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31章 犯了七出之条?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31章 犯了七出之条?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杜秀白着脸看着贺正天,十分不明白为什么整件事和自己想的不一样。

  以前听村里那些流浪书生来讲书的时候,救命之恩以身相许是标配,即便是对方家中已有妻室,但是也挡不住救命之恩比天大。

  更有甚者,休妻再娶也不奇怪!

  而且但凡男子,对于主动示好的女子都不会拒绝,更别提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又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提出要做自己的小妾这种要求了。

  对男人来说,纳个妾而已,不仅能报了救命之恩,还能往自己的后院里多添一个红颜,何乐而不为呢?

  杜秀甚至早早就想过了,等自己过了门,马上就给孟祁焕生一堆孩子!

  她可是知道,孟祁焕的妻子成婚八年也只给他生了一儿一女,很有可能已经生不出来了!

  哪有男人不喜欢孩子多的!

  她才十六,生养一点问题都没有!到时候一点也不担心母凭子贵!

  只要孩子有了,就能牢牢抓住孟祁焕的心,到时候再稍稍使使手段,孟祁焕一定二话不说就把李月寒给休了,到那个时候,她就是名正言顺的夫人,妻子。她的孩子也将会是嫡子,是整个府里最受宠的存在!

  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态,杜秀才坚持到了见到孟祁焕的时候。

  可是……一切跟她想的真的是半点都不一样!

  为什么面对主动送上门的女人,眼前俊美的男人可以无动于衷?

  杜秀自认为虽然不比李月寒白嫩精致,但是也是村里头有名的好看姑娘。再加上她今天刻意打扮过了,应该更上一层楼才对!为什么孟祁焕却无动于衷?

  是自己不够好看吗?

  想到这里,杜秀期期艾艾的看向孟祁焕:“我知道,我的容貌姿色都不算上乘,再加上又出身乡野,爷这么高贵的身份,一定是见惯了美人所以才一直拒绝我的。但是爷,我虽然不够美,但是我很懂事的,我一定会做你身边的解语花,成为你的温柔乡!”

  杜秀没有读过书,但是听过不少话本小说,这会儿酸词也是一套一套的,根本不管合不合适就往外冒。

  就像生怕别人知道她是个文盲一样。

  “你刚刚不是还要撞墙吗?”贺正天没头没脑的问道:“是爷不纳了你,你就死在这儿的意思吗?”

  杜秀刚刚表完态,还没等到孟祁焕的回答,就听到贺正天的这番话,当即看向贺正天,抿着嘴唇道:“你们已经把我从侧门抬进了府里,在外人眼里我已经是你们府里的姨娘了,难道我还能有别的选择吗?”

  贺正天是真的不知道杜秀的脑子是怎么长的,这都什么跟什么?

  “既然你觉得我们家爷不纳了你你就只有死路一条的话,就把这个吃了吧。”说着,贺正天拿出了一个小瓷瓶子,递给杜秀。

  杜秀咽了口口水,道:“这是什么?”

  “见血封喉,吃下去不到一刻钟就保证你死得透透的,大罗神仙都救不回来。”说着,贺正天把瓷瓶子塞进了杜秀的手里:“左右爷是不可能纳你为妾的,撞墙死的慢还痛,用这个,你不用受太多罪就死了。”

  杜秀傻了。

  一旁听着的李月寒一口水喷了出来。

  孟祁焕也十分无语。

  名刀则坐在轮椅上憋笑憋得十分困难。

  “贺正天,不要吓唬杜姑娘。”李月寒从帘子后头带着孩子走了出来,走到杜秀身边的时候,她弯腰从杜秀的手里把瓷瓶子拿走,又主动把杜秀从地上扶了起来,还非常温柔的替她整理了一下裙摆:“贺正天平日里就喜欢开玩笑,其实你手里这个是他拿来哄孩子开心的山楂丹,不是什么见血封喉。”

  杜秀见到李月寒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慌了。

  这会儿听了李月寒的话,她又反应过来了。

  当即撇开李月寒的手后退了两步,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李月寒:“原来夫人一直都在偷听?难怪爷始终不肯纳我,夫人这么做,可是犯了七出之条,该被休弃的!”

  李月寒看着杜秀演得投入,歪着头道:“哦?那你让爷休了我吧,左右我对他也腻了,正好换个新丈夫。”

  “你……简直水性杨花!不知廉耻!”杜秀说着,义愤填膺的看向孟祁焕:“爷,您看见了把,夫人居然说出这样有辱门风的话,简直不堪入耳,您还在等什么?”

  孟祁焕一脸莫名:“我等什么了?”

  “休书啊!”杜秀一脸的激动:“刚刚夫人说了,让爷休了她呀!”

  “你是不是有病啊?”孟祁焕为数不多的耐心终于消耗干净:“老子的家务事关你一个外人什么事?今天把你叫过来是想见见救了我的人长什么模样,以后也好给你多行方便的,不是让你蹬鼻子上脸在这里指手画脚的!我告诉你,要么,听我夫人的安排,要么,听我的安排,再废话一句,我马上让人杀了你!”

  孟祁焕很少这么暴躁。

  至少在李月寒的记忆里,孟祁焕几乎没有过。

  这会儿见到孟祁焕一脸狂怒的样子,李月寒倒是有点来了兴致:“你自从醒过来到现在,对我动辄冷言冷语,对孩子也十分冷淡,我原以为这段婚姻应该是走到头了,所以顺从你的意思请来了杜姑娘,想着你们要是能成就一段美事也不错,怎么现在听你的意思,不仅不打算和杜姑娘有一段故事,还不打算放我自由?休妻不香的话,和离呢?”

  听了这话,孟祁焕皱眉:“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啊,所以我问你,和离同不同意。”李月寒就这么平静的看着孟祁焕:“反正我不想跟你过了,我们干脆一点吧。”

  一旁彻底没了存在感的杜秀心里刚刚熄灭的火苗又窜了起来,充满希冀的看向了孟祁焕。

  “我看你是疯了!”孟祁焕一拍椅子扶手:“出嫁从夫,谁让你说这样的话!”

  “哼,”李月寒冷笑,没说话。

  “娘亲和爹爹和离,我和妹妹都要跟着娘亲,不跟爹爹!”孟时逸是时候插了一把刀。

  孟祁焕当场炸裂……

  这娘仨!是故意的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