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62章 只是巧合而已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62章 只是巧合而已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饶是李月寒也被孟祁焕的话给吓了一跳。

  但是再转念一想,叶如声也姓叶,而且叶家那个小儿子叫叶低语,这两人的名字看起来也是有点意思。

  “我老家是槐镇的。”叶如声定了定心神,倒是一脸的坦诚:“但是我和叶家人没有什么交集,懂事起就没有跟他们在一起了。”

  “那就奇怪了,为什么他们要把年幼的你送出去习武呢?”孟祁焕开始故作高深了起来。

  “那年算命,我的命格会挡我生父的官途,所以就把我送走了。”叶如声说起这些的时候,一点儿也没有隐瞒的意思在:“这些当年你们收留我的时候,我都告诉王妃了。”

  “嗯,”李月寒抽空从一叠情报里抬起头看了一眼孟祁焕:“叶如声的母亲在叶如声被送走后不久就郁郁而终,叶家一直瞒着叶如声,后来也是我们收留了叶如声之后才知道的这些。”

  听了这话,孟祁焕有点不高兴了:“所以你在槐镇和叶家人交好是故意的?”

  “那不然呢,我是有多蠢才会相信一个刚认识的人?”李月寒一脸的不解:“而且你不也发现了他们就是叶如声的家人,所以你凭什么指责我。”

  “我……”孟祁焕被李月寒噎了一把。

  一旁的叶如声倒是十分不解:“王爷和王妃在槐镇的时候和叶家人有过交集?”

  “对,你那个生父如今只是槐镇一个小小镇长,做梦都想回到国都。”李月寒低下头继续翻看着叶如声整理的情报:“所以我们一到槐镇,他就已经注意了起来,为了取得我们的信任,还故意往我们下榻的客栈里丢了两个贼匪。”

  “后来借着这两个贼匪,我们去了叶府,不过没有久留,也就呆了一个晚上就走了。”李月寒说完,手里的情报资料也看完了,顺手递给了孟祁焕。

  “祁王殿下从一开始就知道他们有问题,我也一样。”李月寒说着,似笑非笑的瞟了一眼孟祁焕:“他们接近的手段太直白,而且叶低语也是个难得的心思单纯之人,经过相处后我发现,叶低语应该是对他爹的事情一无所知的。”

  叶如声不解:“我不是很明白,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他们当是知道你的下落了,”李月寒道:“下榻在叶府的那天夜里,我曾半夜起来看过,有人深夜到访,和叶镇长相谈了一刻钟才离开。”其实不是李月寒起来看的,是她释放的神识看到的。

  “知道了又怎么样,难不成他们想把我带走?”叶如声很是不屑。

  当初他命悬一线的时候,是李月寒的人出现救了他,叶家更是以一个莫须有的罪名直接把他送走。如果叶家真的想让他回去的话,他是说什么都不会同意的。

  “叶问天或许知道一些什么。”李月寒说着,看向一旁的孟祁焕:“那天到叶府的人在和他交谈的时候,提起了两个人名,一个是杭棋桑,曾经的烈岚国大长公主,后来远嫁到玄竟国,最后逃离玄竟国王庭,去年烈岚国的刺杀行动的时候被捕,最后被斩首。她离开玄竟国王庭之后那几年,成了我父亲的学生。”

  “另一个,就是我。”李月寒说着,平静的看着叶如声:“如今我已经可以完全确定,上官瑞昱把杭棋桑的死算在了我的头上,卫东则是不是他的人,我还不知道,但是叶府叶问天,八成已经被玄竟国策反了。”

  听了李月寒的话,叶如声低着头没有说话。

  一旁的孟祁焕看完了手里的情报,不由得有些失望。

  从情报上显示,寒江城出现的恰派族人八成只是巧合。

  毕竟当初恰派族人从西北跟着宗政宇去国都,路上难免会落下一两个人。他们在听说自己的族人得到了很好的安置之后,未必就会愿意一直流浪在外,所以也会放出自己身份的消息,以期能得到朝廷官府的帮助,把他们也送去南方和族人团聚。

  当然这只是从情报上分析出来的原因,具体这里面有没有卫东则的事情,孟祁焕还得再做调查。

  “如今看来,卫东则应当是知道了我们来寒江城的事情,且已经好几天过去了,他想来也可能已经离开寒江城,我们倒是来晚了。”孟祁焕说道。

  “不晚。”李月寒看了他一眼:“叶如声,说说这几天寒江城那些恰派族人的情况。”

  “是!”叶如声显然对叶家的事情不怎么关心,听李月寒这么说之后,就仔细的介绍了一番在寒江城的那几个恰派族人。

  他们都住在寒江城最贫穷的地方,有的人还为了活下去,支起了算命的摊子给过往的路人算算命什么的。

  而且他们没有身份关蝶,也没有行脚令,所以在寒江城只能算是黑户,不能进城找正常的工作做,只能在城外那些有钱人的庄子里找一些苦活儿累活儿。

  前不久天气还好的时候,他们上山打猎,捡柴火,换点银子准备过冬。

  后来不知道是从哪里听说的,之前那些去了国都的恰派族人被妥善的安置在东翰国的南方,于是他们就眼热了起来,开始想办法安全的透露他们的身份。

  “恰派族被送去南方安置的事情已经过去大半年了,为什么他们这个时候才知道?”李月寒不解。

  “寒江城和国都不同,寒江城城主平日里不许百姓们妄议朝政,除了有重大国事之外,布告也不贴,大家只有在外来人的口中听说一些事情,而且还得小心议论,否则一旦有人去报信的话,就会被集体打入大牢问罪。”叶如声解释道:“那些恰派族的人能知道这个消息,还是给人算命的那个家伙从行商的口中听说的。”

  听了这话,李月寒不由得有些讶异:“寒江城城主居然这么对待百姓吗?这和暴政有什么区别?”

  “也不是,寒江城城主除了不允许议论朝廷政事之外,对百姓们都非常好。这也是为什么大家明明都很想知道朝廷的动向,但是他不让议论,大家也就都不说的缘故。”叶如声解释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