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65章 走吧,我带着你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65章 走吧,我带着你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李月寒一脸懵逼的看着孟祁焕:“当初我们招揽叶如声的时候可是很仔细的调查过他的。”

  “只有叶如声有问题,才能解释为什么身为城主的叶奇山多年不和当年闹矛盾的弟弟叶问天联系,却在这个时候想保住叶问天的性命。”孟祁焕也不多解释,眼看天色不早了,起身就告辞了。

  因为孟祁焕的话,李月寒一个晚上都没睡好。一会儿想想叶问天,一会儿想想叶如声,就连叶低语也时常闪过画面,让李月寒很是困扰。

  第二天,她毫不意外的挂上了两个黑眼圈。

  和孟祁焕一起去了那几个恰派族的落脚之处,诚如叶奇山之前所言,他们落脚的地方确实破破烂烂,而且他们因为是中途走散的,如今不能进城还有很大一个原因就是,他们是黑户。

  李月寒不知道怎么核实他们的身份,不过孟祁焕说早在收到消息的时候就已经派人去跟南方恰派族那边核实了。

  走了一圈,李月寒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但是不知为何,李月寒离开的时候还是下意识的留了几处神识印记。

  因为孟祁焕昨晚的话,李月寒甚至在和叶如声还有叶奇山分别的时候,也在他们身上留下了神识印记。

  就这么在寒江城过了三天左右。

  这三天来,李月寒和孟祁焕甚少有碰面的时候,除了吃饭之外,孟祁焕整日都不见踪影。

  而李月寒也没问他在忙什么,毕竟她最近也一个人在暗搓搓的忙着。

  除了国都城和宁泗城之外,李月寒的产业虽然遍布了整个东翰国,但是真正合心意忠心于她的人,李月寒也不知道有多少,或者说,这里头,像是叶如声这样的人有多少。

  左右这几天还在等南方回消息,所以李月寒干脆把自己的产业都来了一个摸排。

  还真让她找到不少垃圾人。

  “哟,这么热闹呢。”第三天,李月寒拥着暖和的狐裘下了马车,见到金字招牌典当行门口围了一群人,正闹闹嚷嚷的不知道在吵什么。

  李月寒和星子下马车的时候,下意识的就嘀咕了一句。

  “可不是嘛,这金字招牌典当行的赵掌柜昨日被开除了,今天一早就被发现在典当行门口吊死,他一家子人都来这儿闹,想让东家给个说法呢。”身边马上就有热心的围观群众给李月寒解释了一番。

  听了这话,李月寒不由得有些意外。

  典当行的赵掌柜的确是她昨天开的,因为这家伙不仅中饱私囊,还暗中把典当行里头那些当期比较长的典当物给卖了,换成了假货留在仓库里。

  这种人,李月寒当然不能留他!

  但是开了他,李月寒也没有用什么过激的举动,而是谈好了补偿款,还额外多给了二百两,当时那赵掌柜可是喜笑颜开,没有半个字的不愿意。

  而且李月寒甚至都没让他赔偿典当行的损失,赵掌柜怎么可能不乐意。

  更别提吊死在典当行门口了。

  这里头有古怪。

  “这赵掌柜性子这么烈吗?”李月寒也没上前,随口问身边的人:“不过是丢了一份工作,又不是东家不给补偿,怎么还闹上人命了。”

  一听这话,身边的热心大婶赶紧拽了拽李月寒:“小姑娘莫要乱说话,小心被人听到了找你麻烦!”

  “怎么了,这还不让说的吗?”李月寒疑惑的挑了挑眉:“可是有什么古怪?”

  “当然了,赵掌柜是什么德行,咱们寒江城孰人不知孰人不晓,东家赶他走那也是对的事儿!”那大婶看打扮倒像是个富贵人家的夫人,自然知道的比别人多一些:“但是这赵掌柜总是跟地下的人做买卖,如今他没了用途,地下那些人怕他走漏风声,可不就得灭口吗!”

  越往后说,这大婶的声音越小,听得李月寒也是越意外

  她原本就猜测,赵掌柜之所以敢把东西偷偷拿出去卖了,一定是有长期合作的买家。而敢做这种生意的,但部分都是黑市里的人出来。

  也是不想惹麻烦的心态,所以李月寒只低调的跟赵掌柜解除了劳务关系,并没有声张这件事。

  但是谁知不过前后脚的功夫,赵掌柜就死在了金字招牌典当行的门口。

  这就不能不让李月寒不多想几分了。

  看来,这黑市还是得探探水,否则保不齐自己还真会在这上头栽跟头。

  “这位婶婶,可知道黑市里头的人怎么联系?”李月寒心思转了转,主动拉住了大婶的手问道。

  那大婶原本看热闹看得正起劲,听了李月寒的话后,笑声也低了下来:“走吧,我带着你。”

  不出李月寒所料,这位大婶就是专门来蹲她的。

  看来自己来寒江城的消息,在这地下黑市已经传开了。

  跟着那位大婶的马车,李月寒七拐八弯来到了城外一个破庙里,下了马车后,跟着大婶进了破庙,然后也不知道大婶按了哪里的机关,破庙的佛像自己移开,一道黑漆漆的门出现在那里。

  “夫人请吧。”大婶指了指门:“这里进去便是黑市,我就不去了。”

  “那我也不去。”李月寒十分礼貌的点了点头后,带着星子转身就走。

  千钧一发之际,原本还空旷的破庙突然窜出来几个手拿砍刀的蒙面人,拦住了李月寒的去路。

  随后,那大婶在身后道:“夫人怕是小瞧了黑市的势力,如今你已经来了这里,怕是只能进去一探究竟了。”

  “既然婶婶你喊我夫人,应当是知道我的身份。”李月寒说着,拉了拉狐裘,一脸慵懒之态:“我不去的地方,没人能威胁我低头。”

  “祁王妃说得对,但是祁王妃已经和祁王殿下和离了,身份当是不比从前了,劝你还是不要自找麻烦的好。”大婶倒是笑了笑,说的话就不那么好听就是了。

  “和离了我也是陛下亲封的一品翰容夫人,更是晋国公的女儿,还是文国公府的表小姐,更别提我和这一品皇商温家的关系,以及皇商柳家和皇商颜家的关系了,你说对吗?叶夫人。”

  那大婶一听这话,脸色顿时变了:“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

  “猜的。”李月寒耸耸肩:“没想到蒙对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