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63章 寒江城叶城主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63章 寒江城叶城主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寒江城城主也姓叶。”一旁的孟祁焕突然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而后看向叶如声:“和你有亲戚关系吗?”

  “没有。”叶如声诚恳的摇了摇头:“我和叶家毫无关系,他即便是和叶家有亲戚关系,和我也没有关系。”

  听了这话,李月寒倒是有些心疼这个人了。

  但孟祁焕却点了点头,后道:“寒江城城主,叶奇山,是你生父叶问天的兄长。但是自叶家老头死后,这两兄弟就没了来往。当年叶家老头死后,叶奇山就来了寒江城,从一个小小的主簿做起,一步步成了寒江城城主。但是叶问天却在国都继承了叶家老爷子的衣钵,也成为了一名学士。”

  “只可惜,叶问天眼皮子浅,被人简单的忽悠了两句,就走了歪路,最后被贬至槐镇。令人疑惑的是,他被贬至槐镇的时候,叶奇山已经在寒江城小有名气,当时的朝廷上大家对这个年轻人也赞叹有加,但是叶问天出事的时候,却没有人去找叶奇山帮忙跑动关系,叶如声,你可知为何?”

  叶如声听了这话,老实的摇了摇头:“不知,我对叶家的事情基本都不知道。”

  “叶奇山并非叶家老头的亲儿子,而是抱养的。叶问天出生的时候,叶家人原本要把叶奇山赶出家门,但是想在养了他这么多年的情分下,还是留下了他,还保留了他大少爷的身份,你觉得,叶问天长大之后,知道这一切,会不会想方设法的把他赶走?”

  孟祁焕的话让李月寒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原本在槐镇遇到叶家一家人的时候,李月寒就已经很是警惕,脑袋里也把所有有可能的事情都过了一遍。

  如今又得知寒江城的城主居然还是叶家人,李月寒都有点蒙了。

  叶如声就更不知道了。

  他驻守寒江城五年,这会儿才知道寒江城城主也姓叶……

  “叶问天的性子十分小心眼,知道这一切之后,自然是想方设法的要跟叶奇山过不去。叶奇山自己争气,在叶老爷子死后,主动分家,来到了寒江城,从一个小小的主簿一步一步往上走。”

  李月寒和叶如声都一脸不解的看着孟祁焕,等他往下说。

  “叶问天被贬的时候,是有派人来寒江城找叶问天帮忙的,但是叶问天没有帮,反而还把人拒之门外。而就是那个时候开始,叶问天被玄竟国的人一点点收买了。”

  “你怎么知道?”李月寒一脸的不信。

  “这事儿也不难猜,月寒,槐镇给你的感觉如何?”

  李月寒想了想,道:“落后,贫穷,而且民风彪悍。”

  “那叶府呢?”

  听了这话,李月寒突然回过神来。

  当初她入住叶府的时候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违和感,当时想不明白是为什么,现在想明白了。

  槐镇虽然贫穷落后,但是大家都十分豁达乐观,标准的东翰人的模样。但是在叶府,李月寒却见到了好几个长相英气的女子,不仅是伺候的下人,还是叶问天的侍妾,都有那样的面孔存在。

  而且叶府的陈设和传统的东翰贵族很不一样,他好像偏爱大气的装潢,但是其中又糅杂了不少东翰的细腻风格,所以整个府邸看起来虽然金碧辉煌大气恢宏,却因为两种风格相冲的缘故,始终给人一种不和谐的感觉。

  现在一想,他之所以会那么装修自己的府邸,并不是因为他喜欢,而是他身边的人喜欢。

  槐镇虽然是宁泗城到寒江城毕竟的一个小镇子,但是距离玄竟国还是有一段距离的。为什么玄竟国的人会看中一个小小镇长?

  李月寒突然意识到一点,那就是寒江城的城主叶奇山,到底是不是真的和叶问天反目了。

  如果没有的话,那么从槐镇道寒江城这一路,李月寒和孟祁焕就是在玄竟国人的监视下行动了……

  “放心,叶奇山还是忠于朝廷的。”见李月寒的脸色变了又变,孟祁焕赶紧出言安慰:“自从进了叶府之后,我就感觉到不对。我行军多年,还是能分辨各个地区人身上的特点,一两处还说得过去,但是那么多,就不得不让人怀疑了。”

  “最开始我是疑惑,怎么这么巧,我们下榻的客栈就来了贼匪,又那么巧,叶镇长的府里当天夜里抽不开身,再那么巧,叶镇长连我们的身份都没有核实,就以贵宾之礼把我们请到了他的府上?”孟祁焕一点点的分析:“到了他府上之后,我发现了叶府有不少面容带有玄竟国特点的人,而且整个府邸上,玄竟国的风格偏多,我便多了几分猜测。”

  “后来我们离开槐镇后,一路都有人尾行,夜里还能听到信鸽放飞的声音。当然,有几只信鸽被飞鹰给叼了回来,里面的内容也证实了我的猜想。叶问天这么多年,一直都在试图同化叶奇山,这大概就是玄竟国花大力气收买叶问天的最主要原因。叶奇山这个人脾气很臭,但是忠心毋庸置疑。他之所以不许百姓们谈论政事,就是因为寒江城内藏着不少玄竟国派来监视他的探子,他也是怕这些人把东翰国的事情传到玄竟国。”

  听了孟祁焕的话,李月寒满肚子疑惑:“你这个逻辑不通啊,玄竟国要策反叶奇山,为什么不直接从叶奇山这里下手,而是要让和他合不来的叶问天来给他洗脑?难道他们不知道叶问天和叶奇山本来就不合吗?”

  “他们就是知道才这么做,不然就太引人注意了。”孟祁焕说着,点了点桌上看完的情报,目光落在一旁的叶如声身上:“说了这么多,叶如声你应该明白了吧。”

  “是。”叶如声点了点头,随后看向李月寒道:“王妃,我是叶奇山的儿子,不是叶问天的。”

  李月寒:?

  “当年叶问天以自己是嫡子却还没有后代为由,把我强行抱走,然后又在他们俩分家之后,把我送离家门学艺,叶奇山这么多年来,一直都以为我还在叶问天的手里,所以才始终不敢真正和叶问天翻脸。”

  “不是,那为什么你不告诉叶奇山?”李月寒迷惑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