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76章 第二天,第三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76章 第二天,第三天……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吃饱了饭,大家的干劲就高,再一想又有工钱,干得就更加卖力了。

  李月寒的矿产量奇高。

  或许是因为地动之后煤矿直接被顶了起来的缘故,甚至都不需要怎么费心思设计矿道,大家就能抡起镐头卖力的挖。

  起初李月寒还想着在槐镇招不到足够的人手的话,一部分从寒江城带过来的守城军也要下场挖矿的。却是怎么也没想到第一天报名的人就满额了。

  连带后勤都十分饱满。

  矿上不需要多费心思之后,李月寒就开始鼓捣大家的伙食。

  小手一挥,干干脆脆的包下了槐镇的一个养猪场,每天都有新鲜的猪肉送到矿地。

  又一挥手,李月寒一口气包了八个乡的蔬菜鱼蛋,买了五千斤大米。要不是镇子上的酒楼和客栈哭着喊着求着让李月寒不要垄断匀他们一点儿的话,李月寒是打算包圆的。

  槐镇一个镇子周边有十三个乡,每个乡里头还有好多村,平日里菜农们都是挑着菜在市场上叫卖,运气不好的时候一整天可能也就卖一两个铜钱。

  李月寒在核对过菜品之后十分人傻钱多的给了十个铜板一捆的价格。

  百姓们开心死了,每个人送来的菜几乎都是老大一捆,比平日里他们拿去市场上叫卖的时候不知道大多少倍。

  当然,有朴实的百姓,就有偷奸耍滑的崽种。

  槐镇有名的流氓团体是头一批报名来挖矿的,尝到了甜头之后开始疯狂磨洋工,带着他们十几个人一扎堆,周围的人都没了干劲儿,效率下降了不少。

  还有哪些村子里的赖皮也跑来送菜,但是送来的菜起初几次都还是好的,后面就成了好菜叶子夹烂货,一捆菜看着打,外头的菜也都是绿油油的十分可人,但是结了账人走了之后打开一看,里头全是蔫儿的,被虫子吃得差不多的。

  李月寒没办法凡是亲力亲为,所以负责收菜的婶子吃了几次亏之后就长了心眼,再收菜的时候每一捆都看得仔仔细细,耽误了不少功夫不说,也惹得不少人有了怨言,觉得是李月寒给不起钱了,打算压价。

  一时间,送菜来矿地的百姓少了不少。

  彼时,李月寒正埋头在叶镇长的家里研究火药,整天不是乒铃乓啷就是叮铃哐啷,吓得叶镇长好几次都以为李月寒是准备拆了他的府邸,暗暗犹豫了好久要不要告诉李月寒自己其实是友军。

  大约开矿十日左右,李月寒就陆陆续续的听守城军把这些事儿给报了上来。

  当时正在琢磨这火药的配比,听了守城军的汇报心里来了主意。

  “让负责收菜的婶子不必检查,该多少钱就多少钱给出去,要是菜不够的话我们就到市场上买,不怕花钱。还有那几个磨洋工的,明天开始让他们放假,钱照给饭照吃,不用管他们。”

  守城军小队长完全没想到李月寒会是这个反应,这和当初在寒江城说一不二的翰容夫人反差也太大了吧?

  “愣着干嘛,赶紧去啊!”李月寒正在调整配比,见小队长杵在原地没动,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翰容夫人……”小队长有些为难:“您不用怕他们闹事儿的,咱们寒江城来的守城军肯定都是听您的。”

  听了这话,李月寒才意识到小队长是误会了她的意思,当即笑道:“我知道,我心里清楚着呢。前期多花点冤枉钱筛选一下哪些是刁民,后期我们才能有更高的效率不是。”

  “原来是这样!”小队长惊喜得眼睛都亮了起来。

  他就知道,翰容夫人是绝对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随后,小队长屁颠屁颠的回去了。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

  做手脚的菜农越来越多,磨洋工的人也越来越多。

  一直到了第六天,李月寒确认已经没有更多的人加入到做手脚的菜农行列和磨洋工行列之后,这天一大早就出现在了矿上。

  “孙婶子,今天你休息,我来收菜。”李月寒穿了一身灰扑扑的粗布衣裳,一头柔顺靓丽的长发也用一块布随意的包了包裹在头上,脸和露出来的手都被刻意涂黑了好几层,画了十分显老的纹路在上头,看起来就和饱经风霜的农妇没什么区别。

  顶多就是年轻点儿。

  孙婶子甚至都没有认出李月寒来,就叹了口气:“你是新来的吧,一会儿收菜的人就来了,你先看看我怎么做的,以后才不会错了手脚,他们当中可是有不少崽种,坏得很。”

  “他们都干什么了?”李月寒一脸疑惑的问道。

  “瞅着翰容夫人心善,觉得人家钱多又好糊弄,已经连续好些天送烂菜叶子过来了。最开始的时候外头还包着一圈水灵灵的菜,模样做得周正,就是裹在里头的都是坏菜叶子。这两天他们更过分,直接往这儿送一捆市场里捡回来的烂叶子,要么就是前一天卖剩下的蔫吧货,你说气人不气人!”说起这个,孙婶子一肚子都是火。

  “翰容夫人不管吗?”李月寒依旧一脸疑惑。

  只见孙婶子叹了口气:“我们都知道翰容夫人是贵人,咱们槐镇以前是啥样,以后是啥样,都得看着翰容夫人的心意,这就算是菜不好,咱们也不能拿这些小事去烦人家,我可听那些寒江城来的守城军说了,翰容夫人在研究个什么火什么的玩意,叶镇长的家里时不时的吓唬一咋子,就是翰容夫人在搞研究呢,这点小事,还是不去烦她了。”

  李月寒立马义正言辞:“话不能这么说,咱们这矿地是翰容夫人操持起来的,她把咱们都集中到这儿来干活儿,也允诺了管两餐好菜好肉好饭,吃饭皇帝大,肚子的事儿比什么都重要,哪里就是小事了!”

  一听这话,孙婶子脸色都变了,赶紧放下还没摘完的菜梗子来捂李月寒的嘴:“我滴个娘嘞,你不要命啦!大家可都不敢说这样的话,小心传到翰容夫人的耳朵里,那是要杀头的!”

  “翰容夫人又不是官老爷,哪能随便判人家生死,况且我也没犯罪,她没权利杀我头!”李月寒越演越上头,甚至已经入戏到义愤填膺了:“不行,我得为咱们这一口饭讨个说法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