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55章 贼匪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55章 贼匪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快活你个头,赶紧找有没有值钱的东西!”高个子过来拍了一把矮个子的脑袋,训斥了一声,随后目光落在李月寒的脸上:“这小娘皮长得倒是好看得紧,搞快点,要是来得及的话我们就快活一把!”

  “好嘞!”矮个子听高个子这么一说,语气顿时兴奋了起来,精准的找到了李月寒他们放行李的地方。

  高个子则在李月寒的床上翻找了起来。

  看来是遇到劫匪了。

  李月寒心里明白,但是却不敢轻举妄动。

  无他,他们俩都带着匕首,要是一不留神的话,不是伤了自己就是伤了星子。

  为此,李月寒努力的忍着,神识之力却已经将两个人缓缓包裹了起来。

  高个子先是在李月寒放在床脚的衣服上翻找了一会儿,找到几张银票之后,又来摸李月寒的枕头。

  矮个子把她们的行李都翻乱了,找到了李月寒的几件首饰和放在行囊里的腰牌。

  眼看着高个子的手朝着李月寒的脸摸了下来。

  李月寒意念一动,神识之力瞬间收紧,两个人感觉自己仿佛一下子被一股巨大的网给罩住了一样,完全不能呼吸,手里的匕首也“当啷”一声落地。

  “嘭——”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开,孟祁焕的速度快到没有影子一般闪到了李月寒的床前,确定她没事之后,这才点起了房里的灯。

  看到那两个外表完好却不能动弹不能说话的劫匪后,孟祁焕蹙眉:“他们动你了没?”

  听了这话,李月寒疑惑的看了一眼孟祁焕:“你不好奇我对他们做了什么?”

  “看这情况一定是你制服了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秘密,我明知是你的秘密,干嘛又要问。”孟祁焕回答得理直气壮。

  倒是让李月寒有点不好意思了起来。

  “他们往房间里喷了迷烟,想劫财劫色,这会儿已经把钱都搜刮走了。”李月寒定了定神回答道。

  连续两日的生病,让李月寒的判断力也不如以前了。她总觉得孟祁焕不对,但是却没有更多的精力去想他到底哪里不对劲。

  听到“劫财劫色”这四个字的时候,孟祁焕周身的气息顿时冷了下来。

  “送官还是直接办了。”孟祁焕冷声问李月寒。

  “送官吧。”李月寒不想把事情闹太大,送到当地官府是最好的解决办法。要是杀人的话,保不齐后面还有事情要麻烦。

  她如今是隐藏了身份来到这里,一旦出了命案,她就没办法低调行事了。

  “依我看还是杀了好。”孟祁焕说完,一脚一个,踢晕了这两人。

  “你要杀带出去杀,不要吓着我和星子。”李月寒看他的动作毫不留情,不由得挑了挑眉:“孟祁焕,你怎么突然对我这么上心?”

  “车费。”孟祁焕说完,一手一个,把两个男人徒手拎了起来,拖出了李月寒的房间:“我会告诉别人这两个人闯到我的房里,你安心睡觉。”

  说完,门口一阵劲风,门就这么被孟祁焕用内力给关上了。

  李月寒:……

  无语,你又不能从外面插上门。

  这么想着,李月寒灭了灯,也懒得起床,用神识之力把门给拴上了。

  躺下之前,李月寒打开了窗户。

  房间里还有迷烟没散开,她一直把自己的呼吸联通到无上君界也很费精力。

  病了之后,李月寒觉得自己矫情多了。

  平日里这两个劫匪进门就被李月寒撂倒了,哪里还需要等她蓄力。

  到底人还是不能生病,一生病,连战斗力都要打个折扣。

  这么想着,李月寒迷迷糊糊的也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星子先醒了过来。

  看到乱作一团的行礼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己没收拾好,趁着李月寒醒过来之前,赶紧又把东西都收拾了一遍。

  劫匪昨天找到的银票都被李月寒团吧团吧放进了行囊,星子整理的时候还以为自己记错了。

  星子醒来没多久,李月寒也醒了。

  没有跟星子说昨晚发生了什么,二人简单洗漱了一番后就下楼吃早饭。

  一下楼,李月寒就看到孟祁焕正坐在床前,慢条斯理的吃着东西。

  而坐在孟祁焕边上束手束脚不敢动的两个人,正是昨晚闯进李月寒房间里的高矮两兄弟。

  似乎是感觉到了李月寒的目光,孟祁焕抬头看了她一眼,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李月寒心里一动,这个笑容和过去的孟祁焕太像了,他难道真的好了?

  这个念头感刚刚起来,李月寒就想起了昨晚孟祁焕冷冰冰的那句“车费”,表情一下就冷了。

  她怎么忘了,孟祁焕本就心思深,他做的这一切,果然是为了蹭车。

  想到这里,李月寒径自走向了柜台,敲了敲桌面,问掌柜:“能不能帮我打听一下,这附近有没有人租车?我可以以高价买下马车。”

  听了这话,掌柜的正想眉开眼笑的说有的时候,猛地想起了昨晚被那杀气腾腾的男人威胁的画面,马上缩了缩脖子:“贵人昨天已经问过了,槐镇地方小又很穷,哪里有人坐得起马车,大家平日里要去乡下或者隔壁镇子县里头走动,也都是坐的牛车和驴车,马车这种东西是真的没有。”

  话音刚落,客栈门口就停了一辆豪华马车,从那车上跳下来两个小厮,一进门就嚷嚷:“一大早就有人报案说你们客栈昨晚有贼匪,贼匪在哪儿呢,我们公子要来亲自审问!”

  看着那辆豪华马车,掌柜的只觉得自己的脸有点疼。

  “那个……”掌柜的赶紧跟李月寒解释:“大户人家是有马车的,他们的马车都是在车行里定做的,昨儿我跟贵人说过的。”

  说完,掌柜的怕李月寒追问,赶紧从柜台里溜出去,迎向了那两个小厮:“两位小哥,不过两个贼匪,怎么劳动了叶公子大驾!”

  “少说废话,我们家公子锄强扶弱,侠义心肠,这槐镇多少贼匪都是被我们家公子拿下的,你们这儿有了贼匪,我们家公子当然得过来看看了!”小厮说话虽然嚣张,但是却没有几分跋扈之感。

  李月寒倒是来了兴致,倚靠在柜台边上,看起了戏。

  “富贵,吉祥,你们俩就是这么跟别人说话的吗。”一个年轻公子走了进来,腰间挂着一把精致的宝剑,一进门就听到那两个小厮的话,当即有点不高兴了起来:“弄得我好像个多管闲事的一样,别忘了我们就是过来帮我爹抓人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