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79章 利刃入肉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79章 利刃入肉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从大家报名的时候,我就说过,我的地方不允许有任何人偷奸耍滑,”见伍旺霸醒了,李月寒用脚尖踢了踢他,然后转身面相大家开始演讲。

  “但是以伍旺霸为首的这些人,不仅拉帮结伙,还带头磨洋工,甚至欺负给大家辛苦做饭的婶子和婆婆们。就在今天早晨,伍旺霸甚至还想调戏本夫人!”

  说到这里的时候,李月寒顿了顿,见到大家伙儿面色都变了变后,这才继续道:“从今天开始,这一百二十个人的名字将会在官府登记造册,我这里不是苦徭役,但是我这里可以服役!他们的工钱本夫人全数没收,饭菜也只能吃剩下的,没有午休,即刻生效!”

  “我不服!”伍旺霸向来嚣张跋扈惯了,再加上这会儿浑浑噩噩的脑子不清醒,当即大声的吼了起来:“你凭什么发落我们!你凭什么让我们服役!你就是个小娘皮!小娘皮!!!”

  最后三个字简直是在用生命嘶吼。

  李月寒十分平静的换过头看伍旺霸,道:“凭我是陛下亲封的一品翰容夫人,凭我父亲推行新制立下大功,凭我研究出滩涂炼盐术,凭我创办炼油工坊,凭我是李月寒!够不够?”

  最后三个字落下,伍旺霸仿佛一瞬间魂魄归位一般一哆嗦,马上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顿时脸色惨白。

  “曝晒三日之后,这些人和肖大泥一起服役!”李月寒说完,一头又钻进了帐篷里。

  在场所有人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

  原来翰容夫人这几天并不是一点事儿都不知道的,矿上的事情她知道得一清二楚,只是在找机会一举把这些泼皮拿下而已!

  太好了,以后他们又可以吃上新鲜的饭菜了!再也不会被伍旺霸他们那群恶霸欺负了!能安安心心搬砖挖矿了!

  并不知道所有人的心情的李月寒,此时正在帐篷里和小队长算账。

  这十几天下来,矿上三百人,一共挖了差不多三千斤的煤矿,其中还掺杂着不能用的土坷垃,还有未分类的硝酸石和硫磺结晶,这让李月寒很是头大。

  煤矿伴生的黄土坷垃加入配方之后,炸药的威力会增加,并且另外三种原料的用料还能一定比例降低,这对李月寒来说是个大大的好消息。

  经过这段时间的实验,李月寒已经在炸来炸去之中逐渐掌握了一个平衡的比例,能最大程度保证不是哑炮,还能保证杀伤力。

  但是如果加入了土坷垃的话,李月寒之前的研究就得推翻重来。

  原本李月寒是不想的,毕竟她制作炸药的目的只是逼凌云帝妥协,让他不再针对他们一家人,并不是真的想把凌云帝从皇位上炸下来。

  但是暗卫送回来的消息却马上打消了她的念头。

  凌云帝得知孟祁焕暗中回京,要求跟孟祁焕单独会面,言之凿凿是兄弟之间的聚会。

  孟祁焕信了,随后中了凌云帝的埋伏。

  凌云帝的人,就是冲着要他命来的!

  所以孟祁焕又一次不知所踪,暗卫们已经找了三天三夜,一点线索都没有。

  他们推断孟祁焕已经被凌云帝抓走了,便马上送消息来给李月寒。

  李月寒收到消息的时候,正好在矿上搞事情。

  三千斤煤炭,就算李月寒再厉害,也不可能在短短的时间里把这些煤矿都做成炸药。

  可是时间越久,孟祁焕越危险。

  深知这一切的厉害,李月寒猛地想到了无上君界。

  当初李月寒平衡了两个空间的时间,无上君界的时间流速已经不再是外面的十几倍。

  所以如果能把无上君界里的时间流速调快的话,其实她可以用外面很短的时间,在无上君界里把这些煤炭都搓成炸药?

  想到这里,李月寒不由得又有些头疼。

  无上君界里,玉妆和幻象何山正在度过一段美好的人生,而且她要进去搓炸弹,之后又该如何解释凭空多出来的几千斤炸药?

  可时间不等人。

  李月寒犹豫了一盏茶的功夫,最后还是决定放手一搏。

  就算救不出孟祁焕,她也要把那红墙黑瓦的皇宫炸个稀巴烂!

  当天夜里,李月寒让守城军把三千斤煤矿都运到了附近的一个山洞旁,等人都离开之后,李月寒意念一动,三千斤煤矿和伴生料全数都被她转移到了无上君界。

  老实说,一口气转移这么多东西,放在以前一定非常吃力。

  但是自从在路上为了摆脱季青林等人做了一次陷阱之后,李月寒再做陷阱就熟能生巧了。

  要是此时有守城军过来看一眼的话,一定会发现,一眨眼的功夫,不仅三千斤煤炭和翰容夫人不见了,连这边的山洞也没了。

  “玉妆!”李月寒一回到安全屋,马上就找到了玉妆和幻象何山,道:“出了点事,祁王失踪了,我怀疑是被凌云帝关了起来,我现在要调快无上君界里的时间流速,外面一个时辰相当于这里的一个月,玉妆你很可能会在这个期间生孩子,你们提前做好准备。”

  玉妆懵了。

  刚想说什么,李月寒一扭头就不见了。

  看着她消失的方向,玉妆抿了抿嘴唇,看向一旁的幻象何山,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原以为还有时间好好在一起,但是很快你就要消失了。只是我不懂,王妃既然能调这里的时间流速,为何不把你身上的时间消逝调慢一点呢?”

  听了这话,幻象何山温柔的摸了摸玉妆的头:“能陪你一场,我已经万分荣幸,不敢奢求其他。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以后的路,你自己好好走。”

  谷老头在一旁越听越不对:“我听你们俩的意思,还怪月寒丫头没给你们长相厮守的机会了?”

  闻言,玉妆没有说话,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出卖了她。

  “玉妆,何山已经死了,你眼前这个是假货,你清楚吧?”谷老头干脆戳穿了这层虚假的纸:“还有这个人化兽,我早就知道你已经觉醒了,但是你要是在玉妆面前说小话,可别怪我去跟月寒丫头告状!给你个灰飞烟灭玩儿!”

  听了这话,幻象何山面上一愣,乖巧低头:“我不敢有妄念。”

  “记住喽!”谷老头交代完,急急忙忙的就追着李月寒的方向去了。

  “噗嗤——”

  是利刃入肉的声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