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25章 孟祁焕醒来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25章 孟祁焕醒来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方芷兰吓坏了,连忙喊来了谷老头。

  谷老头检查了之后,说李月寒这是劳累过度昏过去了,睡一觉明天就会好,没什么事情,这才算是松了口气。

  这天夜里,孟时逸和孟婴宁拉着孟祁焕的被角,一直在跟孟祁焕说话。

  直到后半夜的时候,兄妹俩终于还是挡不住困意来袭,一个趴在床头,一个缩在床尾,就这么睡了过去。

  翌日。

  方芷兰来看两个小不点,发现他俩睡得呼呼的,便轻手轻脚的把他们俩抱走,送回了他们的房间里睡觉去了。

  再回头的时候,赫然看到床上原本昏迷不醒的孟祁焕睁开了眼睛!

  “文……文琢?你醒了!”方芷兰惊喜万分。

  可床上的孟祁焕却毫无反应。

  方芷兰不敢耽搁,赶紧找来了谷老头。谷老头几针落下,孟祁焕又陷入了昏睡之中。

  见状,贺正天担忧道:“之前我们在那农家的地窖里的时候,王爷就是这样的。”

  听了这话,谷老头眉头紧皱:“现在只能等王爷头上的伤好起来之后,我再给他做一个详尽的检查,如果能行针散淤的话,是最好不过的了。”

  孟祁焕睡下后不久,李月寒醒了。

  匆匆洗漱完毕之后,她就又守在了孟祁焕的床前。

  一连三天,李月寒晚上撑不住了才去睡,一醒过来必然都在孟祁焕的床前,对外界的事情一概不理,全权交给余泽方去处理。

  好在余泽方虽然不怎么在朝堂走动,但是做事却有自己的一套章法,很快就查明了卫东则的去处。

  令人意外的是,卫东则竟然不在东翰国,而是去了玄竟国,仿佛是在推翻余泽方之前的推测一样,他不仅去了玄竟国,还进入了玄竟国的王庭。

  如果这次的刺杀真的是上官瑞昱主导的,那他这么做,不仅一点好处都没有,反而还会给玄竟国惹上不小的麻烦。

  所以不管从什么角度来看,余泽方都不认为这事是上官瑞昱做的,至于这其中的原因,还得细查。

  三天后,孟祁焕再度醒来。

  这一次不同于上一次,孟祁焕是真的醒了!

  “阿焕,你……你还记得我吗?”李月寒喜极落泪,但是却小心翼翼的问刚刚醒来,经过谷老头简单的检查的孟祁焕。

  只见孟祁焕扭头看向李月寒后,突然微微蹙眉:“你怎么在这里?”

  “什么?”李月寒不解:“你还记得我吗?”

  “李月寒,”孟祁焕平静的说出了李月寒的名字:“我意思是你怎么会在这里。”

  李月寒懵了,她看向谷老头,谷老头也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谷老头看着孟祁焕道:“你知道老头子我是谁吗?”

  “谷老头,东翰神医。”孟祁焕说完,又看向李月寒:“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李月寒更懵了:“我……那我应该在哪里?”

  “本王管不着你应该在哪里,但是你不应该在本王这里!”孟祁焕说完,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李月寒被他的语气深深刺伤,无助的看向谷老头,可谷老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爹爹,你怎么能凶娘亲。”孟时逸牵着孟婴宁走进来的时候,正好听到孟祁焕的话,顿时就生气了:“娘亲守了你好几天,还冒着很大的危险把你救了回来,你怎么能凶娘亲!”

  听了这话,孟祁焕以一种十分陌生冷淡的眼神看向走过来的兄妹俩,随后道:“这个女人给你们俩吃什么迷魂药了?”

  大家都懵了。

  很显然,孟祁焕记得所有人,但是却唯独对李月寒的态度产生了变化。

  不,不仅是对李月寒的态度产生了变化,而是对所有人的态度都不一样了。他,就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可尽管孟祁焕表现出对李月寒极大的不耐烦,李月寒还是尽心尽力的守在他的身边,照顾了他好几天,直到他能正常下地行走为止。

  这几天来,孟祁焕对李月寒无一不是恶声恶气,动辄嘲讽。还不愿意卧床休息,有事没事就下床到处转,好像是在找什么一样。可李月寒去问,他又不肯说。

  这些,李月寒都忍了下来。

  对她来说,孟祁焕能平安无事,已经是老天保佑了。虽然不知道孟祁焕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但是李月寒相信孟祁焕会好起来的。

  又是五天后,孟祁焕已经能生活自理了,就不让李月寒再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然后他开始找人。

  “王爷,您在找谁啊?”贺正天已经跟孟祁焕折腾了好一阵子了。

  说来也奇怪,自从孟祁焕醒来之后,跟谁的态度都是冷冷淡淡,唯独对贺正天还有几分热情。

  “找她。”孟祁焕说着,抿了抿嘴唇:“此前我昏迷的时候,她一直在跟我说话,我记得清楚的,在一个很黑的地窖里,她把自己的口粮分给你我,那是她一整天的口粮。”

  贺正天傻了,孟祁焕昏迷的时候,一直在跟孟祁焕说话的是李月寒,分口粮给他的,是杜秀,难道他家王爷喜欢上了杜秀?

  这怎么可能???

  “王爷,”贺正天咽了口口水道:“您昏迷的时候,一直是王妃在守着您啊,您是不是做梦了?”

  “没有,”孟祁焕斩钉截铁道:“本王记得清清楚楚,是她一直在照顾本王,还照顾着你,你怎么能忘恩负义!本王记得清清楚楚!是她一直在照顾本王,而不是你们口中所谓的王妃!”

  贺正天:???

  王爷是不是有病?

  与此同时,劳累了好几天,面色憔悴的李月寒站在不远处,把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星子见李月寒站在那里好久不曾动一下,小声道:“夫人?”

  “我们走吧。”李月寒垂下眼眸,转身就走:“派人去把杜姑娘从八仙酒楼接过来见王爷。”

  “啊?”星子当场不乐意了:“夫人,绝对不可以啊!那位杜姑娘现在还不知道王爷的身份,也不知道我们是文国公府人,眼下看王爷的状态不对,若是让那位杜姑娘来了,她趁此机会和王爷有个什么的话,那可怎么办!”

  “一切以王爷为重。”李月寒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只是在她心里,孟祁焕更加重要:“如果杜姑娘能让王爷好好养病,不再这样折腾的话,让她来也没有不妥。”

  这几天,孟祁焕已经折腾得够厉害了,这样下去不利于伤势的恢复,还可能让外面那些眼睛找到破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