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44章 就骂你怎么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44章 就骂你怎么了?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把季青林一伙人留在无上君界,李月寒是经过仔细的思考之后才下的决定。

  一来,她要去寒江城找恰派族这件事,并不希望季青林知道,毕竟现在还不知道季青林到底和卫东则是不是他自己说的那样毫无联系。

  二来,季青林总给李月寒一种刻意接近的感觉,这让李月寒忍不住防备。

  把季青林一伙儿困在无上君界距离安全屋很远的地方,而且周围的地形被李月寒动了手脚,没有李月寒放水的话,他们就是绕上几天几夜也未必能找到路。

  更何况,那个地方本来就没有路,全是野林。

  不过李月寒也没打算弄死季青林,只想甩开他们,所以暗中还是留了一个小机关,只要他们触碰道了机关的话,就会不知不觉的离开无上君界,找到正确的路。

  当然,等到那个时候,李月寒说不定都已经到了寒江城了。

  季青林一伙一面提防着附近有没有野兽出没,一面在一条路上反复的走,走了一整天之后,庞雷有点怀疑人生了。

  “大当家,咱们是不是遇上鬼打墙了?”庞雷有些泄气的问道。

  “鬼神之论本就荒谬,不要自己吓唬自己。”季青林一边观察着附近的草木和落日,一边寻找着正确的方向。

  尽管这一天下来,他这样的事情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但是每一次都还是会回到原点。

  庞雷听了季青林的话,倒也没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会被困多久。”

  季青林没有接话,而是继续观察着四周的环境,然后忍不住一阵心惊。

  原本他只是一个简单的猜测,但是现在完全可以肯定,他们已经不在原来的路上了。尽管这周围的路都和之前看到的相差无几,但是环境是最不可能骗人的。

  季青林非常确定,他们已经不在原来的路上了。

  那李月寒呢?

  不知道为什么,季青林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如果他们已经不在原来的路上了,那么李月寒会不会也遇到了危险?

  一旁的庞雷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话,季青林却是有点坐不住了,马上让所有人都停下来,就地安营扎寨。

  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走了一天都还在绕圈子,的确让他们有点害怕,所以也没有反对。

  如今是进不得退不得,大家也心有余悸。

  殊不知,就在他们停下脚步的时候,就是触发了李月寒留下的机关的时候。达到了离开无上君界的条件后,无上君界悄悄的撤离了他们四周,悄无声息的把他们留在了原来的地方。

  此时,李月寒一行已经抵达了洪雅县,正在吃晚饭的时候,李月寒察觉到了小机关被触发,不由得笑了笑。

  星子见状,赶紧问道:“夫人是想到姑爷了吗?”

  “为什么这么问?”李月寒不解。

  “夫人笑得很开心。”星子说着,压低了声音:“以往可没见到夫人这么开心呢。”

  听了这话,李月寒倒是不可置否,又是笑了笑后,继续低头吃饭。

  与此同时,孟祁焕身后跟着刀锋,走进了客栈。

  “掌柜的,给我们两间上房。”刀锋在柜台前开口说道。

  “抱歉客官,小店只剩一间房了,”掌柜的陪着笑脸:“方才有位夫人要了三间房,我看那夫人带着自己的婢女和车夫一人一间,不如客官去问问,他们能不能匀一间给您?”

  听了这话,刀锋蹙了蹙眉。

  不知道为什么洪雅县今天的客栈几乎都客满,他们一来道洪雅县就去了最大的客栈。几乎是把整个洪雅县的客栈都走遍了,只有这件客栈还有一间房。

  “就给我们一间吧。”刀锋想着让孟祁焕睡房间,他去马车里凑合一晚上得了。

  孟祁焕却拦住了他,看向掌柜的,道:“请问掌柜的,你说的那位夫人在哪里?”

  “喏,就在那边。”掌柜的指了指李月寒的方向:“听口音你们俩还可能是老乡呢。”

  顺着掌柜指的方向看过去,正好看到李月寒在和星子有说有笑,车夫老安也坐在一旁面露憨笑,顿时就生气了,三步两步走了过去之后,二话不说就坐下了。

  李月寒:……

  星子:……

  老安:……

  “你怎么会在这里!”孟祁焕见李月寒不说话,索性先发制人。

  李月寒笑了笑:“你管我?”

  “你跟踪我!”孟祁焕语气十分坚定。

  “你有病?”李月寒反问:“我为什么要跟踪你?”

  “如果不是跟踪我的话,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把整个洪雅县的客栈都弄客满了,最后逼得我不得不走进这家客栈,还授意掌柜的让我来找你匀一间房!”孟祁焕看着李月寒的眼神充满了厌恶:“你这样功于心计的女人,我是绝对不会喜欢的!”

  不得不说,即便是知道孟祁焕现在的状态是不正常的,但是李月寒还是被孟祁焕的话给刺痛了:“你倒是想得挺多的,我可没那个闲工夫,把整个洪雅县的客栈空房都包下来,就算有这个闲工夫,我也不会花这个钱。因为你不值!”

  孟祁焕眯着眼睛看着李月寒:“所以你是承认了?”

  “我承认什么了?”

  “承认你跟着我,还授意客栈掌柜的让我来跟你商量匀房!”

  李月寒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孟祁焕:“你这人是不是有病,难不成只有你能来洪雅县,我没资格来不成?难道你自己找不到投宿的客栈,就一定是我做了手脚?你以为你谁啊?”

  孟祁焕看着生气的李月寒,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有几分心动?

  他一定是疯了!

  这种用尽手段嫁到他身边的女人,这次肯定是在欲擒故纵!

  “我告诉你,你和我是绝对没有结果的!”孟祁焕沉声警告。

  李月寒简直被气笑了:“我谢谢您啊,我们俩之间已经结束了,不需要什么结不结果,对我不重要!我生活富足儿女双全,不需要你这个狗男人来给我气受!”

  “你骂我?”

  “我就骂你怎么了!你以为你是个什么稀世珍宝吗!”李月寒气得站起身,双手叉腰瞪着孟祁焕,骂得贼起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