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51章 再蹭车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51章 再蹭车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李月寒睡前喝了一点万物生,这会儿风寒也好得差不多了。房间里也有小点心,所以干脆就坐下来,一边吃着点心一边喝着茶,给孟祁焕好好的讲了讲这位季心月和他的风流往事。

  当然,往事是真的往事,风流也只有季心月自己风流。

  听完李月寒的讲述后,孟祁焕还是不相信:“你骗我,我根本不记得什么季心月,我记得的就是你李月寒!”

  “爱信不信!”李月寒费劲吧啦讲了这么许久,孟祁焕居然说她骗人。这让李月寒心里的烦躁一波接一波:“你要是不信我,你就去问问刀锋他们,要是连他们你都不信,你不妨直接去国都,街头上随便拉一个人来问问,他们总不可能都被我收买了!我就算是有钱也未必能让一座城的百姓都统一口径!”

  说完,李月寒把最后一口点心塞进嘴里,拍了拍手,起身直接走了。

  去寒江城才是紧要大事,她不想跟孟祁焕在这里浪费时间。

  这会儿的孟祁焕真的……太讨厌了!

  李月寒虽然打定主意要让孟祁焕自己慢慢恢复,也不是真的要跟孟祁焕从此分道扬镳。但是孟祁焕和以前的性子相差太多,饶是爱他至深的李月寒也有点自己的小脾气。

  能耐着性子跟他说这么多,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

  下午,孟祁焕不知道在干什么,刀锋就已经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

  “主子,夫人要走了!”刀锋着急的说道。

  “她走就走,关我什么事。”孟祁焕正在整理自己的思绪,被刀锋搅和了,表情有点不好看。

  “可是,驿站没有多余的马车,也没有年轻力壮的马儿了!”刀锋补充道:“我们要是想去寒江城的话,只能和夫人同乘马车到下一个城镇,才能重新买到马车!”

  听了这话,孟祁焕抬头看了一眼刀锋,张了张嘴,却是什么都没说。

  “我懂了!属下这就去求夫人!”刀锋麻利的应了一声之后,不等孟祁焕说话,风风火火的就跑了。

  看着刀锋的背影,孟祁焕内心想把他喊回来,说自己宁愿走路去也不愿意跟李月寒同乘马车,他可还记得昨晚李月寒说他臭这件事!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话到嘴边了,拐了个弯又咽了下去。

  李月寒一行已经套好了马车,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刀锋风风火火的冲了过来。

  “怎么,要搭车还得让我等他?”李月寒对于孟祁焕要跟自己同车去寒江城这件事倒是不排斥,多一点接触的话,说不定能让孟祁焕早点把缺失的那部分记忆给理顺。

  “我……我这就去催主子!”刀锋一听李月寒没有反对的意思,马上就跳了起来,又风风火火的冲回了驿站。

  平日里沉默寡言的刀锋,这还是头一回这么风风火火……

  最后,孟祁焕半推半就的跟着刀锋上了李月寒的马车。

  “我昨晚洗澡了!还换了衣裳!”一上车,孟祁焕生怕李月寒又说他臭,立刻开口。

  听了这话,李月寒古怪的看了孟祁焕一眼,随后一拉小毯子,靠在软塌上歇了下来。

  昨晚他们俩在房间里吵架的时候,星子和刀锋是在门外听着的。

  这会儿听到孟祁焕这么说,星子低着头强逼着自己把笑给憋了回去。

  而马车外的刀锋则是无所顾忌的弯起了嘴角。

  他们家主子估计快好了!

  嗯!

  马车上路后,顾及李月寒的身体,所以走得并不算很快。而且李月寒的马车减震效果很好,只觉得有点摇晃,并不难受。

  孟祁焕看着李月寒闭着眼睛躺在软塌上,不知为什么,眼前突然浮现同样的画面。

  只不过不同的是,他脑海里的画面,李月寒是毫无生机的躺在软榻上,外面是冰天雪地,李月寒周身铺满了软和保暖的毛毯,四周的车窗紧闭,只有一个地方开了小扇通风换气。

  而他则细心温柔的守在李月寒的身边,外面赶车的是裹得妈都不认识的贺正天。

  看着李月寒,孟祁焕的脑海里不断的浮现一些陌生而又熟悉的画面。

  不管是冰天雪地里的马车,还是躺在床上苍白虚弱的李月寒,对孟祁焕来说,都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而且他确信自己绝对不会为了李月寒充满耐心。

  一时间,孟祁焕有点难受了起来。

  脑海里的画面太过真实,真实到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当时的情绪有多绝望多癫狂,仿佛只需要一瞬间就能彻底疯魔,但是为了眼前虚弱的女人他又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理智告诉他这不是真的。

  但是那些画面萦绕不断,扰得孟祁焕开始头疼了。

  “王爷!”孟祁焕痛苦的抱着头跌落的时候,星子吓了一跳,惊呼出声。

  李月寒原本就半寐半醒,听到动静马上睁开了眼睛。

  看到孟祁焕的样子,李月寒心里一慌,赶紧起身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

  好在马车足够宽敞,这会儿也不觉得过于拥挤:“星子,拿水。”

  李月寒简单的吩咐星子后,就吃力的扶着孟祁焕上了马车的软塌,然后将蜷成一团的孟祁焕四肢按下,用力的掐着他的人中穴,然后接过了星子递过来的水,悄悄滴了一滴万物生在里头,捏着孟祁焕的下巴给他喂了下去。

  之前李月寒曾经想过用万物生帮助孟祁焕恢复记忆。

  但是试过之后并无效果。

  谷老头也说过,孟祁焕的伤在头上,不能用猛药,否则稍有不慎就是不可收拾的后果。平日里也得多注意不能过于刺激孟祁焕去回想那些丢失的记忆,需得循序渐进。

  之前李月寒都一直压抑着自己顺着孟祁焕去做,但是昨天病弱之下,李月寒也没了那么多克制。

  今天上午又是孟祁焕主动问起,李月寒就什么都说了。

  没想到这会儿功夫,孟祁焕就成了这个样子,李月寒悔极了!

  偏生星子和老安都不知道李月寒的无上君界,李月寒也不想让他们知道太多,所以不能在这个时候让在无上君界里照顾玉妆的谷老头出来看看孟祁焕的情况,只能根据自己的医学知识,来给孟祁焕做一些简单的措施。

  “不是真的,不是真的,这都是假的……”眼看着孟祁焕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李月寒一咬牙,拔下头上的银簪,刺入了孟祁焕的虎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