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36章 高兴得想杀人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36章 高兴得想杀人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杜秀最后还是仗着自己救过孟祁焕和贺正天这一点,在孟祁焕这边住下了。

  只是相比较于在文国公府一个人的独立院子加上仆从丫鬟环绕,她在这边住得就憋屈多了。

  李月寒把孟祁焕送出文国公府之后,并没有给这边的宅邸安排下人,所以一众暗卫只能苦哈哈的承担起了照顾孟祁焕饮食起居,照顾贺正天和名刀两位病患,以及照顾自己的饮食起居的生活重担。

  至于杜秀?

  谁有心思理她?

  谁不知道不是她的话大家也不会从文国公府被迫搬到这边,连个扫地的下人都没有!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明白自己之前作得厉害,杜秀这几天倒是乖巧。贺正天让人安排她住在一个僻静的小院子里,她也没有提出什么要求,每天倒是自给自足。

  当然,前提是每天有人把日用品送过去的前提下。

  杜秀会做饭,毕竟是农家出来的姑娘,这点基本技能还是有的。

  她也送了一次饭去给孟祁焕吃,结果就是吃惯了山珍海味的孟祁焕吃了一次杜秀做的饭之后,勒令杜秀不得再糟蹋粮食。

  为此,杜秀委屈极了。她并不觉得自己做的饭菜难吃,相反,因为村子里没有这么丰富的食材和调料,杜秀从小到大吃得更多的还是白水煮菜和只有一点甜味的陈年红薯之类的东西。即便是面食,也都是粗糙得剌嗓子的剩料做的。

  在离开落崖村之前,杜秀觉得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是白面馒头。

  在离开落崖村之后,杜秀觉得只要不是村子里的东西都好吃。

  故而自然做不出合乎孟祁焕口味,甚至是吃惯了行军粮的暗卫们的饭菜。

  一晃几天过去了,刀锋一边扫着满园的落叶,一边心里压着一团火。

  不仅是他,包括孟祁焕在内的所有人心里都憋屈得很。

  暗卫们虽然照顾他们家王爷没有问题,但是对于采买下人这件事可就生疏多了。他们只管去人伢行提了一些简单的要求,付了钱,以为这样就能得到合心意合眼缘的下人了。

  结果第二天人伢行老板送来了一批啥也不会的新人。

  暗卫们不得不把人都送了回去,然后完善了一次要求,坐等人伢行老板第二次上门。

  人伢行的老板收钱做事,自然十分积极。每天都按照书面要求送一批人上门,然后下午无一例外的再由刀锋带人还回去,然后补充一点新的要求。

  府上这么多天没有合适的人来收拾,早就已经乱了起来。

  杜秀不给孟祁焕做饭之后,每天倒是还会去给孟祁焕收拾一下屋子什么的。

  但是每次她收拾完,孟祁焕不是这个找不到就是那个找不到。问杜秀,杜秀就更不知道了。

  因为这件事,孟祁焕还让人去搜过杜秀的房间,把杜秀委屈得哭了两天。

  然后孟祁焕就不让杜秀来收拾了。

  于是杜秀又朝着孟祁焕的换洗衣物下手。

  孟祁焕的衣服都是名贵的料子,洗的时候得小心一点。这几天他的衣服压根儿就没有洗,当然,暗卫们的衣服有的是自己胡乱搓了一通,有的也是堆在一起没有洗。

  后来还是贺正天跟人伢行老板闲聊的时候听说了附近有个比较不错的洗衣房,但是洗衣房工作量比较饱满,没办法一次性洗完那么多衣服,于是贺正天就先把孟祁焕的一部分比较难洗的衣服送了过去,顺便把可以随便洗洗的暗卫们的衣服全都一股脑送了过去。因为太多了,所以还没有取回来。

  孟祁焕都快没衣服穿了。

  然后杜秀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听到了这个事儿,天还没亮就起床去把孟祁焕换下来放在偏房里的衣服抱了出来。

  暗卫自然是都知道的,但是想到孟祁焕都快没衣服穿了,所以也没有阻止。

  等孟祁焕起来的时候,就看到杜秀一脸笑容的在晒衣服。

  他再仔细一看,脸瞬间就黑了下来。

  印花洗得干干净净,平整的金丝绣线也被搓得乱七八糟,甚至还有不少地方都断掉了,不能大力揉搓的衣料也不知道杜秀用的什么方法,只洗了一次就起了毛。

  中衣更是洗得乱糟糟的,根本就没有浆过就挂了起来。而且已经晒得半干,就算是现在重新浆洗,也未必能恢复平整。

  平时的贴身衣物孟祁焕被李月寒教得可以随手就洗了,所以没有出现辣眼睛的场景。

  “爷,您起来啦!”杜秀早就知道孟祁焕已经出来了,但是因为她要让孟祁焕充分了解一下她的贤良淑德,所以一直在装模作样的拉一拉已经晾好的衣袖,拍一拍不存在或者根本拍不掉的褶子。

  就等着孟祁焕主动跟她说话,感谢她的辛勤劳动。

  可是等了好久,杜秀觉得自己手都拍软了,孟祁焕也一言不发,于是只能假装刚刚看到孟祁焕,笑容灿烂的打了个招呼。

  “这些衣服都是你洗的?”孟祁焕的语气倒是听不出情绪,但是随后过来的贺正天听了这句话却下意识的抖了抖,然后看到了晾了一院子的衣服,当场傻眼。

  “能帮爷做一些分内的事情我很开心,我不累的。”杜秀说着,含羞带笑的低下了头。

  贺正天:你含羞个什么今劲儿啊!

  “主子,是属下失职。”贺正天赶紧来认错。

  “自己去领罚吧!”孟祁焕面无表情的说完,就准备回房。

  这几天他虽然生活上不是很舒坦,但是手头上的事情却是一点都没有落下。如今各地传来的情报都对方在书桌上,孟祁焕实在是不想看到糟心的杜秀了,但是又没办法把人赶走。

  万一她跑出去到处嚷嚷他是祁王,还嚷嚷救命之恩不得回报的话,孟祁焕不能保证自己不会杀了她。

  “是,主子。”贺正天垂头应下后,把外面买回来的早饭递给了孟祁焕。

  这几天吃饭都是外面买回来,好在八仙酒楼还做他们的生意,不然真不知道孟祁焕要吃什么。

  一旁的杜秀不乐意了:“爷,我把衣服都洗了,您不高兴吗?”

  回应她的是孟祁焕的关门声。

  “主子高兴得想杀人,你开心吗?”贺正天面无表情的看向杜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