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34章 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34章 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孟祁焕快气死了。

  杜秀的声音很大,周围的人都听到了她的话,再加上他又是从文国公府里走出来的,大家不会不相信他的身份。

  原本孟祁焕打算的是,趁着养伤这段时间,悄无声息的在宁泗城各处安插自己的人,但是却不能惊动百姓,不能让百姓们知道自己在这里。

  否则凌云帝的手段只会更狠。

  到那个时候,被针对的就不仅仅是文国公府和他孟祁焕了,而是整个宁泗城和宁泗城的百姓。

  说不定凌云帝还会觉得孟祁焕打算在宁泗城拥兵自重,自立为王!

  到那个时候,就不再是双方互相伸出搞事的jio,只怕会在自己国内起一场兵乱。

  而孟祁焕的筹谋,就这么被杜秀这个女人给搅乱了!

  他原本真的不打算带杜秀走,甚至已经想好了,搬出文国公府之后,让人给杜秀的爷爷送些银子和田地,再不济给她在庄子里买一座宅子,让她把爷爷接过来一起生活,在物质上尽量满足杜秀,就当是报恩了。

  可是杜秀这个贪心的女人不仅不愿意留在文国公府,还一门心思的想做他的妾室,甚至是妻子?

  也不看看她是个什么样子什么身份,还真能做梦!!!

  “杜姑娘慎言,这里没有王爷,我家主子只是文国公府的女婿,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身份。”刀锋此时杀了杜秀的心思都有了。

  “哼,你们这么说,就是希望我离开王爷,我告诉你,我不仅不会离开王爷,我还会成为王爷的妻!到时候我就是你们的主母,你现在敢对我不敬,以后有你的苦头吃的!”也不知道谁给的杜秀勇气,她说起这番话的时候,堪称中气十足,生怕别人听不见。

  “我看你是癔症犯了吧。”刀锋不耐烦的挡在了杜秀跟前,护着糟心的孟祁焕上了马车后冷着脸道:“我家主子已经自顾不暇,还请你自重一点!”

  “让开!”杜秀见孟祁焕上了马车,急得推了刀锋一把。

  当然没有推动。

  “我让你滚开啊!不过是一条狗而已,还敢挡我的路!”杜秀急眼了:“没有尊卑的东西,还不快滚开!”

  “抱歉,我只听主子和夫人的。”刀锋说完,一把拽过杜秀的包袱扔向了远处。

  文国公府门口站着看热闹的李月寒和两个孩子看到这一幕,只觉得刀锋帅呆了。

  “你敢丢我的东西!你是要造反吗!”杜秀瞪着眼睛看向刀锋:“给我滚过去捡起来!”

  听了这话,刀锋轻蔑一笑,看向正在看热闹的李月寒道:“夫人!主子虽然惹您不舒服了,但是主子真的和这个疯妇没有任何关系,还请夫人明查!”

  李月寒挑眉:“不查。”

  刀锋:……

  杜秀见自己又被忽略了,顿时更加生气:“我让你滚过去把我的东西捡回来!”

  刀锋看傻子一样看着杜秀,然后又冲李月寒喊话:“夫人!主子本就是赘婿,您把他赶走了,他在外面活不下去怎么办!”

  “随意。”李月寒又是两个字怼了回来。

  她很清楚杜秀抖出了孟祁焕的身份这件事已经让周围围观的百姓震惊了,这个时候要做的,就是坐实孟祁焕只是文国公府入赘的女婿这件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你们俩别在我跟前演戏!那可是祁王殿下!怎么可能是入赘的女婿!”杜秀跳脚。

  要不是众目睽睽,要不是杜秀的确对孟祁焕和贺正天都有恩,刀锋现在就想杀了她。

  “夫人不管管杜姑娘吗?”刀锋摁下自己的杀心,无奈的看向李月寒。

  “不管。”李月寒说完,还十分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

  周围的百姓们这会儿见他们一唱一和的模样,也都开始怀疑起了杜秀的话。

  如果坐在马车里的那位真的是祁王殿下的话,文国公府能这么对他吗?

  文国公府的表小姐会用这种态度吗?

  这一脸凶相的随从能在众目睽睽下跟文国公府表小姐求饶吗?

  当然不!

  在他们的心里,战神祁王就是东翰的保护神,他可以在整个东翰横着走都没人敢说什么,连皇帝都对他十分宽容,别说是文国公府了。

  即便是百年世家,可战神祁王推行新制这么多年,被他打压得不敢冒头的百年世家也不少。

  所以指定是这位杜姑娘在发病!

  “我认得这姑娘了!”一个男子一边吃着瓜一边惊呼:“前不久她来我摊子上买绢花,一朵两文钱的绢花硬是要我一文钱卖给她,我不肯还对我破口大骂,还是八仙酒楼的莲莲姑娘替她付了钱呢!”

  “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那段时间我和我家小舅子去八仙酒楼吃饭,看到她正在人家大堂破口大骂,说什么看不起她出身不好什么的,还是莲莲姑娘说了一大车的好话把她给安抚了下来!”

  “哦豁,我说她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她之前来我店里头买胭脂,试了十几种,脸都涂成了猴屁股,最后就买了五文钱的唇红纸!啧啧啧,丑得这么标新立异,真是让老娘我印象深刻!我当时就觉得她脑子不正常,没想到还真是有癔症!诶,几个月前太守夫人不也发了癔症吗?我听说还是文国公府表小姐请了神医给她治好的!”

  “可不是嘛,表小姐心肠好,听起来这丑货确实对表小姐夫君有过什么恩情,所以才把人接到府上治病,谁知道这丑货居然惦记上了人家的夫君,真恶心!”

  “上赶着赚钱的天天都见,上赶着给人当妾还做梦自己是正妻的今儿还真是头一遭看到,要不是亲眼见到啊,我都要以为是话本小说里的故事了!”

  ……

  有一个人开始说,就有一堆人跟着说。

  杜秀起初还会骂上几句,但是她越骂,人家越觉得她有病,骂得越凶,笑话也就越多。笑话她的人越多,她就更是怒火中烧没了理智。

  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孟祁焕的马车连带刚刚的刀锋都没影了,她这才一屁股坐到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夫人,把她带回来还是送走?”星子小声问了一句。

  “送到姑爷的新家里去吧。”李月寒说完,露出了一抹恶作剧的笑容。

  让你丫对我大呼小叫态度极差!

  不给你添堵还真以为我大度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