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53章 我没听到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53章 我没听到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要吃兔子吗?”就在二人在车里说话的时候,孟祁焕的声音突然从外头响了起来。

  李月寒一把拉开车门,看着孟祁焕手里拿着的,烤得表面焦脆流油的兔腿,耸了耸鼻子,道:“你保证没下毒?”

  闻言,孟祁焕粲然一笑:“下毒了,七步倒。”

  看着他脸上的笑意,李月寒嗤之以鼻,一把扯过孟祁焕手里的兔腿,又关上了车门,然后把腿塞进了星子的手里:“你吃,他骗人的。我不吃他烤的东西!”

  “夫人怎么知道。”星子哭笑不得的接过了李月寒手里的兔腿闻了闻:“很香呢,夫人真的不吃吗?”

  “不吃,”李月寒说完,一把拉过毯子把自己盖上:“生病的人不能吃这种重口味的东西。”

  看着软榻上裹成一团的李月寒,星子又好气又好笑。

  平日里的李月寒可不会这么耍性子使小脾气,哪怕前几个月被孟祁焕气得不轻,李月寒也始终态度温和,不疾不徐,像昨天那样和孟祁焕大吵,今天这样赌气不吃他烤的兔子肉,还是头一遭。

  “星子,夫人不吃的话你吃了吧,凉了就不好吃了。”外头,孟祁焕的声音传来。

  李月寒顿时觉得脸上一热。

  这话说得好像她是个小孩子在闹脾气不肯吃饭浪费粮食一样。

  这么一想,李月寒翻身坐了起来,一把拉开了车窗:“一根腿我们两个人怎么吃!”

  站在车外的孟祁焕听了这话,一挑眉毛:“你们女孩子不是吃得比较少吗?而且你是病人,不能吃这种重口味的东西,你自己说的。”

  李月寒一晒:“我还说让你自己走着去寒江城,你怎么不听?”

  “不,你没说。”

  “那我现在说!”

  “我没听到。”

  孟祁焕说完,转身去了火堆边上,在李月寒暴走之前又拧了一个兔腿,细心的用不知道哪里找出来的油纸包住了腿骨,递到了李月寒跟前:“我也没听到你说病人不能吃重口味的东西这句话。”

  李月寒:……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虽然很想骂她,但是李月寒的确也饿了。冷着脸接过了孟祁焕手里的兔腿后,眼看孟祁焕又要说话,李月寒“啪”的一下把窗户给关上了。

  孟祁焕:就很无奈……

  星子和刀锋作为全程旁观的两个吃瓜群众,总觉得事情有点好笑。

  “夫人,先喝点水再吃吧。”星子手上拿着一个兔腿,单手给李月寒倒了茶水,递到了李月寒面前。

  李月寒没说话,接过水喝完后,恶狠狠的咬了一口兔腿。

  酥脆喷香,满口流油。

  不得不说,孟祁焕打猎的手艺很棒,烤肉的手艺更棒。

  兔子虽然扒了皮,但是却很完整的把脂肪层留了下来。经过烈火炙烤之后,脂肪层里的油脂被烤了出来,附着在兔肉上形成了一层脆皮,一口下去,齿颊留香。

  “把那边的窗户打开,我们散散味儿。”李月寒吃到了好吃的,心情也没刚刚暴躁了。

  “散味儿得有对流,你得把这边的窗户也打开。”孟祁焕的声音从外头闷闷的传了进来。

  李月寒气愤的拉开窗户,对着坐在车轮上吃兔肉的孟祁焕就嚷:“谁让你偷听的!”

  “我没偷听啊,我就坐在这儿听到的。”孟祁焕一脸无辜的转头去看李月寒:“虽然你的马车隔音好,但是挡不住我离得近呀。”

  怎么现在孟祁焕变得这么没脸没皮了!

  李月寒看了一眼火堆,指着那边道:“男女有别,你去那边呆着,我跟星子在车上过夜!”

  “好。”孟祁焕点了点头,倒是没反对,乖乖的过去了。

  刀锋和老安已经看不懂事情的走向了,但是觉得很好笑,又不敢笑出声,只能憋着笑,低着头埋头吃兔子。

  “头再低一点,你们的头发就要着火了。”被赶回火堆边上的孟祁焕面无表情的提醒。

  老安惊呼一声,赶紧抬起头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还好还好……”

  刀锋则不动如山。

  常年野外生存的他很清楚这个距离压根儿不会有事,最多就是头皮烫一点而已……

  这一夜,李月寒没有下马车,星子下来取了两回水。

  李月寒大概是病中体弱,吃了兔腿之后觉得腻得慌,又吐了一回,漱了口之后重新躺下,又觉得满车厢都是烤肉味恶心上头,最后只能开着车窗和车厢门睡下。

  老安是主力赶车人,所以没有守夜,刀锋守了前半夜,孟祁焕守了后半夜。

  翌日清晨,李月寒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身上暖洋洋的十分舒服。

  原本还以为一直开着窗户散味道的话,后半夜肯定会冻醒,但是却一觉睡到了大天亮。她醒来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开始收拾准备上路了。

  “夫人醒啦!”星子正好取了水煮了茶上车,见李月寒已经坐起来了,当即露出了笑容:“昨夜夫人又烧了起来,还好王爷身上带着药丸子。”

  “我又烧了?”李月寒有点茫然。

  她的身体经过万物生的滋养已经比普通人的体格好了不少,不该免疫力这么弱才对。

  “嗯,我原本守着夫人的,后半夜睡过去了。”星子一边说着一边上了马车:“后半夜王爷和刀锋换值的时候来看了看夫人,这才发现夫人又烧了起来。我原本想把夫人喊醒的,但是王爷说夫人得多休息,所以就没喊您。不知道王爷从哪里找来的药丸子,长得乌漆嘛黑的,但是夫人吃下去不久就退烧了呢!”

  一边说着话,星子一边给李月寒倒了茶水。

  李月寒把温热的茶水捧在手里,饮了一口漱口,星子又递上了她的牙刷,上面已经沾好了小苏打和细盐混合的牙膏。

  “这个?”李月寒不由得皱眉:“我怎么记得我们用完了?”

  “是王爷给的。”星子说着,从暗格抽屉里拿了一个小布袋出来:“都在这里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心里那股怪异的感觉更加明显了。

  孟祁焕……好像和之前又不一样了!

  他该不会是变态了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