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80章 初雪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80章 初雪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幻象何山看着缓缓回头的谷老头,一脸的微笑:“对不起,我想活。”

  “狗……日……的……”谷老头憋出了最后三个字,双眼一合倒了下去。

  此时,国都,死人沟。

  孟祁焕从尸体堆里翻了出来,看着头顶的圆月,不由得松了口气。举起手,手里是一个银质的小葫芦。

  凌云帝的伏杀凶险万分,孟祁焕终于也绝了最后那么一丁点对于他的不舍。可惜终究有些晚了。

  他拼死杀出重围的时候,是不知道从何处冒出来的李蓉蓉救了他。

  在离开了包围圈之后,孟祁焕稍稍松懈了防备,李蓉蓉一刀贯穿了他的心口。

  “你别怪我,你别怪我,她害死我娘,害我一辈子只能做柳家一个不受待见的少奶奶,害我亲爹都不愿意认我这个女儿,我无法释怀,我无法忘记她带给我的一切!”

  “凭什么她是那耀眼夺目的明珠,我却只能像一个污点一样存在她的人生简历里,我不服!凭什么她可以风光大嫁,凭什么她可以步步高升,而我这辈子都没有属于我自己的婚礼!”

  “祁王殿下,你要恨就很李月寒,恨她不该和你走到一起。那样的话,她一辈子都只会是西北边境黑土村的村姑,和我一样是地上的泥巴。她不会来国都,不会有后来风光的人生,她只能和我待在泥里!”

  孟祁焕被扎了一刀之后,就已经迅速的运功护住了心脉,这才给了李蓉蓉话多的时间。

  “你以为她是靠我才能走到现在的位置吗?”饶是孟祁焕一点也不想理这个疯癫的李蓉蓉,也因为李蓉蓉诋毁李月寒忍不住开口:“你错了李蓉蓉,有些人生来就是明珠,就算没有我,她也会耀眼夺目。”

  “或者说,因为我的存在,反而让她有了软肋,否则的话,你以为她愿意只当一个小小的祁王妃?”

  李蓉蓉看着浑身浴血的孟祁焕,一脸的笑:“你可记得白云村初见?”

  “那时你扛着木头,和李月寒站在一起,我身边站着王荷花,我当时就觉得,你是我的!”

  听了这话,孟祁焕冷笑出声:“做你短命娘的春秋大梦!老子自戳双眼挥刀自宫都不可能看上你!”说完,孟祁焕终于攒够了劲,一跃而起捏碎了李蓉蓉的脖子之后,浑身再无半点力气。

  最后一点意识,就是从怀里摸出银葫芦打开,甚至都不记得自己喝没喝下,就滚进了死人沟里。

  恶臭!

  孟祁焕一点一点醒过身来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四周都是烂乎乎的尸泥,他无处借力,只能强忍着一点一点挪到边上,然后艰难的爬了上去。

  国都城外的死人沟确切来说,已经快要靠近华希县了。

  这里荒山野林,没有半点人烟。

  孟祁焕的伤势极重,虽然有万物生捡回了一条命,但是一时半会儿也没办法恢复如常。

  踩着月光走了一段路之后,孟祁焕来到一个小河边。

  他踏入小河冲洗的时候,一片雪花摇摇晃晃的落到了他的肩头。

  下雪了。

  往年的初雪,他都会和李月寒一起温一壶酒,坐在暖阁的窗前,拥着毛毯一边喝酒一边赏雪。

  是李月寒告诉孟祁焕,每一片雪花的模样都是不一样的,这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每年的这天,两个小豆丁都会自觉的不过来讨嫌,让他们俩安安静静的赏雪,喝酒。

  “月寒,下雪了,今年的初雪没有陪你,对不起……”

  话音落,孟祁焕的嘴角无力的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随后就这么毫无预兆的倒在了小河里。

  李蓉蓉死前,好像说了一句话。

  “刀上浸透了南疆皇毒,孟祁焕,你别想活!”

  水中的孟祁焕合上了眼,沉下去后,再没有浮上来的动静。

  你说的对,宗政凌云的心里没有一丝亲情。

  是我执念太深,可惜我知道的太晚了……

  对不起,说好陪你余生四季,我要失约了。

  无上君界。

  李月寒已经连续五天不眠不休的在搓炸药了。

  幻象何山背刺谷老头之后,李月寒果断而又迅速的把他杀了,然后把谷老头丢进万物生泉眼里泡着,把玉妆禁锢在安全屋的范围内,之后就开始专心致志的搓炸弹。

  第六天的时候,李月寒突然感到一阵猛烈的窒息感。

  就像当年她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一样,溺水一般的窒息。

  缓过来后,李月寒浑身发冷,颤抖不已。

  明明无上君界里一直都四季如春,温度适宜,但是却不知为何突然之间漫天飘雪,仿佛一瞬间温度跌倒了谷底。

  李月寒没来由的想到了孟祁焕。

  心里更是焦急如焚,搓炸药的动作更快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哆哆嗦嗦的声音在她身边响起:“你要是继续这么搓下去,你就要死了!”

  “放屁!”李月寒突然暴怒,猛地窜起身就揪住了刚从万物生里爬出来,此时冻得像一根老冰棍一样的谷老头:“再说一个死字,我马上让你死!”

  谷老头和李月寒相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见李月寒浑身杀气的模样。

  暗夜里,李月寒挂在腰间的无事发生哨忽然急切的闪烁了起来。

  李月寒丢开谷老头,继续搓起了炸药。

  谷老头哆嗦着手从她的腰间摘下那个哨子晃了晃,顿时出现一个女人的虚影,吓得他又冻结实了几分。

  “你是何人?无事发生哨怎么会在你手里!李月寒呢!”棠西繁一联通就急眼了,恨不得直接穿过来当场将谷老头劈成两半。

  老冰棍谷老头哆哆嗦嗦的把哨子对着正在埋头搓炸药的李月寒,哆哆嗦嗦道:“她这样……已经……几天几夜了……她把无上君界的时间……调快了……要做什么……炸药……”

  听了这话,棠西繁马上大喊:“李月寒!孟祁焕命牌碎了!”

  “放屁!”

  李月寒起身劈手夺过无事发生哨摔碎,然后头也不回的冲出了无上君界。

  外面天刚微亮,正下着小雪。

  谁也不知道翰容夫人是如何浑身戾气的出现的。

  只知道初雪这天,翰容夫人杀气腾腾的夺走了一匹马之后,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三日后,国都城,皇宫。

  “哦?李月寒在槐镇逞了这么大威风?”心情很好的凌云帝笑眯眯的放下了手里的茶杯:“可惜啊,她若是早点到国都的话,或许还有机会救下朕的皇弟一命。现在,她可就是来送死了。”

  “你说是不是啊,晋国公。”

  在凌云帝的对面,只剩一口气的李建波懒懒的抬了抬眼皮:“放了……孩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