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87章 烟花爆竹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87章 烟花爆竹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冥顽不灵!”徐毅冷着脸骂了一声:“我猜你们的天雷应该用完了,否则不会跟本将废话这么久。既然你们不愿意投降,那本将只好痛下杀手了!”说完,徐毅一招手:“弓箭手准备!”

  戾啸一听这话,当即把宗政贤拉到身后:“大殿下请带人躲避,戾啸会守好庄子,即便是死,也不会让他们踏足!”

  宗政贤有一瞬间的晃神,但是很快反应过来,转头看向沐川:“带着你妹妹还有阿逸阿宁躲好!”

  “是!”饶是此时此刻沐川很想留下来战斗,但是也懂得时局紧迫,他有责任要保护好妹妹和孟时逸兄妹。应了声后,沐川进去,一把将五花大绑的宗政宇提了起来,带着灵犀和两个小东西进了密室。

  中间有暗卫想要跟着保护,都被沐川拒绝了。

  他是大人了,他有能力保护好自己想保护的人。

  宗政宇被五花大绑,嘴上还被塞了破布,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虽然挣扎不能,但是却一直用凶狠的眼神盯着灵犀和兄妹俩。

  灵犀被他看得心里发毛,但是却始终一言不发,紧紧的跟在哥哥身后。

  倒是被她牵在手上的孟婴宁察觉到了灵犀的不自在,上前两步,一脚踹到了宗政宇的屁股上:“你有长辈的模样吗!不要脸!一直盯着灵犀姐姐瞧什么瞧!老色批!”

  原本紧张的气氛就被孟婴宁这一脚给踹散了。

  沐川一脸无奈的看着气鼓鼓的孟婴宁,扯了一条布条出来将宗政宇的眼睛给蒙上之后,一行人终于来到了密室。

  说来也巧,这间密室是早几年沐川的练手之作。

  回到国都之后,他一直被凌云帝留在皇宫里锻炼。几年下来,学了不少奇门异术。这机关术,还是从一本古籍上找到的。当时凌云帝说这个没有必要学习,但是沐川却十分感兴趣。为了不让凌云帝指责,他那段时间三天两头借口练习剑术跑出国都,就在这个庄子里暗暗修造了一间密室。

  或者用李月寒的话来说,这是安全屋。

  进了密室之后,关上门,灵犀总算是松了口气。

  “哥哥,我怕。”小姑娘就算再成熟,到底还是个还没及笄的小姑娘。能在凌云帝的折磨下存活半年,还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用这半年时间挖了密道逃生,还能带着两个小朋友安全的躲开所有眼线回到大皇子府,已经很不容易了。

  听到灵犀的话,沐川上前将她抱住,拍了拍她的头道:“不怕,哥哥和爹爹会保护好你们。”

  “叔叔会不会回不来了?”灵犀说着,眼泪就落了下来:“婶婶呢,为什么从御林军把庄子包围开始就不见婶婶的踪影?婶婶是不是不要我们了?”

  虽然按照辈分来说,灵犀的叔叔应该是孟时逸,但是她这会儿也改不过来了。

  “不会的,爹爹和娘亲都平安着呢!”孟婴宁上前拉了拉灵犀的手:“灵犀姐姐,你不哭,我和哥哥还有沐川哥哥都会保护你的!”

  听了这话,灵犀不由得哭笑不得的摸了摸孟婴宁的脑瓜子:“你可不能喊我姐姐,差了辈分了。”

  “不管那么多,反正你不要哭了,哭得我心都碎了。”孟婴宁一边说着,一边夸张的摸了摸自己的心口。

  她从小就和亲人有一种特殊的感应。年纪还小的时候,只能判断出大概。随着长大,这种感觉就越来越真切。同时她还感觉到自己左手腕上的胎记也有点异样。

  每一次她做了什么梦,如果是和现实有关的,醒来的时候左手上羽毛状的胎记总是热热的。这段时间,她每天都能梦见爹娘,每次醒来,胎记都火热火热,但是摸上去又冰凉冰凉。

  她确定爹娘平安,否则她也不会这么冷静。

  一旁的孟时逸上前摸了摸孟婴宁的脑袋,小大人一样的跟沐川说道:“我和妹妹和爹爹娘亲之间有特殊的感应,我们两个确认爹爹和娘亲平安,沐川哥哥和灵犀姐姐别担心了,我们现在要做的是保护好庄子。”

  “可是婶婶留下的天雷已经用完了。”灵犀无不担心的说道。

  能从后半夜坚持到现在接近午时,全靠李月寒临走前留下的炸药。

  但是毕竟炸药有限,如今也已经用完了。

  “庄子里有烟火炮竹吗?”孟时逸问沐川和灵犀。

  “有,就在安全屋里。”沐川眼睛一亮,大步流星的走到一处堆放杂物的地方,把上面盖着的油布给揭了下来。

  见状,孟时逸和孟婴宁对视一眼,马上上前开始往外搬。

  “把这些都搬到后院,我们大可以虚张声势吓唬他们!”见沐川和灵犀诧异,孟婴宁赶紧解释了一下。

  被完全忽略成空气的宗政宇听了这话,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难道李月寒手里的天雷也只是看着吓人?

  他没有见到暗卫们扔炸药的画面,那端地是把人炸得血肉模糊,四肢横飞。要是看到了的话,他也就不会这么想了。

  看着四个孩子忙忙碌碌的搬走了大半的烟花爆竹,宗政宇一点一点蠕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被绑在身后的手,开始奋力的磨绳子。

  等四个孩子把烟花爆竹都搬到后院之后,宗政宇的绳子也磨得差不多了。

  “妹妹,阿逸阿宁,你们去安全屋里等着,我来点火。”沐川年龄最大,自然也担任起了保护的责任。手里拿着一盏油灯,先看着他们三个进了安全屋之后,正打算往外抛去——

  “停手!”宗政宇用绳子套着孟时逸的脖子,挟持着他出来了。

  “你想干什么!”沐川冷着脸问道。

  “我不想干什么,我只想你现在马上自尽!”宗政宇神色疯癫,手里的绳子已经越收越紧,孟时逸的脸色渐渐红了起来。

  灵犀和孟婴宁跟在后面,灵犀急得都快掉眼泪了。

  “为什么我要自尽?”沐川冷静的问道:“难道你是在怕我?”

  “哼,你死了,孟祁焕那个杂碎就没有希望了,我才是最后登上皇位的那个人,只有你死了我才是最安全的!”宗政宇说出了心里话:“我知道孟祁焕对皇位没有想法,但是你有,他会倾尽全力帮你,我不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