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22章 他不后悔,我亦如是!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22章 他不后悔,我亦如是!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当然不行!

  李月寒想都不想就打算拒绝杜秀。

  但是转念一想,杜秀毕竟是孟祁焕的救命恩人,就算是孟祁焕不会不高兴,但是把他的救命恩人放在庄子上做农活,好像也有点不合适。

  “这样吧,我正好最近打算开一家香料行,你若是肯学的话,我会找师傅专门教你,直到你能独当一面之后,香料行我就送给你,可以么?”李月寒看向杜秀。

  她相信杜秀不是贪心的姑娘,她全部的愿望也只是离开落崖村而已。至于离开落崖村之后她能做什么,她其实自己也不知道,所以才会提出跟李月寒回家。

  恐怕在她的心里,跟李月寒回去之后,做李月寒身边的丫鬟奴婢也不是不行吧。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

  她是孟祁焕的救命恩人,于情于理,李月寒都不可能让她做文国公府的下人。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李月寒几乎是本能的,不想让杜秀现在就知道她和孟祁焕的身份。

  “我……我不会做生意,我也不识字。”杜秀小声的拒绝:“我只会干活儿,我可以跟你回家,然后在你家里伺候你……和你夫君的!”

  “杜姑娘,做下人很辛苦的,而且你是我夫君的救命恩人,于情于理我都不可能让你到府里做下人。这样吧,到了宁泗城,我先安排你住下,等你想好自己要什么之后再告诉我。”

  李月寒想着,杜秀长这么大也没有离开过落崖村,一时间她未必就真的会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不想去庄子里,李月寒理解,毕竟能进城谁也不想留在乡下。

  不想去香料行,李月寒觉得她也有自己的顾虑,毕竟她不识字,得从头开始学习的话,是比较累的。不如就让她先在宁泗城住下,说不定住一段日子就知道自己想干什么了。

  “多谢夫人。”杜秀低头应了下来。

  她到现在都不知道李月寒的名字和姓氏,既然知道了她是自己救的那个天神一样好看的男人的妻子,那么喊夫人是不会错的。

  她其实也很困惑。

  自小她都听村子里的大婶子小媳妇说那些乡野间流传的故事,大抵都有一句话,救命之恩,以身相许。

  她想着,那个男人长得那么好看,身上的衣服穿得也那么好。自己救了他,他一定也会以身相许,把自己带出落崖村,从此过上恩爱两不疑的生活。

  可是自从杜秀把那两个男人救回来之后,他们也只醒过来一次,之后就一直在昏迷之中,紧接着李月寒就找来了。

  杜秀到现在都不明白,李月寒是怎么找到的她家,又是怎么知道这两个人被她藏在地窖下面。

  这件事就连她爷爷都不知道。

  但是杜秀觉得这并不影响什么,只要让那个天神一样好看的男人知道,救了他的人是自己就够了。

  所以她不同意去什么庄子上,也不同意要什么香料行,她就想跟着李月寒回去,回去之后,她就可以守在那个男人的身边,一直到他醒过来,然后告诉他,是自己救了他,废了很大的功夫,把他从崖底野林背了回来,还冒着被爷爷发现的风险,把他和他的弟弟藏在地窖里。

  虽然这话在他醒来的那一次已经说过了,但是眼下冒出了一个李月寒,杜秀也害怕,害怕李月寒会把一切都瞒下来,从此这个男人就不知道自己救过他的事情了,那她嫁入豪门的希望就破灭了!

  想到这些,杜秀看了一眼在一旁闭目养神的李月寒,抿了抿嘴唇,目光落到了躺在马车正中间的两个男人身上。

  这是她长这么大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人了。

  这一看,杜秀就觉得有点奇怪了。

  昨天的时候,那个天神一样好看的男人的胳膊上可没有这一圈一圈的布缠着。

  光是看看就知道那布条缠得很紧,一定不舒服。还有头上,杜秀之前用来包扎他头上伤口的破布被拆了下来,换上了洁白的布条,这让杜秀觉得有点刺眼。

  这样想着,杜秀伸手就打算去松一松孟祁焕胳膊上的纱布。

  李月寒原本就放了一缕神识在盯着杜秀,她一动,李月寒马上就有了反应:“你干什么?”

  她的声音明明很轻,但是杜秀却吓了一跳一样的缩到了一旁,随后怯怯道:“我……我看公子的胳膊上绑了好多布条,看着很紧,想着会不舒服,想给他松一下。我……我还没碰到他!”

  听了这话,李月寒叹了口气,揉了揉眉心,耐着性子道:“我知道你好心,但是他受伤了,伤在骨头上,必须得用纱布绑好了胳膊,骨头才能长好。”

  “对……对不起……”杜秀快哭了。

  见姑娘这样,李月寒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叹了口气就重新闭上了眼睛小憩。

  杜秀看到李月寒合眼,抿了抿嘴唇,倒是乖巧了许多。

  接下来的路程,杜秀都十分老实,没有再作妖。

  到了宁泗城后,李月寒在八仙酒楼停下来,让人给杜秀安排了上房后,又从酒楼的账面上支了一百两银子给杜秀做花销,还把宁泗城八仙酒楼大掌柜的外孙女喊了过来,让她平日里照顾一下杜秀,有什么事让掌柜去找她,没事儿带杜秀出去玩耍消费,还额外给了她一些散碎的银子。

  安排好了杜秀之后,李月寒才带着人回了国公府。

  远远地,李月寒就看到玉妆和方芷兰站在门口,心里一紧。

  玉妆……该不会知道了吧……

  “夫人。”车子停稳,李月寒从马车上跳了下来,玉妆上前扶了她一把。

  李月寒赶紧握着玉妆的手:“这是做什么,自己的身子这么沉还来扶我。”说着,李月寒故作轻松的笑了笑,捏了一把玉妆的脸。

  玉妆勉强笑了笑,后看了一眼马车,道:“王爷和贺正天没事吧?”

  李月寒沉默了一会儿,道:“玉妆,我……”

  “夫人,我懂。”玉妆的眼眶红了起来:“他不后悔,我亦如是。”

  听了这话,李月寒深深叹了口气,不顾周围还有人,把玉妆拥入怀中,语气坚定道:“他不会白死的,我一定会抓到卫东则和他的主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