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85章 别出声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85章 别出声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祁王妃,你要做什么!”宗政贤赶紧拦了下来。

  李月寒只淡淡看了宗政贤一眼,道:“你让开,我不杀你。”

  “你冷静一下,宗政宇还有用!想想你爹!”宗政贤拉着她。

  李月寒深吸一口气,收剑回鞘。

  她的确想杀了宗政宇。

  但是,也确实还不是时候。

  入夜,李月寒一直没睡,坐在火堆前不知道在想什么。

  两个孩子已经跟着灵犀去睡了,李月寒又添了一把柴,火烧得更旺了。

  “出来。”万籁俱静,李月寒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随后,从黑暗之中,接二连三的跳出来数十个身影,皆恭敬的跪在李月寒跟前:“属下没有保护好主子,请夫人降罪!”

  “你们是孟祁焕的暗卫?”李月寒平静的看着他们。

  “是,寒江城地下黑市里都是我们的人。”说话的人拉下了面罩,赫然就是寒江城地下黑市里那个文士褂卖家。

  “我只知道孟祁焕中了宗政凌云的圈套,具体是什么情况,谁能告诉我。”李月寒点了点头,又问。

  “主子说,不想手足相残,所以希望皇上能允诺不再猜忌,他愿意上交所有兵权,并且将天星五河镇的兵力全部撤散,解散天星五河镇的武装力量。皇上来信说愿意面一次,就他们俩。因为他强调是兄弟间的谈话,所以主子就信了。”

  “不可能。”李月寒看着文士褂:“孟祁焕虽然一直对凌云帝抱有希望,但是他也很清楚凌云帝是什么样的人,绝对不可能这么简单就相信他!”

  听了这话,文士褂抿了抿嘴唇,无奈道:“皇上绑了两位小主子,随信送来的还有逸少爷和宁小姐的长命锁!主子担心两位小主子,这才明知是险还是去了!”

  “嘭!”李月寒将手里握着的柴火捏碎。

  狗皇帝!

  “他们约定见面的地方在哪里,带我去!”

  “是!”文士褂赶紧应了下来。

  谁说他们家夫人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手腕粗的柴,徒手捏碎!

  “你带我去就可以,剩下的人留下,守着这里!”李月寒并不想把所有人都带走。

  赶路的这段时间,她发现自己和无上君界的联系愈发紧密,主宰之力在她身体里游走,给了她一股精纯的力量。如今,她不仅反应比过去快了,五感六识更是细致入微。今天在皇宫外,即便是不调快她身上的时间流速,李月寒也有把握将宗政宇拿下。

  但是她希望凌云帝害怕自己,所以选择了更加快时间流速这种,约等于透支生命的做法。

  是夜,两人骑着马在官道上飞速移动,朝着华希县的方向疾驰而去。

  文士褂越是跑越是佩服李月寒。

  身为暗卫,他骑马赶路是常事,可是李月寒不一样,她可是一直养尊处优的贵人。可如今二人奔袭在路上,李月寒不仅丝毫没有喊累,反而还越跑越快。

  黎明来临前,他们抵达了之前孟祁焕赴约的树林。

  看着满地的狼藉,李月寒的神色冰凉可怕。

  从现场的痕迹可以看出,孟祁焕当时以一敌百,对方是下了死手的。

  虽然现场经过清理已经看不出来多少线索,但是李月寒却见到了死在一个坡上的李蓉蓉。

  冬天天气冷,尸体摆了好几天都没有臭,李蓉蓉还保持着死前的模样,脖子被人拧断,瞪着眼睛,手上沾的血已经变成了黑色。

  李月寒看着李蓉蓉的尸体,一点表情也没有。只是弯腰将她手上沾血的刀检查了一番,一抬脚,就把尸体踹下了陡坡。

  然后伸出脑袋看了一眼。

  死人沟。

  李月寒想起了这个地方。

  当年在华希县寻找合适的地方做盐场的时候,李月寒听华希县周县丞说起过这个地方。

  又看了一眼,李月寒找到了一道爬行的痕迹。

  这几天下雪,痕迹已经被覆盖得差不多了。但是李月寒有神识之力,所以很快又找到了新的痕迹。

  是了,孩子们说梦到孟祁焕在河里,她刚刚找到的痕迹明显就是一个受伤之人留下的!

  想到这些,李月寒往前走的速度就越来越快,文士褂都有些跟不上了。

  足足走了半个时辰左右,天边已经亮了许多,李月寒终于从树丛里钻了出来,站在一条河边上。

  河很宽,水流很急,所以没有被冻上。

  李月寒二话不说,一脚踏进了河里,开始四下寻找。

  文士褂不明所以,正想开口说话的时候,一把匕首抵在了他的脖子上:“别出声。”

  文士褂不敢乱动,只能被人挟持着往后退去。

  眼角瞥见对方的手白到近乎透明,偶尔有发丝被吹过来,也是白色的,心中十分疑惑。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怎么会有这么年轻的皮肤?

  一直退到了树林里之后,文士褂确定这个距离无法伤害到李月寒了,这才一个肘击打向身后。

  没成想,他攻击不成,却被后面的人狠狠的一拳锤在腰上,文士褂被扑倒在地,随后被人踩住了。

  “你是谁。”对方语气平淡,声音嘶哑,听不出一点情绪。

  “你管老子是谁!”文士褂低吼。

  本来想提醒李月寒注意,但是他被人踩着脖子,头都抬不起来,不仅看不到对方是谁,连声音都快要发不出来了。

  “你的声音,有点耳熟。”那人说着,突然凑到了文士褂的跟前……

  -

  李月寒淌着水找了许久,根本找不到一点孟祁焕的踪迹,但是却在水底发现了她用来给孟祁焕装万物生的瓶子。

  里面被灌满了普通的水,也不知道是孟祁焕喝完了还是打开了却落在了水里。

  李月寒手里紧紧的捏着那个银葫芦,回头正打算跟文士褂说自己要过河,让他在岸边等着。却发现,岸边空无一人,文士褂的匕首落在空地上。

  心里一急,李月寒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回了岸边,将文士褂的匕首捡起来,顺着树林就冲了进去。

  神识之力倾巢而出,将四周的一草一木都笼罩在里面。

  没有文士褂的踪迹。

  “夫人!”就在李月寒到处找文士褂的时候,当时和文士褂配合演戏的顾客急匆匆的找了过来,看样子找了她很久了:“夫人,出事了,狗皇帝半夜派人把我们围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心里滔天的杀意再也按捺不住。

  吩咐他留下继续找文士褂之后,李月寒跑死了一匹马,以可怕的速度朝着国都飞奔!

  她要杀了宗政凌云这个狗皇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