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26章 布头娃娃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26章 布头娃娃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杜秀这几天过得很不舒服。

  李月寒让八仙酒楼给她安排的房间十分奢华,她这辈子也没住过这么好的房间,睡过这么软的床垫,盖过这么轻柔保暖的被子。

  而且酒楼掌柜的孙女莲莲十分热情,在杜秀入住的第二天就带她上街去购物了。

  李月寒给了杜秀一百两银票让她置办日常,她舍不得花,想让酒楼的人帮忙送到落崖村给她爷爷,但是却不知道银票怎么在钱庄折现。最后还是莲莲帮她去换了银子,然后拖一个日常给八仙酒楼送菜的农夫,带了五两银子去落崖村,另外给了一贯钱的车马费。

  饶是怀揣巨款,杜秀还是肉疼这一贯钱。农夫走后,杜秀在莲莲面前念叨了好久,什么该她自己回去送钱,还能省下这一贯钱。

  莲莲起初还好声好气的安慰她,解释给她听。可杜秀说个没完,莲莲也没什么耐心了,反问她为什么一百两只给杜老头送回去五两。

  杜秀这才把话憋回了肚子里。

  后来莲莲带着杜秀去买衣裳首饰,杜秀这也不舍得,那也不舍得,一朵两文钱的绢花,非得让老板一文钱卖给她。要不是莲莲帮着打圆场,估计杜秀都得被老板赶走了。

  几天下来,杜秀憋了一肚子的气,觉得莲莲带着她花了不必要花的钱,一定在里面吃回扣了,所以频繁给莲莲脸色看。

  莲莲是八仙酒楼老掌柜的心头肉,从小就没吃过苦,人也机灵,办事靠谱。被杜秀这个阴阳怪气的酸了两天后,莲莲干脆不理杜秀,让杜秀自己伺候自己去了。

  没了莲莲陪,杜秀自己呆了两天,倍感孤独。暗暗在心里恨上了李月寒,觉得她没有好好报答自己。

  李月寒来八仙酒楼找杜秀的时候,她正独自一人在房间里生气,还扎了个布头娃娃,用发簪在上面戳了不少的小眼儿。不过因为不知道李月寒叫什么,再加上她不识字,倒是没有写李月寒的名字。

  李月寒敲门的时候,杜秀正在专心致志的扎娃娃。

  “杜姑娘,你在吗?”李月寒敲了敲门,礼貌的在门外问道。

  杜秀一听这声音立马心虚,被她磨尖了的簪子一不留神扎到了自己的大拇指上,疼得她倒吸一口冷气,随后赶紧高声应和:“我在,稍等我披件衣服。”

  “好的。”李月寒在门外应了一声。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杜秀的声音里透露着莫名的慌张。

  房间里的杜秀草草的把大拇指上的血迹擦在布头娃娃身上,然后把布头娃娃塞进了枕头下面,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把床弄乱了一些,这才起身去开门。

  其实她才没有在床上,她一直坐在窗户边上的榻上。

  打开门,李月寒身后跟着星子站在门外。尽管李月寒这几天已经十分憔悴,但是却莫名给了杜秀一种压迫感。这是之前在落崖村杜秀没有感受到的。

  或者说,当时的杜秀没有留意这份压迫感。如今人来了宁泗城,以救命恩人自居,自然对周围敏感了许多,不再是当初那个唯唯诺诺的土包子了。

  所以在看到李月寒的时候,杜秀几乎是本能的皱起了眉头:“有什么事吗?”

  李月寒倒是没想到杜秀会来这么一下,愣了愣,随后道:“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杜秀这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吃住都是李月寒的。面上一红,马上让到一旁:“抱歉,我方才在睡觉,一时间有些晃神,快请进!”

  听了这话,李月寒也没做他想,带着星子就进门去了。

  房间略有一些凌乱,但是还算干净。杜秀在落崖村清贫惯了,如今一下有了钱有了好住处,难免有些适应不过来。李月寒倒也不嫌弃,进门之后就在圆桌边上坐下,星子马上上前,要给李月寒倒茶。

  拿起茶壶,却是空的。

  “八仙酒楼竟是这么疏忽,连水都不给你添上。”李月寒无所谓的笑了笑,示意星子去打热水。

  杜秀脸上又是一阵发热。

  李月寒使唤下人的姿态太自然了,杜秀不难想象她应当是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再一联想自己近日来被莲莲冷嘲热讽的事情,杜秀的心更不平衡了:“不过是看我一个农村丫头,要什么热水呢。”

  听出杜秀话语里的酸意,李月寒微微蹙眉。面上却是没表现出来,只道:“既然在八仙酒楼住得不舒心,不如换个地方如何?”

  杜秀一听,顿时紧张了起来。

  换个地方?难道要赶她走?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我的意思是,是我没有习惯,不是酒楼的人苛待我。”

  “你别紧张,我今天来也是想着,你一个姑娘家总住在酒楼里终归不方便。”李月寒看出了她的手足无措,温和笑道:“我夫君醒了,一直念叨着你是救命恩人,想见见你。顺便家中长辈也想问问杜姑娘可有什么打算,我们好着手安排一下。”

  听到李月寒说那个俊美无俦的男人醒了,想见自己,杜秀的脸一下通红,低着头手指头搅弄着衣摆道:“我……我也不知道,你是打算,接我到你家中去住吗?”

  “嗯,暂住一段时间,等杜姑娘你想好自己准备去哪儿了,再给你着手安排,总之不能让你一个姑娘家再住在酒楼里了。”李月寒如是说道。

  她今天过来,除了想了却眼下奇怪的孟祁焕的一个执念之外,也是考虑到杜秀一个女孩子,一直住在酒楼里,即便是有莲莲作伴,也未必方便。到底是孟祁焕的救命恩人,李月寒也是希望把人安排得最妥当。

  “这样……这样不妥吧。”杜秀不知道想到什么了,脸上一片通红,呈现娇羞状。

  李月寒见到这样的杜秀,微微挑眉,倒也没说什么,安抚道:“你放心,我们是规矩的人家,断不会影响了姑娘的名声。将来姑娘想好了去处,我们也会好好给姑娘筹谋的。”

  杜秀点了点头:“我信的,只是……只是我这样过去,真的好么?”她心里有些激动,能见到那个俊美的男人了吗?

  “没什么不妥,如果姑娘有别的顾虑的话,可以告诉我。”李月寒大方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