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38章 玉妆的选择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38章 玉妆的选择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一个月的时间呼啸而过,卫东则依旧没有半点消息。

  不管是玄竟国还是东翰国都,都没有这个人的踪影,仿佛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甚至李月寒还去了虎豹寨,找了好几次季青林问卫东则的事情,可惜季青林也不知道。

  为此,李月寒很是上头。

  玉妆最近越来越沉默,时常自己一个人抚着肚子就陷入了晃神中,这不是一个好现象。李月寒想让玉妆发泄出来,但是玉妆却总是一脸淡淡的笑容告诉李月寒她没事。

  谷老头最近给玉妆号脉之后总会和李月寒聊上好久。

  都是为了玉妆。

  作为一个接触过高级文明的临床大夫,李月寒很清楚产妇抑郁症对人的危害有多大。

  玉妆孕中失去了丈夫,这本身对她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如果不能好好疏导的话,玉妆很大概率是要出问题的。

  “虽然我不知道抑郁症是什么,但是我知道玉妆如今郁结于心,气血不畅,身体很不正常。”谷老头听了李月寒解释了抑郁症之后,忧心的说道:“五脏之气皆不足的话,孩子也有很大的可能会保不住的。”

  “可是玉妆如今的情况太复杂了,不能轻易的决定治疗方案。”李月寒不是没想过各种疗法。

  首先玉妆是孕妇,如今月份也不算小了。其次玉妆自从何山的消息传回来之后就把自己封闭了起来,不仅拒绝交流,而且连情绪都不愿意表露。这样的话,别人就算是想帮忙,也是无从下手。

  “你说得对,但是我觉得可以尝试给玉妆换一个环境。”谷老头道:“你那个地方,你应该有办法让玉妆看到何山吧?”

  李月寒一愣:“你是说……”在无上君界里,造一个假何山来安慰玉妆,直到她平安生产吗?

  “对,我就是那个意思。”谷老头挤了挤眼睛。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他们都知道对方的意思。

  听了这话,李月寒蹙着眉头仔细的想了想这件事的可行性。

  许久之后,她坚定的拒绝了谷老头:“我不能让玉妆承受两次失去的痛苦,这对她来说太残忍了!她挺不住,会死的!”毕竟,她不可能一直活在李月寒的无上君界里,活在李月寒给她的幻境里。

  而且,她很清楚,何山已经死了。

  “可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她很可能会生下一个死胎!那是何山在这世上唯一的骨血,你忍心让他的孩子就这么胎死腹中吗?”

  李月寒看着谷老头,没有说话。

  是啊,这是个父权社会。

  很多时候,女人的命,甚至比不上肚子里没出生的孩子。

  “我的意思是,玉妆和孩子都很重要,但是眼前的情况看来,我们只能二选一。”谷老头见李月寒的脸色不太好看,回想起她曾不止一次的说过女人和男人是平等的这样的话。

  “就算是二选一,我也是选玉妆,而不是一个尚未出生连人权都没有的胎儿。”李月寒坚定道:“你的提议我会考虑,但是到底要怎么做,我想把这个选择权交给玉妆。”

  “……”谷老头没说话。

  他们确实没有权利替玉妆做选择。

  命是她的。

  “夫人,”玉妆的声音猝不及防的从门外响了起来,随后,她低着头扶着腰走了进来,挺着孕肚,只轻轻屈膝当做是行礼后,道:“请让我去吧,谷大夫说的没错,我肚子里的,是何山唯一的骨血了,我不能让他断后。”

  “我很清楚我的情况不太好,夫人您也说了,再这么下去的话,孩子可能会保不住。”

  “刚刚我在外面听了您和谷大夫的谈话,那个地方如果能让我再次拥有何山的话,我愿意去。”

  “玉妆,你不必……”李月寒想劝玉妆,毕竟一次失去就已经足够痛苦了。

  “不,夫人,”玉妆依旧面上带着笑容:“何山走得太突然,我和他之间有很多很多的遗憾。我心里很清楚他已经不在人世了,但是如果还能再见到他,哪怕只是幻象,我也能把这份遗憾补全,所以让我去吧,夫人。”

  听了这话,李月寒沉默了。

  谷老头也沉默了。

  如果说刚才谷老头只是单纯的站在父权的角度想要让玉妆去无上君界养胎的话,那么现在,他则是真正的被玉妆的勇气折服了。

  男人尚且不可能从容的面对失去挚爱。

  女人为了孩子却可以平静的提出注定会加倍痛苦的要求。

  这个时候,谷老头才有那么一点儿明白过来,李月寒之前为什么说男人和女人是平等的。

  不管是优秀耀眼的李月寒,还是坚强勇敢的玉妆,都让谷老头看到了女性的光辉。

  那光芒,让多少男人都汗颜。

  “玉妆,其实还有别的办法的。”谷老头忍不住开口:“你可以尝试着把情绪宣泄出来,只要五脏六腑顺达通透,再通过药物调理身体,孩子不会有问题的。”

  “多谢谷大夫,”玉妆浅笑道谢:“是药三分毒,我不希望孩子有什么意外。而且夫人了解我的性子,我实在不是一个能把情绪放出来的人。这段日子我试过无数次,但是……但是我真的做不到。我和何山有太多的遗憾了,每每想起,我都痛不欲生,只有真的让这些遗憾被填上,我才能真正的放下,并且接受……接受何山已经死了这件事。”

  “玉妆,虽然我这么说很残忍,但是你肚子里的孩子,比不上你在我心里的位置。”李月寒沉默了许久,终于开口了:“如果我是何山的话,我一定不会让你承受二次伤害,哪怕孩子保不住,但是只要你活着就行。”

  “玉妆明白,”玉妆点了点头:“跟着夫人的这些年,玉妆学到了很多。我这么选择,不仅仅是为了孩子,更多的还是为了我自己。夫人以前说过,人的本质是自私的,其实我也是。我只想把我和何山的遗憾补上,所以我会做这样的选择。”

  听了这话,李月寒叹了口气:“好,我不劝你,但是一旦你和孩子有危险,我还是会优先考虑你的安全。”

  “谢王妃成全。”玉妆说着,落下了一行泪。

  字字心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