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40章 脑袋坏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40章 脑袋坏了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孟祁焕实在是不想和杜秀待在一片屋檐下,偏偏杜秀又有着一份救命之恩,他也没办法把人赶走。

  所以干脆自己带着刀锋走了。

  等杜秀发现孟祁焕不在宁泗城的时候,孟祁焕已经在去寒江城的路上了。

  除了刀锋之外,孟祁焕带走了一半的暗卫,剩余的人都留在宁泗城,照顾和保护贺正天和名刀两个伤患。

  “怎么可能!你们骗我!”杜秀一早过来刷存在感,发现孟祁焕不在的时候,满府邸找了一圈都找不到孟祁焕的踪影。本来打算去文国公府要人的,但是还没出门就被暗卫拦了下来,告诉她主子出去办事了。

  “我们没有必要骗你。”拦着她的是一个年轻的暗卫,名叫寒芒,这几年才跟在孟祁焕和李月寒的身边。因为年轻,所以情绪往往表露得更加直接,对杜秀的鄙夷和不悦尽显无疑。

  另一个稍稍年长两岁的暗卫名叫冷锐,倒是更加圆滑一些,见杜秀要发火,赶紧道:“主子每日都有很多事情要忙,这一次也是去忙公事了,等忙完就会回来,杜姑娘回去吧,这外头也不安全,你如今已经入了府,总得守着府里的规矩。”

  原本还气得要发疯的杜秀,听了这句“你已入了府,总得守着府里的规矩”之后,心里的气马上就平了下来。

  是啊,众人皆知她已经是孟祁焕的女人了,就算他又被迫回到了文国公府又如何,早晚还是要来这边把她接回去的。

  而且孟祁焕人虽然走了,但是他最得力的干将——贺正天和名刀,不也还留在府里吗。

  所以孟祁焕必不可能是一走了之的,他一定还是关心她,所以才会把贺正天和名刀留下来保护她,以免她什么时候被那个可恶的李月寒给害了!

  脑补完了这些之后,杜秀一言不发的踩着骄傲的步伐回去了。

  寒芒有点懵,看了一眼冷锐:“她怎么了?”

  “谁知道呢,”冷锐撇了撇嘴,指了指脑袋:“不太正常。”

  寒芒:“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能杀她,主子什么时候这么憋屈过。”

  冷锐:“你不觉得主子自从受伤后整个人就有点不一样了吗?”

  寒芒:“是啊,跟脑子坏了一样,居然对夫人大呼小叫。”

  冷锐:“还真就是脑袋坏了,我听贺大哥说了,咱们主子丢了一部分的记忆,而主子爷自己不知道,之所以不把这个麻烦的女人解决了,估计还是因为脑子缺了跟弦儿的原因。”

  年轻的寒芒恍然大悟。

  刚刚还觉得主子爷很不可理喻,这会儿反倒是开始有些同情他的主子爷了。

  ……

  孟祁焕的马车驶出了宁泗城的时候,太守张舟马上就得到了消息,当即马不停蹄的去文国公府汇报。

  谁知人还没走出家门呢,马上又有人来报,文国公府表小姐的马车也出城了。

  一听这话,饶是精明如张舟,一时间也不是很明白这其中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不是说这夫妻俩最近因为一个农家女闹翻了吗?王爷都搬出去住了,王妃还把那农家女给送了过去,知情者都在猜测,孟祁焕是不是就爱农家女这一口,一转眼的功夫,夫妻俩一前一后都出了城?

  “他们走的是同一条路吗?去哪儿知道吗?”张舟问道。

  “回大人的话,表姑爷走的是小道,表小姐走的是官道,表小姐去寒江城,表姑爷没说去哪儿,但是两人的大方向是一样的,都是往南去了。”

  听了这话,张舟了然于胸。

  这夫妻俩,真会玩儿!

  在城里假装闹翻,在城外家外有家,刺激!

  “没事了,退下吧!”张舟收回了正准备出门的jio。

  “大人不去文国公府了吗?”

  “本官何曾说过要去国公府了?是公务不够多,还是事情不够杂?”说着,张太守就这么三步并作两步的回到了书案前,装模作样的开始办公了起来。

  属下看到这一幕,当即有些无语。

  自家太守大人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此时,城外,李月寒的马车里。

  谷老头被迫被李月寒送去了无上君界,成为了玉妆的家庭医生。李月寒自己则只带了一个星子,还有一个文国公府赶车的车夫,匆匆跑在官道上。

  大约中午的时候,李月寒的马车被拦了下来。

  看着来人,李月寒的脸色有点差:“你们虎豹寨不是已经改邪归正,不劫道了吗?”

  听了这话,一阵低笑从人群里传了出来,随后,季青林从后面走上前,冲李月寒作了一揖道:“听闻夫人出行,没有带随从,我等自发跟随夫人,只希望保夫人一路平安。”

  李月寒:?

  “我是说真的。”季青林表情诚恳:“毕竟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你要去找的人和我也有关,我总不能坐视不理吧。”

  “你这是又在玩儿哪出?”李月寒当然不信:“我可是季心月的仇人!”

  “她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季青林摊了摊手:“人死不能复生,我记仇也没用啊。”

  李月寒有点无语。

  自从发现季家当年那位传闻中临阵脱逃的公子居然成了绿林好汉之后,李月寒时不时就能想到季心月,

  当年如果不是因为季青林的事情,她估计还能和家里抻一下,说不定就不会嫁进陈家了。后来季心月虽然如愿以偿成了孟祁焕的侧妃,但是最后却还是自绝而亡。

  季青林应该恨她才对。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季青林隔空喊话:“月儿的性子我很清楚,如今我已经和过去没有关系,只是想报恩,你不用有太多的顾虑!”

  听了这话,李月寒抿了抿唇,随后应声:“抱歉,我不希望与你同行!”

  说完,她转身就进了车厢。车夫缓缓启动了马车。

  季青林他们倒是没有拦路,马车顺利的离开了,但是没过多久,李月寒就气急败坏的停了下来,跳下马车后,她看着身后尾随的季青林,恼怒道:“你跟着我干什么!”

  “这是官道,我们只是同一个方向而已,并没有跟着夫人。”季青林说着,还指了指身后的拉货车:“我们也是去送货呢。”

  老子信你个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