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86章 害怕那个女人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86章 害怕那个女人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孟祁焕醒来的时候,浑身上下已经一点知觉都没有了。

  他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到了岸边,正躺在河岸上发愣。

  眼前一片模糊,只隐隐约约有一点儿光线,仅仅看得到一个模糊的影子。

  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孟祁焕只能从眼前的一丁点光线判断出,现在已经是白天了。

  躺在河岸上,孟祁焕许久都未曾动弹。

  他内力深厚,尽管是这么冷的天,昏迷之后他的真气也在缓缓流转为他抵御寒冷。醒来之后,功法运转自如,只是在经过心脉的时候有滞涩感。

  回忆起掉进死人沟之前李蓉蓉的话,孟祁焕不由得叹了口气。

  南疆皇毒世间无解。即便是中毒之人第一时间逼出了大部分的毒素,但是只要有一丁点残留,就如跗骨之蛆,极难清除。孟祁焕猜测,他昏迷前喝下的万物生应当是逼出了大部分的毒素,但是他伤得太重,饶是万物生这种世间灵泉也没办法在保住他的性命的同时,完全去除毒素,还要愈合伤口。

  想到这里,孟祁焕不由得笑了起来。

  宗政凌云,你果然好手段。幸而我留了一命,从今往后,你都将永远活在我的恐惧之下!

  一想到宗政凌云,孟祁焕又忆起了随信送来的那对长命金锁。

  那是颜紫湘来看两个孩子的时候送的见面礼,因为是足金打造,内里也是实心的,所以两个孩子一直都挂在腰间。后来长大一些之后,李月寒给他们做了锦囊戴着。

  祁王府的所有暗卫还有文国公府的所有人都认得,不会出错。

  想起孩子们现在生死未卜,李月寒又远在槐镇,孟祁焕一时间气血上涌,又昏了过去。

  如果这时候有人的话,一定会发现,昏迷的孟祁焕正在缓慢的褪色。

  从发根,到发梢,然后是眉毛,睫毛……连新长出来的胡茬也是白莹莹的一片。

  原本黝黑的肌肤也逐渐褪去了健康的小麦色,一点点变浅,变淡,整个人白得仿佛透明一般后,才缓缓停了下来。

  彼时,孟祁焕血脉逆流,真气在体内暴走。不知过了多久,双眼紧闭的他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踩着踉踉跄跄的步子跌跌撞撞的冲入了山林之中。

  真气暴走,导致他的体温极高,没多久就把衣服给蒸干了。花白的头发也被树枝打散披在肩头,垂到腰间,被树枝刮了起来又落下,翩然若雪。原本束在身上的衣袍散乱,鞋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丢了,眼睛不知何时已然睁开,瞳孔是极淡的灰白色,一点神采也无。

  再次醒来的孟祁焕,脑袋里一片空白,什么都不记得了。

  李月寒在河里寻找的时候,在山林间游荡的孟祁焕也悄悄回到了这个地方。他听到有动静,就跟了过来。他五感六识十分敏锐,所以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

  用来挟持文士褂的“匕首”其实是一段十分尖利的树枝,文士褂想要反抗,孟祁焕迅速的将他打到,觉得他的声音好似在哪里听过一样,正想仔细问问他是谁,自己是谁的时候,发觉到河里的那个女人正在回头。

  不知为何,孟祁焕下意识的对河里的那个女人有一种恐惧感,所以刚刚俯身去探文士褂的脸的时候,孟祁焕几乎是下意识的脚上一用力,把文士褂给踩晕了,扛在肩上迅速的闪躲离开了。

  李月寒没有找到文士褂,也没见到孟祁焕。但是孟祁焕却一直躲在暗中观察着李月寒。

  他眼睛虽然看不到,但是却能“看见”李月寒的身上溢出了一种十分奇异的能量,那能量蔓延的速度很快,逼得孟祁焕不得不带着昏死过去的文士褂往后撤了好长一段距离。

  直到他“看见”那股能量弥散之后,又好奇的扛着文士褂回到了之前藏身的地方,但是却听到一声清越的策马声传来,李月寒风一样的不见了。

  “老文去哪儿了,奇怪。”来找李月寒的那个暗卫嘀咕了一句,大声喊起了文士褂的名字:“文仲!文仲——文……”

  孟祁焕想都不想就把人打昏了。

  然后一左一右的扛着文仲和文舒兄弟俩,在林间几个腾挪之后,茫然意识到自己不知道去哪儿。

  他是谁?

  他为什么要害怕那个女人?

  他……为什么要把这两个人绑走?

  落在一条树杈上,孟祁焕茫然了起来。

  随后,树杈支撑不住三个人的力量,“咔嚓”一声断裂,孟祁焕连忙把文仲和文舒垫在身下,可他的身体本就消耗极大,落地之后还是昏迷了过去。

  倒是文仲,被泰山压顶之后,手指微微动了动,缓缓睁开了眼。

  -

  李月寒回到庄子上的时候,数以千计的将士已经把庄子给围了起来。她临走前留了十包炸药给暗卫,告诉他们点了火就往外头丢,炸死几个算几个。御林军将领不知道他们还有多少“天雷”,所以不敢轻举妄动,只把他们给团团围了起来,一步步劝降。

  “只要你们交出祁王妃和一众反贼,陛下不仅可以赦你们无罪,还愿意封赏大家!你们都有一身的好本事,能为朝廷效力,报效天下,这种好事,何乐而不为!”御林军将领曾是徐家军的一员大将,名叫徐毅,早年间曾经和徐定山征战北方,后来北方战事被孟祁焕平定,他跟随徐定山回国都之后,就领了个闲置在国都养老。

  前两年徐定山再度外出征战的时候,他主动离开了徐家军,成了御林军的一个副将。

  至于他的心到底还在不在徐家军,谁也不知道。

  “我等只报效主子和夫人,你们若是不滚的话,我们就炸死你们!”暗卫首领戾啸站在宗政贤身后,冷冷开口。

  这么多年了,她从来没在人前出现过。多年前她在天星五河镇承蒙孟祁焕相救之后,就死心塌地的跟着孟祁焕。最开始孟祁焕培养暗卫的时候,有些人觉得她是个女人就看不起她,再加上她本就生了一张好看的脸,更是对她嗤之以鼻。

  为此,戾啸主动服毒毁了容,以铁血手腕成为了孟祁焕的暗卫首领。后来,李月寒知道了她的遭遇之后,为她治好了脸,还抚平了她心里的戾气。

  在戾啸的心里,她的主子只有孟祁焕和李月寒。

  前者成就了她,后者拯救了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