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58章 马车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58章 马车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为何要认输?”李月寒不解的看着叶低语:“叶公子平日里不是最爱锄强扶弱,一身武艺人人夸赞,更是时常用武力维护镇上的和平,又怎会战前投降呢?”

  “我知道打不过还上,我不是傻吗!”叶低语这会儿终于是不端着了,叹了口气冲李月寒摊了摊手:“我看着他走过来都知道他比你这个护卫还能打,而我很清楚我连你这个护卫都打不过,我不是上赶着找揍吗!”

  听了这话,李月寒倒是笑了:“那你跟刀锋打一打?我总得知道你到底有没有锄强扶弱的本事吧?”

  “……”叶低语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倒霉透了!

  “夫人,叶公子虽然古道热心,但其实平日里更多仰仗的还是镇长的名头,但是叶公子心地善良热情,平日里的确经常帮助镇子上的百姓的。”一旁看热闹的掌柜眼看着事情就要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呼啸着飞驰而去,赶紧放下了吃瓜看戏的心情,过来帮着叶低语说好话。

  “既然没那个本事,又是个只会狐假虎威的公子,就在家中好好读书习武,而不是为了逞威风跑来抓什么贼匪。”李月寒挑了个白眼送过去:“这万一贼匪已经把整间客栈控制了,你这弱不禁风的公子哥儿送上门,岂不是白给贼匪送肉票?”

  听了李月寒的话,叶低语也终于明白了她的用意,顿时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

  李月寒今天说的话,之前叶问天镇长也经常跟他说,但是他从来都不往心里去,有事儿就往上莽。

  虽然说也有吃亏的时候,但是只要身边跟着的富贵和吉祥及时说出他是镇长大公子的身份,往往都能让对方迅速服软。

  这些年虽然说正事儿没干多少,这种仗着身份在镇子上“锄强扶弱”的事儿可没少干。

  以至于背地里时常有人说他嚣张跋扈。

  他还觉得是世人不懂他的用心良苦。

  可如今,李月寒干脆直接的让他去跟人对打,他甚至不用打都知道打不过,这才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在下记住了,多谢姑……多谢夫人提点。”叶低语打不过人家,身份瞧着也不像是比得过人家的,自然就服了软。

  只是让他很惊讶的是,掌柜的竟然喊那个长的跟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一样的女子做夫人,难不成她已经婚配了吗?

  这么一想,叶低语的心里就更不舒坦了。

  毕竟……李月寒是他长这么大以来见过的最好看的姑娘,连镇花都比不上!

  原本还想给李月寒留一个好印象,现在好了,全搞砸了不说,还知道佳人名花有主。

  这个早晨可过得太糟心了。

  “夫人的话,叶公子不必太过往心里去。”唱反调专业户孟祁焕终于上线,开始安慰起了叶低语:“虽然人人都说不要逞威风,容易让自己落入陷阱。但是并不是人人都有逞英雄的勇气,叶公子小小年纪嫉恶如仇,还能帮扶百姓,是槐镇之福。”

  “什么福?”李月寒接过了话茬儿:“是白给福,还是身份福?”

  孟祁焕:……

  “你看,连你自己都说不出来是什么福,又怎么能说别人是另一群人的福呢?”李月寒理所当然的摊开手:“人本就应该有多大本事做多大事儿,逞强的感觉很爽,但是往往会给别人带来麻烦。想来这一点,叶公子应该深有体会。”

  原本被孟祁焕的话说得脸色稍有缓和的叶低语被李月寒这么一说,脸上更是又烫了起来。

  这些年……他爹还真没少给他善后……

  “好了,早间思想品德课上完了,”李月寒说着,顺手拿过了小二刚端上来的一盘馒头咬了一口,冲刀锋和星子丢了一个眼神:“我们帮着这位叶公子把贼匪送进衙门。”说完,她又丢了一小块碎银子给掌柜的:“弄脏了你的地,辛苦你清理一下了!”

  说完,李月寒直接越过了叶公子朝着客栈外走去。刀锋很有眼力劲儿,一手抓起了两个被吓得浑浑噩噩不知身在何处的贼匪跟上。

  叶低语这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带着富贵和吉祥跟上李月寒,好奇问道:“夫人为何帮我?”

  “我帮你什么了吗?”

  “夫人点醒了在下!”

  “那看在这个‘点醒’的份儿上,跟你商量个事儿怎么样?”

  “夫人但说无妨,只要在下能办到的,一定尽力办到!”

  “把你这马车卖给我,只要车厢,不要马儿!”

  叶低语一愣:“啊?”

  “不卖?”李月寒又咬了一口馒头。

  “……”叶低语不明白李月寒怎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不由得有些茫然,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

  身后跟着的孟祁焕脸色黑如锅底,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不许卖!”

  叶低语:弱小,无辜,瑟瑟发抖.jpg

  对孟祁焕的反应,李月寒也没说什么,只回头看了他一眼,就跟着引路的富贵吉祥往前走去了。

  吉祥跑得快,早就一溜烟儿跑回府上通知叶镇长了。所以当他们抵达衙门的时候,叶镇长已经穿着官府在里头等着了。

  “叶镇长,这两个便是昨晚在客栈欲图行凶的贼匪,如今我把他们交给你了。”李月寒说完,刀锋自觉的把那两个人仿佛两篓子菜一样怼到了地上。

  饶是叶镇长,也被刀锋给吓了一跳。

  再一看李月寒和孟祁焕都不像是普通人,赶紧端着笑脸上前:“实在是叶某思虑不周,昨夜才被私事耽误,没有及时去捉拿贼匪,保护百姓,给贵人赔不是了。”

  “赔不是就不必了,”李月寒今天的主意很正:“叶镇长以后别再这么不把百姓当回事儿就行了。不然哪天我想起来了又偷偷跑到槐镇来,再看到叶镇长这么做的话,我可就不手下留情了。”

  “是,是,贵人教训的是,我一定改!此次让贵人受到了惊吓,我一定好好补偿贵人!”被一个小丫头片子教训了,叶镇长心里也很不舒服。但是听她的口音像是国都城的,那是个一片瓦掉下来都能砸到三五个贵族的地方,他一个小小的镇长可真是开罪不起。

  “好,把你家马车卖给我。”李月寒笑眯眯的再度开口。

  叶低语莫名头皮一紧,下意识的回头,收到了孟祁焕的死亡凝视。

  谁!让!你!坐!马!车!来!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