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49章 晕车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49章 晕车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眼看着孟祁焕的脸色变臭,李月寒那边吐得昏天黑地,刀锋便跟着孟祁焕到路旁站着,打算等李月寒好一点再继续上路。

  “真不知道这个女人什么意思!”孟祁焕忍不住吐槽了起来:“之前都好好的,本王一跟她同一个车厢她就吐成这个样子,不是明摆着告诉所有人,她觉得本王令她反胃吗!”

  听了这话,饶是自觉得见多识广的刀锋也忍不住震惊了。

  他们家王爷的脑补能力是不是太强了点?怎么以前不见孟祁焕这么能想?

  这还真的是……脑子病了啊!

  这么想着,刀锋忙开口安慰:“主子,夫人毕竟是女人家,身体不比我们男人强壮,而且这一路舟车劳顿,说不定夫人只是身体不舒服了,肯定不是因为主子和她共乘一车的缘故。”

  “什么身体不舒服这么会挑时间!”孟祁焕十分不满的说完,看着那边还在哇哇大吐的李月寒:“刚刚在车厢里,她跟她的婢女一直在吃水果,也不知道问一下本王要不要吃,好歹我也是个王爷!”

  听了这话,刀锋心里忍不住疯狂吐槽孟祁焕真的是脑子坏掉了,居然在这里计较这些小事。

  但是嘴上却不说:“夫人是女子,素来喜爱甜食,想来之前王爷没有跟夫人同车的时候她也是这么吃的,不可能会为了馋王爷才突然这么吃的。”

  “谁跟你说我馋了?”孟祁焕瞪眼。

  “属下的意思是,夫人也不能预知我们的马车坏了提前在车上准备那么多水果。”刀锋面不改色的继续解释。

  他家主子也太奇怪了,从来没见过他这个大男人这么别扭的时候!

  孟祁焕哼哼了几声之后,倒是没有继续比比来来,而是从腰间挂着的荷包里掏出了几枚山楂递给刀锋:“你给她送过去,山楂酸甜可口,应该能让她舒服一点。”

  通红新鲜的山楂,也不知道孟祁焕是什么时候摘的。

  刀锋不敢问,乖巧懂事的接过了山楂果,送去了马车边上。

  李月寒这边也缓了不少。

  她本就是因为没休息好,加上吃太多了才晕车的。

  只要全吐出来,就没事儿了。

  刀锋过来的时候,李月寒已经吐得差不多了,正在用水漱口。

  只是此时李月寒脸色煞白,看起来委实有些下人。

  “夫人,这是主子让我拿过来的山楂果,能缓解一点恶心反胃的感觉。”说着,刀锋贴心的把山楂果递给了星子。

  星子连忙接了过来,连声感谢:“多谢多谢,刚刚我还想着能有一点醋就好了呢,王爷这山楂果来得太是时候了!”

  一边说着,星子一边用水把山楂果洗干净,然后掰成小块喂进了李月寒的口中。

  全程李月寒都没说话,但是却一直在用神识之力观察着孟祁焕。

  在看到李月寒把山楂果吃下去之后,孟祁焕不自觉的松了口气。

  缓了一阵子,李月寒觉得好多了,一行人这才继续上路。

  为了避免再次晕车,接下来的路程,李月寒一直都躺在软榻上,车窗也开着,闭着双眼浅眠。

  孟祁焕见李月寒脸色煞白,他面上僵硬的表情也稍稍好看了一些。还刻意坐到了窗户边上,挡住了直直照在李月寒脸上的日晒。

  临近傍晚的时候,他们终于抵达了驿站。

  李月寒大概是在车上受了凉,一下车就脚软,险些把星子也带倒在地上,星子一摸她的脸,马上就急了:“夫人发热了!好烫!”

  一听这话,孟祁焕甚至都来不及细想,上前一把就将李月寒打横抱了起来,径自走进了驿站。

  “一刻钟内,本王要大夫出现在这里!”人走了,话撂下了。

  驿站的人不敢怠慢,这时候去附近的城镇找大夫显然是不太现实,好在原本驿站里就有投宿的大夫,这会儿人都已经上床睡觉了,硬是被驿站的人给拖了起来。

  李月寒确实是发烧了,对着风口吹了这么久,她多少也是要感冒一下表示敬意的。

  当孟祁焕把她抱起来的时候,李月寒恍惚之中好像又和他回到了过去的日子,一下子鼻酸起来,眼泪就控制不住往下掉。

  大夫给李月寒看过脉以后,见李月寒眼眶红红的,不由得道:“夫人莫怕,您丈夫十分心疼您,只管好生养病就是了。”

  “他不是我丈夫。”李月寒瓮声瓮气的说完,一把将被子裹了过来,翻过身去不理人了。

  原本还在一旁等着大夫开药方的孟祁焕不由得有些尴尬,清了清嗓子后,解释道:“我们和离了。”

  这下把大夫弄得更懵了。

  “哦……”不敢多问,大夫只能老老实实的开了药方,然后走了。

  孟祁焕送走了大夫之后,硬是要刀锋大晚上去附近的镇子上按方抓药,大晚上煎药煎到了子时。

  李月寒都睡着好久了,孟祁焕硬是把人给弄醒了,逼着她把一碗苦汤子给喝了下去。

  把李月寒气死了。

  星子倒是想拦孟祁焕,但是刀锋不让。

  “你别看主子好像在跟夫人过不去,其实主子是在关心夫人呢!”刀锋拉着星子说道。

  “这叫哪门子关心啊,大晚上也不看看什么时候了,夫人还病着呢,怎么就不让人好好睡觉呢!”星子气鼓鼓的,但是倒也没有去打搅孟祁焕和李月寒二人。

  “主子就是个不太会表达的性格,你且看着就是,明天我再跟主子说一下驿站里没有马车了,再蹭你们的马车,不都是要去寒江城嘛,正好一起去!”刀锋平日里虽然闷声不吭,但是这会儿八卦起来倒是话挺多的。

  房间里。

  李月寒被迫喝了一大碗苦了吧唧的汤药之后,眼睛红红的瞪着孟祁焕:“你给我出去!”

  “等你睡了我就出去。”孟祁焕哼哼唧唧的把空碗放在桌上。

  “你刚刚明明说的是我把药喝了你就出去的!!”李月寒想打人。

  “你听错了。”孟祁焕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胡说八道:“我说的是你睡了我就出去。”

  “我刚刚就是在睡觉!你把我弄醒的!”李月寒咬牙切齿。

  “你得喝药,喝完药睡下了我再走。”孟祁焕一脸的若无其事。

  “孟祁焕你是不是有病!你不是很讨厌我吗!干嘛还赖在我房里不走!”

  孟祁焕听了这话,沉默了一下,随后站起身,拿上空碗,就这么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李月寒只觉得心里憋得慌。当即抽出一个枕头丢了出去,不偏不倚的砸在了孟祁焕的背上。

  “混蛋!臭男人!”李月寒骂了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