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23章 关?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23章 关?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卫东则的主子,李月寒不用猜都知道是上官瑞昱。

  桑启的死无可挽回,但是上官瑞昱把桑启的死归咎到李月寒的头上,这就让李月寒很愤怒了。

  她是烈岚国的大长公主,就算是已经嫁做人妇,那也改变不了她的出身。即便是那天在国都,烈岚王族的突袭人员里没有桑启,她照样也逃不了一死。

  无他,只因她是烈岚国大长公主而已。

  李月寒相信上官瑞昱不会不知道这个道理,但是他还是把事情都赖在李月寒的头上,这在李月寒看来,并不是所谓的情深义重,根本就是胆小懦弱。

  他有本事,去找凌云帝说啊!

  想到凌云帝,李月寒眉头一皱,又想到了另一个可能。

  “舅舅,你可知最近国都有什么消息没有?”李月寒刚回来坐下,就忙不迭问起了余泽方。

  余泽方昨夜赶过去的时候,已经不见了卫东则的踪迹。庞雷他们的意思是,去边境的路很多,未必就能真的遇到。而且卫东则的人武功高强,普通将士跟上去,根本也无济于事。

  “国都?”余泽方蹙眉想了想:“国都倒是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不过玄竟国最近的事情倒是挺多的。”

  “玄竟国?”李月寒挑眉:“和恰派族出走有关?”

  “对,”余泽方点了点头:“自恰派族在我国南方定居之后,玄竟国就一直闹得沸沸扬扬。不少人认为恰派族之所以会出走,是因为他们的国王不作为。生生逼走了恰派族,国王上官瑞昱也因为这件事几次在朝堂上发怒,但是却没有什么用。百姓们对恰派族的信仰比对他这个国王还要坚定。”

  听了这话,李月寒不由得有些疑惑:“那他就没有做什么事情来缓和百姓的情绪吗?”

  “有,减税,”余泽方说着叹了口气:“玄竟国的赋税一直都很重,上官瑞昱这次减税,一口气减掉了一半的赋税。本来是皆大欢喜的事情,但是对于那些信奉恰派族的百姓来说,却是他们的国王在欲盖弥彰,所以减税不仅没有换来百姓的拥戴,反而引起了更大的情绪反弹。”

  “那上官瑞昱怎么还有心情派卫东则来伏杀王爷?”李月寒迷惑了:“他不应该是赶紧安抚好自己的百姓吗?”

  听了这话,余泽方意味深长的看了李月寒一眼:“你也觉得卫东则是上官瑞昱派来的?”

  “难道不是吗?卫东则是从玄竟国来的。”李月寒下意识的反问。

  随后立马意识到了什么,呆住了。

  “人心难测,有时候不是你们退让了,对方就会罢休。”余泽方说完,叹了口气。

  是凌云帝。

  李月寒在心里十分肯定的对自己说道。

  只有是凌云帝的安排,才能解释为什么玄竟国的杀手能大批大批的出现在宁泗城。卫东则只不过是他用来迷惑视线转移注意的棋子,卫东则背后真正的主子,不是上官瑞昱,是凌云帝。

  即便是李月寒夫妻俩离开了国都,放下了手里的一切事物,对外宣称已经失踪,生死难测,但是凌云帝也不肯罢休。

  对他来说,孟祁焕始终是他的威胁。

  不仅仅是因为孟祁焕战神之名,更是因为他身后还有一个强大难测的天星五河镇!

  想到这里,李月寒不由得有些难过:“他们是亲兄弟,为什么要这么做!”

  “皇权从不问为什么。”余泽方拍了拍李月寒的肩膀:“等王爷好了,你们就去天星五河镇吧。虽然你们到了那里,会引起凌云帝成倍的警惕,但是却更加安全。”

  说完,余泽方就走了。

  李月寒看着余泽方的背影,只觉得心里难受极了。

  既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为何孟祁焕已经一退再退,一让再让了,为何凌云帝总是不肯放过他们!

  李月寒叹了口气,转身去看依旧昏迷的孟祁焕和贺正天。

  回到文国公府之后,李月寒就把孩子和谷老头从无上君界里接了出来,名刀也离开了无上君界。这会儿,孩子们正和谷老头在孟祁焕的房里,名刀陪着贺正天,玉妆也在贺正天的房里。

  李月寒进门的时候,谷老头正给孟祁焕施了针,见到李月寒进门,他脸色严肃到:“王妃,我有话跟你单独说。”

  听了这话,李月寒心里一紧,连忙跟着谷老头出了门。

  “王爷身上最重的一处伤是头上,如今整个人昏迷不醒最主要的原因也是伤了头部。王妃要做好心理准备,王爷醒过来之后,很可能会和以前不一样。”谷老头面色严肃的说道。

  李月寒心里一“咯噔”,连忙问道:“是会失去记忆吗?还是别的什么?”

  “都有可能,人的头部和别的地方不一样,稍不留神,就是不可逆的伤害,王爷的头部伤得很严重,虽然伤口有了万物生的加持已经开始愈合,但是醒来之后还是会受到影响。”谷老头说着,叹了口气:“若是失忆的话,那是最好的结果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的心一下就跌落了下来。

  是啊,人的头脑是最精密的仪器,一点不对都会影响到全身。如果只是失忆的话,对孟祁焕来说确实是最好的结果。失忆还可以找回记忆,只要家人都在身边,这不是什么难事。

  可若是影响到了智力,甚至导致瘫痪的话,那才是最可怕的。

  想到这里,李月寒忧心忡忡的看了一眼房间,她该怎么办?

  “王妃,”玉妆从贺正天的房里出来,见到李月寒一个人站在回廊那里发呆,便上前喊了她一声,后道:“贺正天醒了。”

  一听这话,李月寒赶紧收起自己的情绪,和玉妆一起去了贺正天的房间。

  床上的贺正天正在跟坐在轮椅上的名刀说话,一见到李月寒进来,挣扎着就要坐起来行礼,李月寒连忙上前拦住了。

  “你有伤在身,我们不必拘泥于这些礼节。”李月寒把贺正天按回床上后说道。

  “多谢王妃!”贺正天垂下眼眸:“不知王妃是怎么找到我们的?我和王爷之前被一个村姑关在暗无天日的地窖里,再醒来已经到了文国公府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蹙了蹙眉:“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