能把她留下了。”李月寒十分坚持。

  一听这话,杜秀急了:“爷爷,我答应您,我安顿下来之后马上就给您来消息行吗?”

  杜老头似乎没想到杜秀会这么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之后,目光落回了李月寒的身上:“秀儿说的,你来做。她一安顿好,你马上派人来告诉我。”

  听了这话,李月寒倒是没有推辞的点了点头:“我答应你。”说完,她从荷包里掏出了一个大银元宝递给杜老头:“这是二十两,一会儿我们离开的时候,去村长那里签一份契子,从此以后,杜秀姑娘就不再是你们杜家的人了。”

  “我不要你的钱,”杜老头没有接:“我只希望我孙女过得好就行了。”

  李月寒没想到杜老头会这么干脆的拒绝,毕竟在杜秀之前的叙述之中,杜老头可是爱钱得很。

  “既然你不要,那我就收回来了。”李月寒把银元宝收回了荷包里,后道:“你不要钱,那契子还签么?”

  “问秀儿的意思吧。”杜老头叹了口气。

  李月寒的目光落在了杜秀的身上,杜秀张了张嘴,然后摇了摇头:“可不可以请你告诉我爷爷,你会带我去什么地方?只要一个地方名字就行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想了想,后道:“我住宁泗城,你如果不介意的话,也道宁泗城落脚,我会安排你的住处,给你找一份能养活自己的工作。”

  杜秀感动的眼泪都要出来了,马上跪地磕头:“多谢夫人!多谢夫人!”

  尽管李月寒已经在这个时空生活了很多年,但是还是有些不习惯他们动不动下跪磕头什么的。但是这会儿她也不能阻止杜秀,只能受着这个礼。

  和杜老头说好之后,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顺利了许多。

  李月寒虽然力气不小,但是想把一个成年男性背起来还是有点困难。而杜秀则不一样,她虽然看起来瘦瘦的,但是却有一身的蛮力。背起他们俩随便一个都一点不吃力,很快就把两个大男人搬到了牛伯的牛车上。

  尽管杜老头说不要李月寒的钱,但是临走前,李月寒还是把二十两银锭子偷偷放到了杜秀房间的桌子上,用个什么东西随便的挡了一下。

  杜秀的行李很简单,只收拾了几件破衣服里最完整的,还有她爹娘的遗物,就跟着李月寒走了。

  落崖村人少,她那两个叔叔也不在落崖村生活,所以杜秀的离开十分顺利。

  到了镇子上后,李月寒稍停了一天,利用无上君界的便利,支开了杜秀,让谷老头来给孟祁焕和贺正天看了一下伤。谷老头的诊断和李月寒一样,当务之急是必须得赶紧把孟祁焕的手骨打断了重接,否则他的胳膊就废了。

  当天夜里,李月寒用神识之力催眠了杜秀之后,分了一缕神识在屋里守着,带着孟祁焕进了无上君界的手术室。

  经过一晚上的努力,李月寒把孟祁焕的手骨打断了重新接好,整个人累得快要昏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带着依旧昏迷的孟祁焕和贺正天,和杜秀一起上了马车,往宁泗城而去了。

  “你会什么手艺吗?”眼看着快到宁泗城了,李月寒问杜秀。

  杜秀抿着嘴唇,摇了摇头:“我只会干农活和做家务。”

  “你是否愿意到庄子上做事?”李月寒想了想问道:“我会给你单独的院落,让你一个人生活,给你划分田产,你不要田产的话,我也可以给你银子。”

  杜秀愣了愣,好一会儿后,这才小声道:“我……我可以跟你回家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