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59章 所言何意?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59章 所言何意?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叶低语觉得自己很无辜,他只是想跟往常那些平平无奇的日子一样,出去吆五喝六的走一圈,然后带上两个已经被收拾好的贼匪,风风光光的回到衙门,再在众多百姓的围观下见证他爹的高光时刻。

  与有荣焉。

  但是谁知道向来无往不利的套路这一次居然就这么毫无预兆的翻车了。

  开头都是一样的,出门的时候吆五喝六不说,因为是两个贼匪的缘故,他还特意坐上了家里平时不用的马车,大大方方的在槐镇宽阔的街道上拉组了风头。

  然后和以往一样,富贵吉祥先去喝门,让客栈的人知道是谁来了,然后他再拿着那把随身携带但是没有机会出鞘甚至已经锈死但是外表依旧华丽的宝剑出现。

  端庄大方但是又不痛不痒的呵斥了一下人五人六的富贵吉祥,之后就是受害人家把足足两个贼匪交到他的手里,他再很是时候的在众目睽睽之下演讲几句。

  最后的收场必然还是他叶公子收割芳心的黄金剧场。

  但是没想到,喝门这里就惨遭了滑铁卢。

  先是被不明来路但是一身贵气的李月寒给教训了一顿,弄得他这个平日里风光无限的叶公子不仅狼狈不堪,还差点儿挨打。

  结果临走前,她态度突然来了个急转弯说要买他的马车。

  瑟瑟发抖的叶低语不明就里只能婉拒之后,和他们一行人回到了衙门。

  接着就是那个浑身贵气的李月寒又把他爹给教育了一顿,大家还以为她必是什么名门千金马上要梁明身份的时候。

  李月寒又要买马车?

  叶低语还被那个浑身冒冷气的男人给狠狠的瞪了一眼?

  这……今天出门的时候是不是迈错脚了?

  “不知贵人所言何意啊?”饶是自诩见多识广的叶镇长,也被李月寒这一番操作给秀懵了。

  “我……同行的同伴,他的马车坏了,”李月寒险些一句“我夫君”脱口而出,临到嘴边上了拐了个弯:“我毕竟是女子,总是跟他同乘马车到底不妥,我们接下来还有一段路程要赶,客栈掌柜又告诉我说镇子上没有现成的新马车。我见叶公子今日去客栈的马车不错,所以想问问叶府卖不卖。”

  说完,李月寒顿了顿,马上又补充了一句:“钱不是问题,必然不会让叶镇长吃亏的。”

  叶镇长听完李月寒的解释,脑子里绕了绕后,恭敬道:“不是钱不钱的事情,只是我们府上也就这一辆马车。但若是贵人有需要……”

  他正想说“送给贵人也无妨”的时候,忽然打了个哆嗦,紧接着收到了来自孟祁焕的死亡凝视。

  “可以在镇子上歇息几日,在下愿帮贵人找一下工匠,抓紧打造一个新的马车出来。”说完这段话,叶镇长这才看到孟祁焕把钉在自己身上的视线给挪开了,不自觉的松了口气。

  也不知道这帮人什么来头,竟然一个比一个看起来身份不凡。

  “这也不行,”李月寒叹了口气:“新马车还得养一阵子才能上路,我即便是有时间等工期,也没时间等养期。”

  新鲜出炉的马车厢做好之后,每一个齿轮咬合处都需要反复的打磨上油,确保油都被养进了木头里之后,马车还得经过几道保养工序,才能算是一个成品马车。

  李月寒虽然没有车行,但是在国都郊外有一个马场,多少对马车还是有点了解的。

  这后续的打磨上油保养的时间,半个月都是往少了说了。

  而且高门大户里的马车平日里都有专人养护,就算是很少用到,也都保养得很好,买现成的是最适合眼下情况的手段了。

  毕竟这两天孟祁焕是越来越不对劲,李月寒甚至隐隐有些开始抗拒他了。

  尽管她自己还没有察觉。

  “可……”叶镇长想说我家真的就这一个马车,不如我帮你去别处问问的时候,孟祁焕忍不下去了,

  “叶镇长不必为难,我这同伴前两日染了风寒,是怕传染给我才想着买新马车。但是我身子好,不怕传染。”说完,孟祁焕低头看向李月寒:“你也不必为了我到处碰壁。”

  一句话,说得叶镇长面色讪讪,李月寒的脸也有些惹了起来。

  “既然如此,”叶镇长这么多年圆滑处世,反应也快,赶紧回神招呼:“不知贵客可否在小镇上留上一日,也让在下尽一番地主之谊。”

  李月寒正想拒绝。

  孟祁焕抢答成功:“那就有劳叶镇长了。听闻槐镇有一株百年老槐树就在城外的怀神庙,我也正想和同伴一起去上柱香,午时便会。”

  “不急不急,我们槐镇的山石也是一大奇观,二位若是有闲情,也可在怀神庙附近走一走。尽管咱们这槐镇已经入冬,但是啊,那山色也是别有一番滋味。”

  叶镇长听到孟祁焕应了下来,当即笑得满脸褶子:“犬子不才,可为贵客做向导。”

  一旁默不作声正在自我怀疑的叶低语冷不丁被点名,乍一下还有点茫然。

  “低语,愣着做什么,赶紧让富贵吉祥去客栈把贵人的马车带回府上好好保养,吩咐府里准备午宴,我们得好好招待贵客!”叶镇长的话,让叶低语一下就回过神来了。

  赶紧上前:“二位就坐我们家的马车去吧。”

  李月寒气恼孟祁焕打断自己说话,也没吭声,倒是抢答成功的孟祁焕这会儿显得脾气很好的样子,假模假式的谢过了叶镇长和叶低语之后,拒绝了叶府帮忙保养马车一事,留下刀锋和老安打理马车,去客栈接上了星子,出了城。

  叶府的马车自然是不能和李月寒的相比,这才跑一会儿,李月寒就觉得自己被颠得五脏六腑都快要移位了。

  孟祁焕见她脸色不太好,上前关切道:“是不是马车太颠簸了,我让叶低语跑慢些,你缓一缓。”

  说完,他习惯性的想去拉李月寒的手安慰,却被李月寒给瞪了回去。

  “你老实交代,你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李月寒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把精致的匕首,正贴在孟祁焕的脖子上闪着寒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