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52章 别吵着她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52章 别吵着她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吃疼之下,孟祁焕终于睁开了双眼。

  只是那双眼血红无神,明显神志还没有清醒过来。

  李月寒心一横,手上一用力,银簪直接刺破了孟祁焕的皮肤。

  孟祁焕眉头一皱,眼睛也逐渐恢复了神采。

  见到半跪在自己跟前的李月寒,孟祁焕先是一愣,随后蹙眉,十分不耐的把手抽了回来:“谁让你碰本王的!”

  李月寒原本还在庆幸孟祁焕终于醒了,乍然听到这样的话,顿时一愣,随后迅速敛去了表情,非常不客气的把沾了血的银簪子擦在孟祁焕的胸口,道:“你要不在我的马车里发病,谁愿意碰你这个臭男人?”

  听了这话,孟祁焕抿了抿嘴唇,似乎是想反驳,但是却不知为何忍了下来。

  “既然你醒了,就赶紧起来,这里是我的位置。”李月寒十分理直气壮的指了指一旁的小凳:“作为蹭车的人,你的位置在这里!”

  “我若是不起又能如何?”孟祁焕说着,还在软塌上换了个姿势。

  他身形高大,只能蜷着腿半躺在软塌上。这会儿还换了个姿势,说不上有多怪异了。

  “你要是不起来,就别蹭车了,自己走路去寒江城就是。”李月寒见他蹬鼻子上脸,顿时不高兴了起来:“别忘了,我们已经和离了!”

  听了这话,孟祁焕的表情有点微妙。

  就在李月寒以为他会发怒的时候,孟祁焕居然乖乖的起来了,把软塌还给了李月寒。

  尽管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但是李月寒还是大大方方的回到了自己的软塌上,还用力的拍了拍孟祁焕躺过的位置,好像孟祁焕有多脏似的。

  “说来奇怪,你一个女人家,是抱着哪样的心态,居然会让前夫跟你同一辆马车的?”孟祁焕见李月寒这番动作,不由得又开口问道。

  “怎么,你还想趁我好心的时候劫道不成?”李月寒说完,剜了他一眼,在软塌上躺了下来:“你要劫道就劫吧,反正本夫人的产业遍布全国,大不了就是到了下一个城市再去拿银子的事情而已。”

  “我的意思是,你不能这么没有安全意识,也就是我了,换成是别的男人,说不定这会儿已经把你和星子抛尸荒野了。”孟祁焕用着最普通的语气,说着最吓人的话。

  李月寒倒是没什么反应,一旁的星子吓得不轻:“王爷别说这话吓唬我们,若是我们哪里得罪了王爷,也请王爷看在夫人没有拒绝同车的份儿上,暂且不要计较可好。”

  “你求他没有用,他自己都旧伤未愈,战斗力只有一个刀锋,而刀锋是绝对不会伤害我们的,别怕他,这臭男人是在虚张声势。”李月寒倒是一点都不怵。

  她又不傻,如果不是孟祁焕的话,她也肯定不会让一个陌生男人跟自己同车的。

  看那季青林,不也说着要护送李月寒,最后还不是被李月寒悄无声息的摆了一道然后甩开了。

  “你怎么知道我是虚张声势,毕竟我是个男人,就算我有伤在身,想要制服你们两个弱女子也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孟祁焕倒是毫不在意李月寒的话,反而还有心情反问。

  李月寒听了这话看了一眼孟祁焕,随后道:“看来你是打定主意要劫车了?”

  “我只是比喻一下,提醒你要有一点防人之心,可没有说我要劫车。”孟祁焕挑眉。

  李月寒:……

  这个臭男人自从失忆之后就变得很讨厌了是怎么回事,李月寒现在就想把他丢下车了!

  见李月寒不说话了,孟祁焕倒是老实了一些:“你放心,我是不会做那种事的。你昨日还病着,这一路又颠簸,你好好歇着吧。”

  “神经病!”李月寒随口骂了一句,又眯上了眼睛。

  越靠近寒江城的地方,温度也就越低。

  寒江城温度比宁泗城低不少,在东翰国的北边,距离辽毕烈东都没多远。越是往寒江城去,景色越是萧瑟。

  没到洪雅县的时候,李月寒就觉得温度低了很多,如今过了洪雅县这么远,李月寒已经感受不到一丝暑气了,甚至裹的毯子要是不裹紧一点,睡着的时候还觉得有点冷。

  大概是身体病了一程真的也有几分虚弱,李月寒躺在软塌上没多久,还真就睡了过去。

  看着李月寒熟睡的眉眼,孟祁焕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温柔,不由自主的伸手去帮李月寒掖了掖毯子。

  一旁的星子亲眼见到这一幕,整个人都惊呆了!

  这!绝对不是!之前那个王爷!做得出的事情!

  “嘘……”孟祁焕看了一眼星子:“别吵着她。”

  星子木讷的点了点头,低头继续发自己的呆。

  难道王爷好了吗?

  王爷是恢复记忆了吗?

  不然怎么会突然对夫人这么温柔?

  孟祁焕确实是好了。

  之前那一阵头痛,把最后淤堵在脑袋上的淤血都给冲散了,孟祁焕想起了之前的事情,当然也没忘记自己这几个月是怎么对待李月寒的。

  他之所以不肯告诉李月寒自己好的事情,是有点心虚。

  毕竟和离书是真的,孟祁焕也不知道如今的李月寒是不是对自己已经心灰意冷了,所以他决定暂时把这个秘密给瞒下来,至少要瞒着李月寒,到了寒江城再做打算。

  原本连星子都是要瞒着的,但是没忍住给李月寒掖了掖毯子,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星子发现了。

  马车依旧在路上跑着,因为是下午出发的缘故,所以今晚注定是要在野外过夜了。

  李月寒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马车里虽然点了小油灯,但是也只是能看清车厢内的情况而已,此时的马车已经停了下来,星子见李月寒醒来,赶紧递过来一杯水。

  “我们到哪儿了?”李月寒喝了水润了润嗓子后,问星子。

  “回夫人的话,听老安说,看地图距离下一个镇子还得有半天时间。”星子老老实实的回。

  此时孟祁焕不在马车里,李月寒从车窗看去,他正和刀锋架起火堆在烤兔子。

  “走,我们下车舒展一下。”李月寒说着,从软塌上起身,却猝不及防的被星子拉住了裙摆:“怎么了?”

  星子抿了抿嘴唇,小声道:“奴婢觉得,王爷好像好了!”

  闻言,李月寒挑了挑眉:“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他的脑袋不被再撞一次,估计是好不了了。我现在很饿,我要去抢他在烤的兔子!”

  李月寒压根儿不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