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90章 休想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90章 休想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宗政贤此时已经陷入了困境之中。

  他回到国都的时间虽然已经很久了,但是这些年,为了避免凌云帝的怀疑,他从来没有刻意的培养过自己的势力。他的大皇子府上被凌云帝安插了众多眼线,起初那几年,他几乎事事都在按着凌云帝的意思去做。

  刻意拉拢朝臣,刻意的营造出他和宗政宇对立的局面,刻意与孟祁焕敌对。

  但是这些都不是他想要的。

  经过那么多事情之后,宗政贤心里虽然还有对于权力的渴望,但是却也没有了野心。

  后来终于从凌云帝的疑心之中脱身后,宗政贤小心翼翼的清理了自己府上的眼睛,专心的做起了他的富贵闲人。如果不是沐川的话,宗政贤都打算做一辈子的废物。

  可是沐川太出色了,出色到炼凌云帝都想要他成为众矢之的。

  为了沐川,宗政贤暗中培养势力,为沐川造势,给沐川撑腰。但是一切都太晚了。

  仅有的几十个府兵还有庄子上的一些暗卫此时为了保护他,全都牺牲了。

  徐毅带来了数千御林军,将整个庄子团团围住,从各个角落围攻,宗政贤已经快挡不住了。

  他的武艺并不出彩,但此时为了保护庄子里的沐川和灵犀,他几乎拿命在挡。

  就在他觉得自己快要不行了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杀红了眼的血人砍掉了他面前的两个脑袋,然后伸出了满是鲜血的手将他一把拽出了困境。

  “跟着!”

  是女的?

  不,着声音,是李月寒?

  宗政贤懵了一下。

  他记得李月寒不会武功,这是怎么回事?她身上怎么这么多血?是何人伤了她?

  带着这种疑问,宗政贤看到李月寒干脆利落的一口气砍了五六个人头,然后懵了。

  李月寒该不会是疯了吧?

  “来者何人!”或许是因为李月寒太猛了,所以将士们都稍稍停了停手,一个副将模样的人朗声问道。

  “你祖宗!”李月寒说完,飞身腾空而起,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凌空将副将的头给砍了下来。然后还在副将的马上借了力,腾空跃回了宗政贤的身边,手里还拿着副将的脑袋,高高举过头顶,大声道:“你们的将领徐毅已死,副将的脑袋也被本王妃砍了,若是还有人要上前,定斩不饶!”

  说完,她扬手一抛,将那颗脑袋踢回了人群中间:“回去告诉狗皇帝,今天午时若是不交出我父亲,我便准时送上太子的脑袋!”

  群龙无首,众将士也不敢随意上前。

  一场几乎要覆灭整个庄子的战争,就这么轻而易举的结束了。

  “我要杀了你为将军报仇!”就在李月寒背过身的时候,一个几乎要撕裂的声音从人群里传了出来。

  李月寒甚至连头都没回一下,只把原本准备收回背上剑鞘的长剑换了一个角度往后斜向上刺去,长剑精准无误的从偷袭之人的下巴贯穿,从颅定透了出来。

  执剑的李月寒却是面不改色的直起腰,沾满鲜血的手摁在那人的脸上,一点一点的拔出了剑。

  剑身和骨头摩擦的声音令人牙齿发寒,但是李月寒却充耳不闻一般,直到长剑被完全拔出之后,她反手将剑收入剑鞘,然后抬脚,将尸体顶了起来,对准脑袋,双手握拳用力合锤——

  那脑袋就像是豆腐一样被她的双手锤成了碎渣。

  这一幕深深震慑了所有人。

  见他们大气都不敢出一个之后,李月寒道:“还有吗?”

  “当啷……”丢武器的声音。

  有第一个就有第二个。

  将领死了,副将也死了,他们就算是再想战,此时的战意也都被李月寒的残忍给击溃了。

  “给你们一刻钟的时间,尸体,脑袋,人,都滚出我的视线。”李月寒说完,将脚上顶着的无头尸体往前一踢,准确落入了最近的一个将士的怀里。

  众人哪里还敢不从,迅速的开始清理战场。只一盏茶的功夫,就真的把尸体都带走了,人也都离开了庄子的范围。

  此时的李月寒,就静静的站在庄子前看着,目光所到之处,所有人无不是菊花一紧。

  从后院寻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小主子的戾啸来回报李月寒的时候,就看到李月寒静静的站在那里,浑身浴血,毫无生气。

  她不由得想起了贺正天曾经跟她说过,在冰原上极度残忍的孟祁焕。

  “夫人。”戾啸深吸一口气,走到李月寒的身边:“小主子不见了。”

  李月寒一听这话,当即回头,二话不说冲进了后院。

  -

  华希县郊外。

  文仲脸色复杂的看着眼前头发眉毛睫毛都雪白的男人,和文舒对视了一眼,后道:“您真的什么都忘了吗?”

  “我应该记得什么?”完全失忆的孟祁焕疑惑的问道:“若不是感觉你们俩对我没有恶意的话,你们已经都死了。”说着,他动了动身子:“还不快松绑!”

  “你得答应跟我们走才行。”文舒小心翼翼道:“我们一直在找您,夫人还以为您出事了。”

  “夫人是谁,你们又是谁?”孟祁焕说着,垂下眼眸:“若是不松开我,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一听这话,文舒赶紧上前解开绳子:“松松松,这就松!你看我这不是松开了吗!”

  绳子被松开,孟祁焕活动了一下手腕,随后就想起身。

  努力了一下之后,他愣住了。

  “你们对我做了什么?”孟祁焕咬牙:“为何我的双腿没有知觉了!”

  听了这话,文仲和文舒面面相觑,后道:“你会不会是……坐久了腿麻了?”

  孟祁焕的脸色极其难看:“别以为我看不见就是好欺负的,马上给我解毒,否则我杀了你们!”

  “哥,我看主子的眼睛确实不对,不如赶紧带他回去给夫人看看吧,也免得夫人担心了。”文舒拉了拉文仲。

  “也对。”文仲点了点头。

  “休想带我离开这里!”孟祁焕一听他们想把自己带走,顿时露出了狰狞之色,信手一抓就把离得比较近的文舒抓了过来,准确无误的捏住了文舒的脖子:“否则我杀了你们!”

  “嘭——”文仲精准的打晕了孟祁焕。

  脱险的文舒咳了好一会儿,上气不接下气:“也不知道主子这是怎么了,一直说要杀了我们,也没见他动手。”

  “别说了,刚刚主子是真的要杀你。”文仲重新把孟祁焕捆好背到背上:“还不知道夫人那里的情况如何了,我们赶紧回去吧!”

  “好!”

  话音刚落,已经昏倒的孟祁焕猛地睁开眼睛,一用力,绳子被他震碎,背着他的文仲也被他震飞出去!

  “我说了,休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