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57章 我可以认输的……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57章 我可以认输的……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刀锋一声喝下,大刀贴着吉祥的脑袋顶削了过去,准确无误的钉在坐在地上被五花大绑的贼匪身旁。

  那两个贼匪本来就已经被吓得肝胆俱裂,这会儿再被刀锋这么一下,一个直接晕倒,另一个也吓到失禁了。

  “抱歉掌柜,脏了您的地方。”李月寒说完,看了一眼瑟瑟发抖的吉祥,好笑道:“下回知道该怎么给你们家公子壮声势了吗?”

  “知……知道了……多谢……多谢小姐教导!”吉祥这会儿说话声音总算不是尖着嗓子来了。

  李月寒这才重新把目光落到叶低语的身上:“来,叶公子说说你们家昨晚到底有什么要紧事,连百姓的死活都顾不上了,连个衙役都没派过来。”

  一听这话,叶低语脸色顿时多了几分尴尬:“这位姑娘,这大庭广众之下,你总不好让我把家中的私事拿出来说吧?”

  “哦?这么说来,昨晚叶镇长并没有抱恙,而是你们府上出了点事儿,叶镇长为了自己的私事,暂时把百姓的安危抛到一旁不管了?”李月寒挑眉问道,语气很是不善。

  叶低语自知理亏,也没想到今天会遇到一个硬茬,顿时有点心虚:“也不算是,昨日府上姨娘和我母亲发生了一点争执,父亲从中调解。况且来报的时候时间已是半夜,父亲担心半夜带着衙役上街会让百姓慌乱,所以才决定暂且把贼匪放在这里,今日一早过来提人。”

  “嗯,这么说的话,倒是比较有可信度。”李月寒点了点头:“就是不知道为何你要咒你爹,说他身体抱恙。”

  叶低语面色一晒,答不上来了。

  这不过是惯常用的一个托词一个借口,谁知道是不是真的身体抱恙。

  今年秋天槐镇因为蝗灾几乎颗粒无收,即便是镇长真的抱恙在床,大家也弄不出好东西去送到叶府,所以就干脆当这话是放屁,知道叶镇长他老人家又不愿意出来了就好了。

  民不与官斗,即便是一个镇长,在普通百姓的眼里,那也是官。

  “那么,你爹既然身体健康,为什么不亲自来提人,还得让你过来?”李月寒紧接着又抛出了第二个问题。

  叶低语的脸色更加尴尬:“是……是在下自己要求的。我自幼习武,一身武艺人人夸赞,但是却因自小身体孱弱的缘故,父亲一直不让我单独离开这槐镇去闯天下,我想证明给父亲看,所以才求了他今天让我来抓这贼匪。”

  “哦,这么说你武功很棒?”李月寒说话间,眼神不自觉的遛到了一旁默不作声认真吃早饭的孟祁焕身上:“喏,你有把握打过他的话,今天的事情,我就不追究,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哦。”

  一听这话,叶低语顿时愣了愣:“敢问姑娘身份是?”

  “你看我这打扮,自然非富即贵。至于身份,不方便透露。”李月寒说完,笑了笑,冲着那边埋头吃饭的孟祁焕道:“饿死鬼,过来干活儿了,你住店的银子还是我付的呢!”

  孟祁焕往嘴里扒饭的动作一顿,不解的看向刀锋。

  刀锋面露尴尬:“主子,钱袋……钱袋被王……被夫人收回去了。”

  一听这话,包括叶低语在内的人,除了说话的刀锋和李月寒之外,大家都忍不住笑了一两声。

  孟祁焕自己则是差一点儿呛着:“你把钱袋给她做什么?”

  “夫人说的,想蹭夫人的车,就得给银子。”刀锋把头低了下去:“所以昨晚的银子是夫人给的。”

  听了这话,孟祁焕都要被气笑了:“银子被她拿回去就不是我们的了吗?”

  “当然不是了。”李月寒不等刀锋开口,主动狙击孟祁焕:“你的银子和我的银子都混在了一起,再加上昨天贼人的偷盗,早已经分不清楚谁的是谁的。我只知道,我拿来付钱的银子,是我的银子,你的都还在钱袋里收着!”

  “银子既然混在了一起,你又是如何知道哪块是你的哪块是我的!”孟祁焕装作不高兴的模样说道:“我还说你付出去的银子是我的呢!”

  “你有证据证明这银子里哪几块是你的吗?”李月寒说着,大方的提起了鼓囊囊的钱袋晃了晃。

  孟祁焕闷笑:“不知道,我没有在银子上做标记的习惯。”

  “嗯,这就对了了,所以你也无法证明我花出去的银子是你的。那么,我花出去的银子就是我的。”李月寒说着,把钱袋丢进了星子的怀里,后道:“花了我的钱,蹭了我的车,就得做点事情才行,你说对吗,刀锋。”

  “对!对!”刀锋连连点头。

  孟祁焕:“我若是出手伤了这位细皮嫩肉的公子哥儿可怎么办?”

  这话一出,都不用李月寒说话,叶低语就主动上前抱剑道:“这位兄台放心,我师父早已说过我的武功造诣比别人都厉害,这些年来,我时常使用武力维护镇子上的安稳和平,不会受伤的。”

  “这么自信啊,那还真得会会你。”看你还敢不敢跟我媳妇儿说话!

  话音落,他饮下一杯茶水,抄起长剑就朝着叶低语走了过来。

  这会儿,叶低语才知道自己错了。

  这个男人光是朝他走过来就已经让他十分有压迫感了,如果真的动手的话,说不定真要命丧于此!

  想到这里,叶低语马上抬手喊停,然后一脸苦相的看向李月寒:“姑娘,这位兄台光是走过来我就感觉得到气场强大,内里纯厚,我断然不是对手。”

  “你不是说你槐镇无敌吗?”李月寒的手撑着下巴靠在柜台边上,整个人松散极了,但是却莫名给人一股从内而外的慵懒放松。

  “这……”叶低语有点下不来台。

  靠着柜台的那位姑娘一看就知道出身大户人家,如她所说的非富即贵。

  而正朝着他走来,跃跃欲试想把自己揍一顿的男人更是器宇轩昂,更非凡品。

  不知道二人的身份,怕惹了贵客闯祸,他心里没个答案直打鼓。

  打的退堂鼓。

  “我……我可以认输的!”叶低语觉得自己能屈能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