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24章 何山的荷包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24章 何山的荷包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是的,当时王爷昏迷不醒,我背着王爷走了很远一段路才离开崖底,再醒过来就已经在一个漆黑的地方。王爷始终没有醒,我不敢睡。后来有个村姑来了,说我们在她家地窖里,问我们的身份,我没说,她说是她救了我们,后来还给我们送了点吃的。可惜王爷只醒来一次,我把村姑拿来的窝窝头给王爷吃,王爷吃下去就吐了出来。”

  贺正天一边回忆一边说着:“我和那村姑说我要出去给家里人送口信,让家里人来接我们,但是那村姑不让,还给我们下了药,之后我就不知道了,一直到刚刚才醒过来。”

  听了这话,李月寒恍然大悟。

  难怪这一路孟祁焕和贺正天都昏迷不醒,李月寒还以为是因为伤势过重又加上没吃没喝的缘故,却没想到是杜秀给下了药!

  他们俩已经是重伤之身,一点点蒙汗药都能让他们睡上许久。

  “中间王爷醒来的时候,有什么异样吗?”李月寒问道。

  “王爷当时给我的感觉是……好像醒了,又好像没有醒的样子。当时那名村姑也在,她一直在跟王爷说,要记住是她救了王爷,一定要报答她。”贺正天说着说着,突然有点生气了起来:“我还是头一回见到有人这么迫不及待的要别人记住自己的救命之恩,人都没清醒呢,就开始一直说一直说。”

  听了这话,李月寒想了想,安抚道:“那村姑我见到了,名叫杜秀,确实是个可怜的姑娘,我把她接到宁泗城了,如今住在八仙酒楼里。王爷那边有谷老头看着,你专心养伤最重要。”

  大家都默契都不提起何山,十分顾及玉妆的心情。

  说完这话之后,李月寒就要往外走,谁知玉妆却主动问了起来:“正天,何山他……”

  听到何山的名字,贺正天沉默了片刻,后道:“我们三人被逼至悬崖的时候,王爷的胳膊已经受了伤拿不了剑,何山和我护着王爷撤退之时,被人打落悬崖。王爷去救何山,我去拉王爷,我们就都掉下了悬崖。”

  听了这话,玉妆的眼眶通红,深吸一口气道:“他做了他认为应该做的事情,多谢你。”

  “玉妆,”贺正天看着玉妆,从怀里拿出了一个荷包递给玉妆:“我们掉下来的时候,被几棵树拦住了,后来掉进了水里才逃过一劫,我背着王爷离开崖底的时候,在路上捡到了这个。”

  玉妆原本还绷得住情绪,但是在从贺正天的手里把荷包接过来之后整个人就崩溃了。

  那是她给何山做的荷包,他一直贴身带着。

  回想起余泽方说的何山的死状,玉妆没有绷住,当场痛哭。

  李月寒心疼得厉害,伸出胳膊将她搂进怀里,安抚的拍着她的背,却说不出一个安慰的字眼。

  在生死面前,什么安慰的话,都显得极度苍白。

  好久之后,玉妆终于平复了心情,李月寒让星子带她回房去休息之后,就守在了孟祁焕的身边。

  谷老头说了,孟祁焕说不定会醒不过来,她不能让他成植物人。

  这个年代,没有精密的仪器监护,没有营养液维持机体需求,植物人就等于是死路一条。

  李月寒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给孟祁焕喂了一碗万物生之后,就一直守在他的床前,跟他说话,不停的说话。

  从他们相识,到后来相爱。从沐川和灵犀兄妹俩,说道阿逸和阿宁兄妹俩。什么都说完了,就说她自己小时候的事情。

  一直说,一直说。

  到了天黑的时候,方芷兰来给李月寒送饭,看到李月寒还拉着孟祁焕的手在说话,声音都透露着疲惫的时候,不由得上前阻止她:“你也好生休息一番吧。这几天,你也累得厉害。”

  谁说不是呢。

  李月寒先是通宵给名刀做了手术,然后去了虎豹寨,当天夜里依旧没有睡觉,出了虎豹寨大门就走了一夜的路去了落崖村。在落崖村找到了孟祁焕和贺正天之后,当天夜里在镇上落脚,又连夜给孟祁焕的胳膊动了手术。

  整整三天三夜,李月寒都没有合过眼。方芷兰担心李月寒要是再这么下去的话,孟祁焕还没醒,李月寒就先倒下了。

  “舅母,我不累。”李月寒温温柔柔一笑,乖巧的接过了方芷兰手里的饭菜,摆在一旁的小凳子上,小口小口的吃着,然后跟孟祁焕说今天吃了什么。

  一旁的方芷兰看着这样的李月寒,只觉得心里抽着疼。但是她也知道,自己无论说什么,李月寒都是不会听的。

  李月寒本来就吃的不多,这会儿更是只吃了一半就放下了。接着又开始跟孟祁焕说话,不管那人有没有反应,她都自顾自的说着。

  方芷兰见状,想拦着她,却也知道拦着没有用。只能叹着气收走了剩下的饭菜,然后出了门。

  一出门,孟时逸和孟婴宁兄妹俩手牵着手站在外头看着她。

  “你们怎么在这里。”方芷兰见到兄妹俩的时候愣了一下,这个时候,他们不应该是在前厅陪老国公吃饭吗?

  “我们担心娘亲。”孟时逸说着,抿了抿嘴唇,有些不好意思道:“此前我让娘亲带着我一起去找爹爹,说我一定能派上用场,但是最后我什么忙都没帮上,倒是妹妹出了很多力。现在爹爹找回来了,阿逸不想让娘亲一个人辛苦,想跟娘亲换一换,让娘亲去睡觉,阿逸去跟爹爹说话。”

  听了这话,方芷兰鼻子一酸,眼泪差一点就涌了出来。

  她低下头摸了摸孟时逸的脸道:“阿逸乖,你有这份心,你娘亲很高兴。但是阿逸还小,长身体最重要,你爹爹和娘亲那边,有舅婆婆呢。”

  “可是娘亲已经好几天没有睡觉了。”孟婴宁担忧的说道:“我们想让娘亲去睡觉。”

  听了这话,方芷兰叹了口气,道:“你爹爹不醒过来,你娘亲怎么会去睡觉呢……罢了罢了,你们跟我进来,说不定能劝动你娘亲也未可知。”

  说着,方芷兰带着孩子们重新回到了房间里。

  一进门,就看到李月寒倒在地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