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64章 这里面有鬼!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64章 这里面有鬼!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没有这个必要。”

  “对玄竟国的人来说,叶问天没有成功策反叶奇山,他就没有利用价值了。但是叶问天如果知道他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之后跳反的话,玄竟国的损失就太大了。所以必须把叶问天的动向牢牢的掌握在手里,但是因为不知道叶奇山对叶问天这个弟弟的态度,所以他们也不可能直接杀了叶问天,否则叶奇山会直接把事情都上奏朝廷。”

  “而叶问天,他只是一个满脑子荣华富贵的人,其实心里也很清楚,玄竟国只怕是早就已经放弃了他,所以你这一次,他表面上好像是在帮着玄竟国监视王爷和王妃,其实早早的就暗地里派人把消息送到了寒江城的城主府。”

  听了这话,李月寒总觉得有古怪。

  看了看孟祁焕,又看了看叶如声,道:“那叶奇山对叶问天到底有没有兄弟情?”

  “有的,”叶如声露出了一个笑容:“不管怎么说,叶问天毕竟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弟弟,他当然不可能真的置之不理。可是国字当先,叶奇山不会为了弟弟而出卖自己的国家,这一点毋庸置疑。”

  李月寒这才算是明白了。

  叶问天当年被权利迷住了眼睛,一脚踏错,成了玄竟国的棋子,被玄竟国用来当成了寒江城城主叶奇山的软肋。叶奇山是个认死理的人,他既不能出卖自己的国家,也不可能看着弟弟死在玄竟国的手上,所以采取了消极抵抗的方法,禁止寒江城百姓议论政事。

  或许是后来年岁渐长,所以叶问天逐渐醒过神来,知道自己在玄竟国的眼里已经上了无用名单,所以想趁着最后的机会搏一搏。

  但是他也明白眼下就算是再做什么,只怕在玄竟国眼里也只不过是榨干最后一点价值的事情,于是,他这一次主动把孟祁焕和李月寒的行踪告诉了自己的兄长。

  说来也巧,李月寒的人当年救下了叶如声之后,就让叶如声到寒江城生活,而叶如声又是叶奇山的亲生儿子。

  于是……

  “你和寒江城城主,是希望我和王爷救下叶问天?”李月寒总算从他这弯弯绕绕之中找到了关键点,随后看向孟祁焕:“你也知道?”

  孟祁焕耸了耸肩没说话,叶如声站在一旁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紧张。

  “叶如声,你不是说叶家和你已经没有关系了,你不再是叶家人了吗?”李月寒没好气的看着叶如声:“即便是你希望我救一救叶问天,你难道直接说我会拒绝吗?”

  “王妃莫怪。”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随后,从里间走出一个精神矍铄的中年男子,一出来,就冲孟祁焕和李月寒跪下了:“臣下叶奇山,请王爷王妃原谅臣下的斗胆!”

  李月寒没动,孟祁焕也没动。

  叶奇山重重的叩了一下头后,低着头依旧跪在地上,语气颇为认真道:“我那弟弟从来莽撞独行,所以才造成了今天的局面。但是我毕竟是他的兄长,虽非亲生手足,却也有着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叶家与我有养育之恩,我不能不多为他着想一番。”

  “如今他既然已有了悔意,臣斗胆,希望王爷和王妃能救他一命!”说完,叶奇山又磕了个头。

  李月寒是看不惯这种动不动跪动不动磕头的行为的,所以当即让他起来说话。

  这边叶奇山刚站起来,李月寒还没来得及说话,孟祁焕就开口了:“叶问天罪有应得,本王不救,现在你可以说说看,那些恰派族的事情了吧。”

  听了这话,叶奇山愣住。

  “不说吗?”孟祁焕声音有点冷了下来。

  “唉……”叶奇山叹了口气,最后还是老实的介绍起了那几个恰派族人的情况。最重要的是,那个算命的如今人丢了,剩下的人天天都在喊着要叶奇山出面解释这是怎么回事。

  叶奇山说的,和他们之前在情报里头看的基本一样,如今听叶奇山又说了一遍之后,李月寒发现叶奇山知道的还不如他们情报里的全面。

  看着正在说话的叶奇山和低着头站在一旁不说话的叶如声,李月寒突然皱起了眉头。

  “你们父子俩不打算相认吗?”李月寒打断了叶奇山的话。

  听了李月寒的话,叶奇山苦笑:“声儿自小吃着苦长大,我连一天父亲的义务都没有尽到,不奢望声儿能认我这个父亲。”

  “这样啊。”李月寒点了点头,示意叶奇山继续说下去。

  接近一个时辰之后,叶奇山和叶如声离开了房间。

  他们一走,李月寒马上撑起了一个神识结界,随后跟孟祁焕道:“这里面有鬼!”

  “嗯。”孟祁焕赞同的点了点头:“叶如声一直在把我们的想法往叶问天是内贼这方面引导,我也顺着顺着他的意思往下说,却没想到叶奇山会这么早出来。”一边说着,孟祁焕一边给李月寒倒了杯茶。

  “我觉得叶如声没问题,倒是叶奇山很奇怪。”李月寒十分自然的接过了孟祁焕倒的茶喝了一口,后道:“他知道叶如声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儿子之后,居然说不奢望叶如声能认他,这是一个父亲应该有的反应吗?”

  “据我所知,叶如声和叶奇山很久之前就知道对方的身份了,或许是那个时候开始,叶如声就明确表达过他不会认叶奇山这个父亲。”

  “说不通,就算叶如声不想认这个爹,那叶奇山知道了叶如声幼年就被他那个弟弟叶问天送出家门的话,又怎么会请求我们救叶问天?毕竟叶问天对他的儿子一点也不好。”李月寒百思不得其解。

  一旁的孟祁焕见状,语气带了几分轻松:“那你有没有想过,或许不是叶奇山想救叶问天,而是叶如声呢?”

  “那就更不可能了,叶如声不是说了,和槐镇叶家毫无关系。”

  “是啊,他说的是和槐镇叶家毫无关系,又没说和寒江城的叶奇山毫无关系。”

  “什么意思?”李月寒看向孟祁焕。

  “你刚刚不是好奇为什么他们父子俩不相认吗?”孟祁焕说着,看向李月寒:“因为叶如声才是那个真正的,玄竟国的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