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994章 他太疼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94章 他太疼了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孟祁焕是被文仲和文舒两个人轮流着背回来的。

  马儿不见了,他们俩这一路交换着背着孟祁焕,可没少出力。好在这一路没有遇到危险,也算是顺利。

  人回来了,但是孟祁焕却不肯让文仲和文舒离开,硬是把他们俩给留了下来。再加上他浑身雪白的模样,把戾啸吓坏了。

  李月寒一进门,就看到孟祁焕须发眉睫都雪白的模样,当场就震住了。

  原本小麦一样健康有光泽的皮肤一夜之间白了好几度,衬得他的嘴唇更加鲜红。

  最让李月寒害怕的是他的双眼。

  瞳孔是浅浅的灰黑色,没有了过去的神采飞扬,甚至没有焦距。

  他一直坐着,非常紧张的抓着文仲的手,但是却没有站起来。

  腿……

  李月寒再也忍不住,整个人飞奔上前,一把将他的脸捧了起来,不管不顾的吻了下去。

  顾不得周围还有那么多人,顾不得温天磊也在身后跟了过来,李月寒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交织在彼此的唇瓣之间。

  就在李月寒哭着吻孟祁焕的时候,他突然狠狠的咬了李月寒一口,然后用力的把她推开了:“哪里来的浪女!”

  今天一整天,杀了数百人的李月寒毫发无伤,但是却被孟祁焕把嘴唇咬破,鲜血顺着嘴角直直的流了下来。

  戾啸和红缨赶紧上前为她查看,却被李月寒都挡开了。

  “文仲,文舒。”李月寒用手背擦掉了嘴角的血,看向一脸心虚的文仲兄弟俩。

  “夫……夫人……”文舒缩了缩脖子:“主子……这次彻底失忆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看了一眼孟祁焕,随后又看向文舒:“还有呢?”

  “还有就是,主子的眼睛只能看到一点点光亮,双腿自膝盖以下没有知觉。心口处有伤,但是看起来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还有主子的内力空耗,属下……属下也不知道为什么。”

  内力空耗,就好像是干烧汽油一样,是在消耗自身。

  李月寒顾不了那么多,打算先检查一下李月寒的心口伤。

  谁知刚上前拨拉了一下孟祁焕的衣服,就被孟祁焕一把将手给打开了:“文仲,你们说我的夫人就是这个浪女?怎么上来就轻薄陌生男子,这会儿还动手动脚!”

  孟祁焕的语气全然不似以往,令李月寒十分陌生。

  “主子,夫人不是在动手动脚,这会儿是打算给您看看心口的伤。”文仲赶紧解释。

  孟祁焕眉头紧蹙,最后还是同意了李月寒要扒开他的衣服看伤。

  刀口两寸长,边缘十分粗糙,看得出下手之人并不是习武之人,这一点和孟祁焕身上别处的伤一点都不一样,李月寒猜测,或许是李蓉蓉所为。

  一边检查,李月寒一边将万物生涂抹在他的伤口上。

  上半身的伤口都处理了之后,李月寒蹲下身捧起他光着的脚,仔细小心的用酒精清理着脚上的碎渣。

  酒精接触伤口很疼,但是不知为什么孟祁焕却是一声不吭。

  或许……他感觉不到吧。

  处理了脚上的伤口之后,正好温天磊把谷老头找了过来。

  见到孟祁焕须发皆白双目空洞无神的模样,谷老头当时就愣住了:“这是怎么了?”

  “这又是谁?”孟祁焕不耐烦的问一旁的文仲。

  “主子,这是谷神医,他的医术和夫人一样十分高明!”

  “看病还得分两个大夫?”孟祁焕的眉头就没有松开过。

  “啧,你怎么出去一趟把自己搞成这个鬼样子?”谷老头两个大跨步直接走到了孟祁焕跟前,抬手就往他眉心用力的摁了一下,然后拿过了他的胳膊号脉。

  号了左手号右手,然后才转头看向一旁等待结果的李月寒道:“孟小子中了南疆皇毒,能活下来已经是奇迹。好在他及时服用了万……那个万能药,万能药为了保住孟小子的性命,把毒素逼至了双眼和双腿,还有这浑身的皮肤也被那凶狠的毒素给吃了一遍,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无碍,无碍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心下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指了指他的腿:“我方才给他的脚上药的时候发现血液是正常的颜色,但是他膝盖以下的双腿都没有知觉,文仲也说最开始找到他的时候他还是能走路的,这是为什么?”

  “这个嘛,”谷老头皱着眉头仔细想了想后,道:“逃命的时候他应当是把内力全都灌输在小腿上,但是又被人下了南疆皇毒,这内力和毒素一个守一个攻,估计是纠缠之下伤了经脉,我一会儿给他施针,明天应该能恢复知觉。”

  “那眼睛……”李月寒忧心的看向孟祁焕:“可以用那个吗?”

  那个指的就是万物生。

  “我想作用不大。他的眼睛还能看得到一丝丝的光线,说明没有完全坏死。完全坏死的眼球,是死白死白的,他的瞳孔还是灰黑色,虽然颜色淡,但是还是有一点点用。但是已经是不可逆的伤害了,我觉得可能没有用。”谷老头没有把话说得太死,他清楚李月寒的性子,把话说得太死一点好处都没有。

  “好,我知道了。”孟祁焕回来了,压在李月寒心上的大石头也总算落了下来。

  请谷老头给孟祁焕施针之后,李月寒忽而一阵委屈涌了上来,连忙找借口离开了房间,一个人坐在外头的石凳子上默默落泪。

  不知过了多久,一方馨香的帕子伸到李月寒面前,温天磊缓声开口:“南疆皇毒是世间奇毒,珍贵难寻的毒花毒草各九九八十一份,提炼出毒素之后,又搓制成药丸,然后喂给南疆十二峒每一代长老留下的本命毒蛊,再把他们的本命毒蛊放在一起,以余下的毒丸为饲料,再炼制九九八十一天之后,会出现一个毒蛊王。然后把这个毒蛊王呢,碾碎熬制成毒汁,才配制出一份皇毒。”

  李月寒从温天磊的手里接过手帕展开,仰头搭在眼睛上,道:“你要表达什么?”

  “我想跟你说,老孟能活着,真的已经是奇迹了。我知道你一直都给他随身带着万物生,但是你心里也很清楚万物生确实无法活死人肉白骨,所以老孟能活着回来,即便是变成了现在这副鬼样子,你也应该庆幸。”温天磊看着李月寒又尖锐的下巴,锋利的下颌角,心里暗暗的叹了口气。

  “我难过不是因为他变成了这样,”李月寒缓缓道:“我难过,是觉得他太疼了……”

  (本章完)