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73章 孟祁焕跑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73章 孟祁焕跑了!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哦?刚才不是说还得好好养着,脑袋里的淤血还没有完全散开,否则会伤及五脏六腑吗?”李月寒笑眯眯的看着谷老头。

  谷老头被她的目光看得背上直发毛,赶紧求助孟祁焕。

  谁知孟祁焕这会儿却撇开了脸,看都不看谷老头。

  这把谷老头给气死了:“冤枉啊,都是祁王殿下让我这么说的,我可怕这小子了,他杀人可是不眨眼的!”

  “我杀人也不眨眼的,你要不要试试看啊?”李月寒依旧笑眯眯。

  “我……我……”谷老头也没想到李月寒会这么套话,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你好好照顾玉妆,等她平安生下孩子之后这笔账我可以不跟你算。”说着,李月寒打开了通道。

  谷老头忙点着头应下,然后头也不回的钻进了通道内。

  关闭了通道后,李月寒看向孟祁焕:“你说这祁王殿下到底是得好好养着,还是生龙活虎啥事儿没有呢?”

  “……”孟祁焕看都不敢看李月寒,自然也不敢吭声了。

  “说话。”李月寒的语气冷了下来。

  “咳咳……”孟祁焕清了清嗓子,举起刚刚被李月寒咬伤的手道:“这个伤口啊,要是不好好养着的话,难免要出大问题的,刚刚谷老头说的一定是这个意思。”

  “是吗。”李月寒看着孟祁焕,后站起身,轻轻拂了拂衣裙,语气冷淡道:“那王爷好好养伤,黑渣滓的事情,我自己去查。不过希望王爷一旦有了卫东则的消息,也马上来告知在下。”

  说完,李月寒转身就走。

  “等等!”孟祁焕连忙喊住了她:“说好答应我的那半个条件还算数吗!”

  “除非王爷把黑渣滓的消息全须全尾的告诉我。”李月寒回头看向孟祁焕。

  听了这话,孟祁焕无奈的叹了口气:“告诉你也可以,但是卫东则的事情你不能再插手了。这里头不仅仅是玄竟估计的事儿,还有凌云帝的事儿。”

  “我知道。”李月寒点了点头:“他不过是不放心你还活着,但是在他眼里我是必须得活着让他展现君恩的,所以对我来说并没有风险。”

  “那你父亲呢?你外祖家呢?你活着对宗政凌云来说的确是一件好事,但是你有这么强大的两个靠山在,他留下你的性命,势必就要打压晋国公和文国公,难道这是你想要看到的吗?”孟祁焕终于认真了起来。

  “我父亲为东翰国出了那么多力,如今还为了两国和平去了朱凤国,我外公一家早已经不理朝政,只做清闲的国公爷,当国都的吉祥物,我就不信凌云帝昏聩至此,会为了打压你而去打压他们!”李月寒语气依旧冰冷。

  在这件事情上,李月寒看得很明白。凌云帝虽然生怕大权旁落,但是他也的确是个为国为民的好皇帝。他想让孟祁焕死,不仅是因为孟祁焕在民间有太多拥趸而且京郊大营的将士大半都追随于他,更是因为孟祁焕身后还有一个天星五河镇。

  那里,可是有一个东翰国开国帝王存在。

  虽然迄今为止凌云帝都没有见过宗政紫优,但是他这些年却是派了无数的探子去天星五河镇。

  尽管天星五河镇名字只是一个镇子,但是实际上已经拥有了足矣对抗天星五河镇的战斗力。

  而这些人全都听命于孟祁焕和宗政紫优。

  宗政凌云不敢明着对付孟祁焕,就是怕被宗政紫优知道之后直接发兵东翰国。

  他根本没有自信对上东翰国的开国皇帝。

  “你错了,月寒,”孟祁焕叹了口气看着李月寒:“一旦我死了,你就会被凌云帝当成傀儡和工具,用来平衡和打压晋国公府和文国公府,阿逸活不了,因为他是男孩子,阿宁或许能保下一条命,但是也得在凌云确定阿宁只是一个普通女孩子的前提下,你想想,这是你要的结果吗?”

  李月寒沉默了。

  孟祁焕说的一点没错。

  假如凌云帝真的悄无声息的杀了孟祁焕的话,那么等待他们母子三人的不会是以后的高枕无忧,只有无穷无尽的小心翼翼和谨小慎微。

  慕王妃看起来风光无限,整个京城横着走都没人敢说什么。

  但是她的母家,唯一一个哥哥,自凌云帝登基开始就被派去驻守边关,好几年才回来一次,儿子这么大了也没机会管教。

  好不容易借着儿子成婚的借口要解甲归田,凌云帝一句边关不稳,六七十岁的人了还是穿上盔甲赶赴边关。

  也还好徐兴易读书不行,否则徐家早就不存在了。

  慕王妃没有孩子,这么多年一直把徐兴易当成自己的儿子在溺爱,并非是她不明事理,而是她不希望有一天徐家也走上了慕王的后路。

  李月寒想了许久,最后没说话,起身离开了孟祁焕的房间。

  看着李月寒的背影,孟祁焕微微叹了口气后,什么也没说,拿出一张空白的纸,提笔刷刷刷的写了起来。

  后半夜,李月寒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

  孟祁焕说的虽然都是李月寒早就知道的,但是如今听到他再说出来,李月寒的心里还是有些难受。

  她当然不能让孟祁焕死。

  但是也不能任由着凌云帝就这么骑在他们的头上嚣张作威作福。

  可要打消凌云帝的疑心病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所以该怎么办呢?

  “唰唰——”就在李月寒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时候,房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李月寒马上翻身坐了起来,还没等她释放神识,房顶的瓦片被人揭开,一个白白的玩意儿掉了下来,在空中诡异的转了个弯,准确无误的落到了李月寒的手里。

  李月寒一愣,刚想去探屋顶上的是什么人的时候,那人连瓦片都顾不上该回去就已经跑了。

  速度贼快,堪比孟祁焕。

  不对,就是孟祁焕!

  他又想搞什么鬼!

  想到这里,李月寒跑出房间,正打算去找孟祁焕算账的时候,手里的纸团提醒了她。

  借着月色,李月寒打开纸团匆匆里浏览了一遍之后,猛地沉下了脸。

  孟祁焕跑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